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87章 风起来苏顿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87章 风起来苏顿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呜呜呜

    寒风陡起,吹散了乌云,阳光照了下来。然而,尽管阳光普照,却显得那么无力,那么无奈。

    无它,这风太大了!

    不夸张地说,所有朝臣在内,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风。只在顷刻间,那大风就将御帐整个吹起,群臣全部暴露在外。

    “护驾!护驾!”李隆基大惊失,连声吆喝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此刻,大家自保尚且不能,谁还顾得上他啊?眼睁睁地,就有人看见有身材瘦弱的军士,被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锅碗瓢盆、碗碟、乃至兵器等物,尽皆飞上了半空。至于因此被磕着碰着的军士,更是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姚崇见机得快,道:“陛下抱住旗杆!抱住旗杆!有道是刚不可久,这怪风一会就能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李隆基赶紧抱紧了旗杆,避免被吹倒。与此用时,其余人等也有样学样。

    但是,事实证明,姚崇的“刚不可久”判断错了。半个时辰过去了,一个时辰过去了,一个半时辰过去了,那怪风依旧不停。

    这下子,连姚崇这个正儿八经的儒学之士都慌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想,传说中,若皇帝德行不足,强行封禅的话,会招至上天降下灾难?难道……这传言是真的?

    是了,想当初太宗皇帝欲封禅泰山,因为薛延陀作乱,就取消了计划,终生未举行封禅。

    难道太宗皇帝的见识,还不如我姚崇?

    姚崇啊,姚崇,你糊涂啊!千不该万不该,为后世子孙计,逢迎陛下。平时你献献祥瑞也就罢了,怎能在封禅大典这种事儿上含糊呢?若是陛下,乃至大唐这百万大军出了什么岔子,你可就百死莫赎了。

    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。

    姚崇都如此想,其他人就更别提了。

    人们看李隆基的目光中,开始意味深长起来。见李隆基毫无反应,人们只能看向张说。

    没办法,现在只有他能说话。

    张说和李隆基的关系与旁人不同。

    当初,李旦初次为皇,深受武则天的猜忌,虽有皇帝之名却居于别院。在这敏感的时刻,窦德妃怀孕了。

    刚当上皇帝,就有皇子降生,岂不说明天意垂青?能不引来武则天的雷霆之怒吗?

    所以,李旦托人买了打胎药,自己熬煮,打算把这个孩子打掉。

    可正在他熬药之时,打了一个盹。这么一打盹,就不小心把汤药打翻了。

    就在李丹准备重新煮药之时,张说来了。听说此事后,就劝李旦说,这是天意让这个孩子出世,陛下不可逆天而行。

    窦德妃没有吃那个打胎药,李隆基才得以降生。

    可以说,没有张说那几句劝谏的话,就没李隆基这个人了。这个情分,自然与旁人不同。

    张说被人们盯得受不了,高声道;“陛下,陛下您倒是说句话啊!”

    说什么?向上天道歉,请上天暂收雷霆之怒呗。甚至从收买人心的考虑,他完全可以说,罪在隆基一人。若上天要惩罚的话,别惩罚我的子民,惩罚隆基一人即可。

    然而,李隆基心里有鬼,抱着黄龙旗杆,憋了半天,道:“朕……朕不知道要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张说再恃宠而骄,也不能直接建议李隆基下罪己诏啊,顿时一阵语塞。

    群臣看李隆基的神中,更是一阵失望。

    破屋更糟连夜雨。

    喀嚓!

    正在这关键时刻,那旗杆再也受不了巨风,陡然弯折。李隆基赶紧往另外一根旗杆逃去。

    一阵狂风吹来,他站立不稳,跌倒于地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张说再次道:“陛下,这只是个警告而已,迟则生变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好……”李隆基再无侥幸之心,高声道:“苍天在上,弟子李隆基……嗯?”

    说来也怪,他的话音还没落呢,这场持续了两个时辰的狂风陡然变小,又过了一会儿,竟然消失不见!

    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这也太神奇了?

    “陛下鸿福齐天,怪风退散!”

    “泰山靠近大海,刚才那大风,想必是海神出迎陛下啊!”

    “圣天子自有百灵庇佑,不足为虑,不足为虑啊!”

    “真龙出动,风雨相从,这是个好兆头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了伤疤忘了疼,群臣马上一阵谀词如潮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不少人心里想着,这事儿不对啊。就算皇帝得天庇佑,与上苍沟通后,这大风就停了。但是,皇帝这不是还没认错呢吗?这有点说不通啊!

    哗楞楞

    正在这时,忽然有一阵马褂銮铃声传来。

    众人循声望去,但见有一支骑兵鲜衣怒马,从远方疾驰而至。为首一人,相貌英俊,贵气逼人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这不是越王崔耕又是何人?

    “……”如同有人使了个静音魔法一般,全场得马屁之声嘎然而止!

    李隆基更是面铁青,冲着张说使了个眼。

    张说走上前来,道:“对面可是越王千岁么?”

    崔耕翻身下马,朗声道:“不错,正是本王。诶,你……你是张相……你怎么会落到这个田地?”

    张说有些没好气儿地问道:“越王千岁何必明知故问?这不是来了一阵怪风吗?人力岂能胜天?我们狼狈一些,有什么值得奇怪的。倒是越王你……刚才是到哪里躲风去了?”

    “躲风?”崔耕挠了挠脑袋,道:“本王没遇到什么大风啊?我们离近了,见大唐的营盘乱七八糟,还以为有贼子做乱呢,就赶紧赶来看看情况。怎么?大伙遇到飓风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没遇到风?越王不可信口雌黄!”

    崔耕满脸地无辜之,道:“本王当然不会信口雌黄。张相不信的话,可以问我手下的五万大军啊!就算不信我的大军,沿途的百姓,你们总信的过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尽管早就有所心理准备,人们还是齐齐变。

    大家暗暗想道:这事儿也真是邪门了。相距这么近,我们遇到飓风,崔耕一行却遇不到。这得上天庇佑的真龙天子,到底是李隆基呢?还是越王崔耕呢?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