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94章 大唐奇公主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94章 大唐奇公主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却双手一展,道:“诶,慢来!慢来!别着急劝啊,谁说本王要轻身犯险了?”

    众人迟疑道:“不是您说……要往契丹一行吗?”

    “本王说要往契丹一行,却没说一个人去啊!”崔耕轻咳一声,慢慢把谜底慢慢揭开,道:“原来是五国求大唐公主,我大唐的主要藩国,却是有六个。本王以护持公主和亲奚族的名义,带领一支人马经过契丹所占的区域,有何不妥?契丹人能拦吗?”

    “奚族?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这才品出几分崔耕言语中的意味来。

    奚族和契丹风俗相近,人种类似,跟一族也差不了多少。最近百年来,契丹强而奚族弱,渐渐成了契丹的附庸。每次契丹造反,奚族定会加入其中。

    但是,这种附庸,却不是奚族完全臣属于契丹,双方之间貌合神离,契丹对奚族主要是采取怀柔手段。

    就算吐蕃、突厥等和大唐打红了眼的国家,都以能娶到大唐公主为荣,更何况是奚族?

    崔耕以这个名义过境契丹境内,契丹能拦吗?就不怕奚族和他们离心离德?

    说到底,契丹要想成为当世大国,必须有足够核心人口。而这些人口,只能从奚族获得。既然想要人家承认自己是契丹的一部分,那就不能用太过强硬的手段,只能以怀柔的手段为主。

    “高,越王的手段,实在是高啊!”吴知忍不住竖起了大拇哥,道:“越王千岁的机变手段,微臣实在佩服!呃……这么绝妙的主意,您究竟是咋想出来的呢?简直是神来之笔。”

    崔耕看了杨玄琰一眼,道:“玄琰,你说呢?”

    本来杨玄琰还真不知道崔耕哪里来的这等手段,不过,经崔耕这么一提问,顿时恍然大悟道:“我明白了,您是从六诏之地那得到的灵感。如果把契丹比作南诏的话,那奚族就是蒙崔诏。”

    崔耕点头,道:“正是如此。南诏对上蒙崔诏,就束手束脚,轻不得重不得。契丹对上奚族,同样是如此。要对付契丹,咱们先从奚族开始。而本王我,恰恰和奚王有那么点交情。”

    还有句话,崔耕没说出来。蒙崔诏的老狐狸怯阳照,宁可假死,也要让南诏套在蒙崔诏上的绳索松一松。那么,奚王苏运就对契丹没什么想法?那怎么可能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计议已定,稍后,崔耕就从李隆基那讨了个和亲的公主。

    本来么,李隆基当初答应突厥、契丹、渤海国三国和亲,那是有底气的。

    皇室宗亲中不得意的女子多了去了,愿意被封为公主,嫁给番邦贵人的并不难找,也算不得什么屈辱。

    只是当初可突于心里有鬼,非要在祭天之后逼迫李隆基,才弄得双方都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和亲的公主,就是非常心甘情愿地嫁到番邦的,如果可能的话,她甚至可能放鞭炮庆祝。

    这位公主……好吧,严格来说,她和李隆基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的父亲叫辛景初,辛景初娶了大唐宗室许王李孝的女儿饶阳县主。

    饶阳县主婚后无所出,又极为擅妒,把辛景初的一个宠妾打死了,并将这个宠妾所生的女儿,充作了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这个可怜的孩子叫辛曼儿。

    更可怜的是,饶阳县主刚认了辛曼儿不久,自己就怀孕了,又生下一女。

    辛曼儿从小被心理有些变~态的饶阳县主折磨,吃尽了苦头。她的可怜遭遇,在宗室中流传甚广,李隆基也听说过,动了恻隐之心。

    辛曼儿就是这次被拟定的和亲对象之一,被带到了泰山。

    如今既然崔耕有要求,李隆基就大笔一挥,封辛曼儿为固安公主,下嫁给奚族王子李方。

    没错,奚族王子也姓李。这些年奚族曾向大唐称臣,奚王被赐姓李,苏运改名李运,他的儿子也改名叫李方了。

    崔耕更是知道,这固安公主辛曼儿不仅身世可怜,而且是一个巾帼奇女子。

    在历史记载中,没有崔耕的出现,苏运的王位没坐稳,被一个叫李大的人篡位了。

    唐玄宗将辛曼儿封为固安公主,嫁给了李大。李大早死,辛曼儿又改嫁李大之弟李鲁苏。

    当时奚族有大将塞默羯专权,欲谋害刚刚继位的李鲁苏,并背叛大唐改投突厥。结果,被固安公主辛曼儿设下酒宴诱杀于大帐内,李鲁苏才得以亲政。因此之故,李鲁苏对大唐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唐玄宗很高兴,赏赐了固安公主辛曼儿大量的财富,荣宠异常。

