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82章 七日即破戒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82章 七日即破戒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于诚节虽然有着许多缺点,但良心未泯,终于开口道:“父王放心,孩儿定当继承您的遗志,将蒙舍诏发扬光大。呃……您的四个交代,我都答应了!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皮逻阁心神放松,终于吐出了一个字儿,眼睛闭了起来。与此同时,手也缓缓松开。

    “父王,您……”

    于诚节心中暗叫了一声不好,伸手往父亲的唇边摸去。

    没有鼻息!

    他大叫一声,道:“父王他……薨了啊!”

    “王上!”

    一代豪杰就此长眠,南诏贵人们齐齐跪倒在地,痛哭出声,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院落外。

    郭子仪道:“这么大的哭声,看来是皮逻阁死了。王爷不想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们,主持大局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崔耕缓缓摇头,道:“虽然皮逻阁之死和我关系不大,但要说毫无关系也是欺心。若本王暴露了身份,说不定南诏人以为我暗中做了多少手脚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以后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于诚节志大才疏,他为南诏之主,我比较放心。你尽量帮衬他,帮他把政局稳住。”

    “太平公主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也好办。”崔耕低声道:“你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按照南诏风俗,皮逻阁在王宫内停棺七日。然后,尸身葬于山川秀丽之地,两耳置于金瓯之中,以供人四时祭拜。

    葬礼完毕,郭子仪代表越王崔耕,封阁罗凤为大蒙国王。

    原来这个大蒙王,是南诏人自己内部的称呼,无论大唐还是其余五诏都是不认的,现在算是做实了。

    此一时彼一时。

    原来皮逻阁得了这个名义,就从名义上讲,比其余五诏之主高了一级,有利于他一统六诏之地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于诚节为南诏之主,能自保就算不错了。郭子仪此举,一方面是表明,于诚节是越王照着的,无论是内部的乱臣贼子,还是外部的诸诏乃至吐蕃,都别想欺负他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也是让诸诏对南诏越发警惕。

    此举可谓利弊参半,若于诚节与大唐交好,并且不再急促扩张南诏的势力,才只见其利未见其害。

    于诚节也明白这个道理,一切安排妥当后,对郭子仪执礼甚恭,千恩万谢,送上了不少金银财宝乃至美貌的小娘子。

    然而,郭子仪只是象征性的取了几两金子,至于美姬更是一个不取。

    于诚节有些担忧地道:“郭将军可是对这些礼物,都不满意?不是小王不愿意奉承,我蒙舍诏国小民穷,实在是拿不出来更好的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微微一摆手,意味深长地道:“不!国主还是能拿出来,更好的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我要照原。你只要放照原回蒙崔诏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要照原干什么?哦,我明白了!”于诚节猛地一拍脑袋,道:“是玉怜香她……您……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郭子仪和玉怜是清白的。但是,为了要照原,还得点头承认道:“唉,本将军没别的毛病,就这么一点爱好。让国主见笑了哈!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是……”于诚节苦笑道:“不是小王不愿意答应郭将军,而是家父临死之前,曾经交代过,不能放照原回浪穹诏,只能让玉怜香代为主政。父王尸骨未寒,我怎能说了不算呢?”

    “嗯?”郭子仪的脸当时就沉下来了,道:“看来,国主是不打算给郭某人这个面子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愿意给,实在是这事儿我办不到啊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郭子仪长身而起,道:“既如此,本将军告辞。只是,若以后越王对国主有什么误会,可莫怪郭某人没有为你转圜。另外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您莫忘了,还有给越王的效忠书呢。那上面,你可是把皮逻阁骂了个狗血淋头!你说说,这份效忠书一旦面世,会引起什么反应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当即,一滴滴冷汗,顺着于诚节的额头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初于诚节被崔耕关了快一年,岂能不留下什么把柄,就把他放了?

    那份辱骂皮逻阁的效忠书,绝对是真迹。

    事实上,皮逻阁可不是仅有阁罗凤和于诚节两个儿子。他还有三儿奇崇,四子于诚进、

    只是奇冲和于诚进一个十岁,一个八岁,难堪大任,现在只能传位给于诚节而已。

    若有越王崔耕的支持,再加上那封效忠书,说不定,南诏几年后就会换个主人!

    就算于诚节心狠手辣,把两个弟弟杀了也不行。莫忘了,外面还有阁罗凤呢!

    不错,阁罗凤是气死了父亲,意欲弑父。但是,于诚节把老父骂了个狗血淋头,还杀了两个弟弟。这德行也不比阁罗凤高到哪里去啊

    !鹿死谁手,尚未可知!

    “这话是怎么说的呢?”于诚节赶紧起身,将郭子仪拽住,道:“郭将军请坐,郭将军请坐!好商量,万事好商量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照原的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放他回蒙崔诏吗?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说了一会儿闲话,于诚节满脸赔笑地将郭子仪送走。望着郭子仪远去的背景,他的笑容迅速冷淡下来。

    咣当!

    他举起桌上的瓷瓶,重重地摔在地上,恨恨地道:“岂有此理?真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王上何必发那么大的火呢?”身旁一个宦官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宦官原是个河蛮贵人,叫嘉实腊。河蛮兵败于南诏,太和城易主,嘉实腊沦为奴隶,险些被主人打死。后来,一个偶然的机会,嘉实腊被召铎沣所救,幸免于难,入王宫做了一个宦官。

    召铎沣坏事,皮逻阁还没来得及处置他的余党呢,就气死了,嘉实腊也就未受牵连。嘉实腊本来在宦官中就有一定地位,如今于诚节为国主,他小意逢迎,很快就成为于诚节的心腹之一。

    “唉,是这么回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于诚节心中烦闷,如竹筒倒豆子一般,将事情的经过介绍了一遍。

    嘉实腊听完了,微微一笑,道:“国主不必心忧。其实,答应了郭子仪的要求,也未必是一件坏事呢。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