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92章 束缚一扫清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92章 束缚一扫清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魏知古咬了咬牙,脱口而出,道:“安东都护府大都督,鸡林州节度使!”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啊!”十几位齐呼出声!

    有了安东都护府的职司,崔耕不仅仅是名正言顺地对契丹和奚族用兵,还有了正当的名义,将契丹奚族乃至渤海国这千里江山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至于鸡林州节度使,则是准许崔耕对新罗用兵,就是吞并新罗也在法理范围内!

    契丹、奚族、渤海国乃至新罗,现在都是出精兵的地方。以岭南道海贸的钱财,再加上这四国的精兵,军力只在大唐朝廷之上,绝不在大唐朝廷之下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崔耕麾下的海军非常强大。他完全可以从海上出兵攻击这四国,而四国却打不了他!

    所以,众朝臣齐齐色变。

    就是李隆基都满脸的怀疑之色,暗暗寻思,这魏知古到底是哪头的呢?

    魏知古却的思路越发清晰,微微一笑,道:“怎么?大伙儿刚才还说,崔耕战不胜契丹。现在,怎么又怕他鲸吞契丹、奚族、渤海国乃至新罗呢?”

    姚崇道:“虽然这个可能性不大,但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啊!”

    魏知古道:“那请问姚相,到底有没有这个万一呢?当初的契丹之乱,乃是朝廷和突厥联手所灭。原来的高句丽之乱,乃是中原王朝四世皇帝,前后九次百万大军攻伐,才得以剿灭。以岭南道如今兵不过二十万的现状,能成功吗?再者,他总兵力二十万,能出的兵又有多少?诸位与其担心崔耕席卷天下,还是多担心担心他重蹈隋炀帝的覆辙吧!”

    张九龄恍然大悟,道:“国虽大,好战必亡,何况岭南道乎?”

    李隆基也明白了魏知古的意思,道:“如果说崔耕是条毒蛇的话,那这四国就是甜蜜的诱饵。朕以这四国投食,早晚能把他撑死!”

    魏知古道:“陛下英明!所谓利令智昏,即便明知这是诱饵,崔耕也未必不吞。咱们就等着他重蹈隋炀帝的覆辙吧!”

    姚崇有些担忧道:“话虽如此,但那崔耕素来能人能所不能,若是他果真吞了四国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隆基大手一挥,道:“那他就是德行远超太宗皇帝之人,既如此,朕除了脱龙袍让位,还能如何呢?”

    顿了又阴阴地一笑,道:“那崔耕是人不是神,朕就不信了,他果真有如此能为?一个赌局,九成九以上的可能是赢,朕难道还不敢赌吗?”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地步,姚崇没法再往下说了。唐隆政变之时,李隆基的胜率绝对不到一成,他成功了。先天政变,胜算大了点,那充其量也不过是五五之数,李龙基又赢了。

    今时今日,李隆基凭什么不赌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越王中军帐内。

    “什么?安东都护府大都督,鸡林州节度使?”崔耕听到这个封赏之后,也非常吃惊。

    事实上,即便没有这个封赏,他也准备参与平定契丹之乱了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契丹军虽然勇猛,但和大唐的国力比,那差的不是一点半点。就是比之突厥,也大大不如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,契丹作乱,看起来威风赫赫吧?甚至让武则天的大周朝,大败三次,丧师几十万。

    但是,仔细想来,有什么啊?无论在历史记载中,还是在已经被改变的历史中,契丹之乱都是不到一年就平定了,影响不了大局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,为何所有人都觉得问题严重呢?

    无它,因为崔耕。

    有崔耕的牵制,朝廷就没办法全力平定契丹,深怕一旦失败,会引起连锁反应。

    崔耕心中暗想,既然双方必定有一方妥协,那我挑起这个担子又有何妨?就算陆战上不能胜,派兵从海上牵制,也能让契丹人不敢放心南下啊!

    结果,比崔耕想的还要好一些。李隆基虽然如他所料的缩了,却给了他至关重要的名义。

    正所谓,名不正而言不顺。有了这个名义,崔耕能做的事情,就太多了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这是在不挑起内战的情况下,唯一的扩充地盘之策。李隆基的旨意一下,他就有如打开玉笼飞彩凤,挣断金锁走蛟龙海,从此以后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。

    当然了,饭得一口一口的吃,崔耕首先要做的,是平定契丹之乱。

    他命人把可突于提进了大帐。

    “可突于将军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可突于乃是一代枭雄,可不是什么贞烈之士,马上就跪伏于地,道:“末将一时糊涂,冒犯了越王千岁,还请越王千岁恕罪啊!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。”崔耕以手相搀,道“俗话说得好,两国交兵不斩来使。慢说可突于将军诚心认错了,就是你破口大骂,本王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啊!”

    “多谢越王宽宏大量。那么……”可突于小心翼翼地道:“您准备如何处置末将?能放我回契丹吗?”

    “放你回契丹?当然可以。不过,本王有件事甚是奇怪,不知可突于将军能否教我?”

    “越王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事先声明,本王不是挑拨您和契丹可汗之间的关系……我听说,可突于将军在契丹地位颇高,为何被派来执行这必死的任务呢?”

    这话有理。

    虽然说两国交兵不斩来使,但是,契丹臣服大唐那么多年了,这次又是蓄意欺骗。

    大唐承认自己和契丹是“两国”,可突于才是“来使”。要是不承认呢?那可突于就是乱臣贼子,把他斩了也没处说理去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可突于才会深夜逃走。

    按说,这等危险的任务,绝不至于安排到身份贵重的人身上。可突于这个手握重兵的权臣被派过来,着实奇怪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话题,可突于一声长叹,道:“越王千岁有所不知啊,其实末将是被人害了,不得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?到底怎么回事儿?快说,快说。”

    大军攻伐有什么意思?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挑破离间,从内部瓦解敌人什么的,是最有爱了。听了可突于的话,崔耕双目之中,简直能放出光来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