    然而,饶阳县主见不得辛曼儿过得好,公开把当年的旧案说出来,力证辛曼儿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,和大唐皇室没有任何关系,不应被封为公主和亲奚族。应该让辛曼儿和李鲁苏离婚,自己的亲生女儿和李鲁苏结婚。

    她这么一闹,李隆基也是一个头两个大。

    公主不公主什么的,倒是没什么,李隆基自己就可以做主。但是,把一个和皇室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女子和亲奚族,是不是有些太欺负人了?此事传出去后,影响了大唐和奚族之间的关系怎么办?

    当然了,李隆基称得上明君,如饶阳县主所愿那是不可能的。最后,他把李旦六女成安公主李季姜之女韦靓,封为东光公主,嫁给了李鲁苏。

    结果,李鲁苏娶了两个大唐公主,一个东光公主,一个固安公主,占了大便宜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崔耕,就是正在会见这位刚刚一十六岁的固安公主。二人一个人是亲王,一个是公主,平礼即可。

    崔耕一眼望去,此女的姿色并不算多么出众,但脸若银盆,体态端庄,眼角眉梢温柔若水,一看就是那种很适合成为贤妻良母的人,想来嫁给奚族王子,不算辱没了她。

    略微寒暄几句后,崔耕道:“实话实说,本王是不赞同什么和亲的。两国和平,维系在一个女子的身上,实在可笑。这次让公主和亲,其实是另有所图。”

    “所图为何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此事乃军国大事,告诉公主也没什么,但还请你暂且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别!”辛曼儿微微摇头道:“《易经》有云:君不密则失臣,臣不密则失*身,机事不密则害成。如果事关军国大事,不必告诉妾身。您告诉我,到底该如何配合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好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子!

    崔耕心中暗赞了一声,道:“本王只是要借重公主的名义,不需公主做什么特殊的举动。当然了,这和亲之事,事关公主的名节,本王定当将其影响降低到最小。呃……到了奚族之后,你若看得上那李方,就嫁给他。若看不上李方,你的婚姻大事,就包在本王的身上,我定当为你找一个如意郎君。”

    辛曼儿站起身来,深深一福,道:“越王有“崔青天”之称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说实话,妾身能活着离开那个家,已经是邀天之幸了,实在不敢奢望更多。至于我的婚姻大事么……全凭越王做主,就算为国牺牲,妾身也毫无怨言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言重了,绝不至于如此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内,把一切安排妥当。崔耕的五万大军离开泰山,往幽州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连传军令,命岭南道出动海军接应粮饷、补充兵员。毕竟李隆基的信誉不怎么可靠,万一他改了主意,出什么幺蛾子呢。

    大军连续急行军十余日,已至定州境内。

    想当初崔耕为定州长史,在此经营了两年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行走在官道上,崔耕望着四周似曾相识的景色,想到自己之前在定州的种种经历,不由得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“报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有三名骑兵疾驰而至,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领头的乃是一名小校,道:“启禀越王千岁,我们捉到了一个契丹细作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细作,我不是细作啊!”马背上被捆着的那人高声道:“我其实是身在曹营心在汉,特意到契丹人中做个卧底,为越王效力的。”

    扑哧!

    崔耕直接乐出声来,道:“身在曹营心在汉?你这胡人,还挺能白话的啊。但本王就奇怪了,你怎么知道我会来定州的?难道你还能未卜先知不成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面色一肃,道:“这小子嘴里不尽不实的,押下去,严刑拷打,务必把这厮的实话掏出来!”

    “喏!”那小校拉了他就往远处走。

    那人赶紧道:“别打!别打!越王要想打胜仗,千万莫打我我史干!我告诉您一个秘密,您听了之后,只要略施小计,就能给契丹人来个狠的!”

    “嗯?史干?”

    崔耕闻听此言,心中一动,道:“带回来吧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