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81章 逻阁四遗策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81章 逻阁四遗策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想不到宋昊康也是这逆子的人,看来他早就准备着谋反,而不是因为召铎沣的挑唆!我……我真傻是啊!”

    当夜晚间,皮逻阁醒来,越想越是憋闷,吐血连连。等到于诚节赶到太和城王宫内时,他已经面惨白呼吸急促,油尽灯枯了。

    “父王啊!”望着皮逻阁的惨状,于诚节眼圈儿一红,眼泪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孩子,好孩子!”皮逻阁躺在榻上,强打精神,抚摸着于诚节的脑袋,一阵老泪纵横,道;“往昔我错了,我只想着把蒙舍诏发扬光大,交到一个明君手中,没想到,竟培养了一只白眼狼!现在看来,先贤父死子继之说才是真理,不是自己的子孙就是不可靠啊!”

    于诚节已经了解清楚了前因后果,道:“我早就看阁罗凤不是东西了。您等着,孩儿这就调集兵马,把他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皮逻阁厉声道:“你……你想着为父死了,都没子孙发丧吗?”

    “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父命不久矣,以后,你就是这蒙舍诏之主。趁着我还没咽气儿,有四件事要交代下。只要你按照我交代的去做了,至少二十年内,我蒙舍诏无忧,你也可以安享太平。”

    于诚节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,道:“孩儿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皮逻阁伸出了一根手指,道:“其一,蒙舍诏与越王崔耕交好,无论发生什么情况,永不背叛,尽最大的力量支持。”

    于诚节心说,我早就和越王崔耕交好了,还认了人家为干爹呢。虽然不知道他的是怎么做到的,但要不是人家,能把阁罗凤逼反?说起来,人家这个干爹,可比你这个亲爹靠谱得多呢!你就是想让我背叛,我都不肯。

    尽管是心里这么想着,但他嘴里却道:“为什么?父王原来不是要和大唐天子交好,夹击越王崔耕吗?”

    “嗨,此一时彼一时。”皮逻阁道:“原来为父不仅想着要一统六诏之地,而且要继续往北发展,让咱们大蒙国成为能与大唐、吐蕃并立的大国。所以,无论那越王贤愚,咱们必须站到他的对立面儿。但是现在……我儿仅需守成而已,当然要抱紧越王的大腿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措辞是皮逻阁给儿子面子。

    直白来讲,就是,阁罗凤做我的继承人,我有信心咱们南诏能从崔耕的身上割下一块肉来,当然要和崔耕做对。你做我的继承人,咱们能自保就不错啦。崔耕是讲道义的人,你与他交好,才能坐稳王位。

    于诚节刚听了这话还有些不服气,不过他转念又一想,反正自己对开疆拓土没啥兴趣,对越王崔耕更不想与之为敌。既然如此,和临死的老爹争辩个什么劲儿呢?

    所以,他恭恭敬敬地道:“是,孩儿遵命。呃……那第要交代的第二件事呢?”

    皮逻阁道:“第二件事,就是不要放照原回蒙崔诏。他不是当上了蒙崔诏之主了吗?遥领即可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解释道:“咱们蒙舍诏中,有许多原来的蒙崔诏的人。他们心向故国,短时间内无法扭转。若蒙崔诏之主弄什么幺蛾子,对咱们就是个大*麻烦。所以,在照原生子为质之前,绝对不准他回国听政。”

    于诚节才不管照原的死活呢,道:“孩儿倒是没什么意见。但是……照原不回去,蒙崔诏无主,交代不过去?”

    皮逻阁道:“这就牵涉到为父要交代的第三件事了。阁罗凤既叛,他和玉怜香的婚约就此作废。”

    于诚节闻听此言,眼睛简直都能放出光来,激动地打断道:“所以,让我娶玉怜香?这就对了!早就该这么干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?这时候了,你还想着美?”皮逻阁一阵失望,但还是耐心解释道:“玉怜香行为不检,着实不是什么良配。把她嫁给阁罗凤,阁罗凤能压得住他。但把她嫁给你……你忘了古之妲己、褒姒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在降服女人上,我也比不上阁罗凤?”于诚节气鼓鼓地道。

    皮逻阁心里想着“你还就是比不上!”嘴里却道:“呃……也不光光是这个原因。主要还是,蒙崔诏无主,可以让玉怜香代为主政。要不然,咱们也没法子对蒙崔诏交代不是?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于诚节挠了挠脑袋,道:“那照原生子之后呢?是不是就能把玉怜香换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皮逻阁心中一阵无奈,不知念了多少遍“儿孙自有儿孙福”,才把情绪稳定下来,道“十年,最少十年内,你不得与玉怜香成亲。要不然,为父死了也不安心!”

    于诚节当时就急了,道:“什么?十年?十年后,那玉怜香都人老珠黄了,我还要她干啥?不行!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咋这么死心眼呢?天下的女子多的是,何必在玉怜香这一棵数上吊死?”皮逻阁恨铁不成钢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我就要玉怜香了!不娶了六诏第一美女,就是为大蒙国王蒙舍诏私下自称大蒙国,又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皮逻阁直感气息翻涌,好悬没晕过去。他明白,自己再闭上一次眼,可就再也醒不过来了,只得退步道:“那就八年内,不得与玉怜香成亲。”

    “三年!最多三年!”

    “七年!”

    “四年!”

    “六年!”

    “咱们俩取个中,五年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。”皮逻阁无力和于诚节继续争执,道:“五年就五年,一年都不能少,你可得说话算数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皮逻阁道:“现在,本王再说最后一件事,你要是不答应我,我……我死不瞑目啊!”

    “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为父不是阁罗凤气死的,而是病死的。我之所以不立他为君,是因为他不是我的亲儿子,别无其他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于诚节抚住了皮逻阁的额头,道:“您……您没糊涂?这事儿六诏的贵人都看着呢,还能做得了假?”

    “做不了假也要做!”皮逻阁拉住了于诚节的手道:“要不这么说,你怎么办?发兵打人家吗?”

    “打就打!他有多少兵,咱们有多少兵?我以多欺少,以顺讨逆,焉有不胜之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有不胜之理!阁罗凤文韬武略都是一时之选,你那两下子……怎……怎……”

    皮逻阁还要解释,却忽然觉得一口气上不来,再也难以说话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皮逻阁情急智生,猛然间一伸手,将于诚节的手紧紧拉住,死死地盯着他!

    “父王,您这是干啥?您这是干啥?救……救命啊!”于诚节手腕子被捏的生疼,心里更是被他盯得发麻,忍不住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呼啦啦

    他这么一嗓子,顿时外面等着的南诏贵人们,都闯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王上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快,快传医官,快传医官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现场乱乱哄哄,一阵喧哗。

    有那机灵地在于诚节耳边低声道:“王上是不是给您交代了什么话?您就答应了!他……他这是放心不下您,不肯龙御归天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...“”,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