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78章 当然原谅他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78章 当然原谅他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六月二十五,松明楼前,几十堆篝火熊熊燃烧、

    六诏贵人们不分男女,手拉着手,踩着节拍,围着篝火,唱起了欢快的歌谣。

    此为六诏之地的风俗,篝火打歌。每逢喜事,必然如此。至于现在为何如此?当然是庆祝六诏会盟。

    原本阁罗凤的打算,是在松明楼之宴上,把这事儿提出来。但是,崔耕一直想着“火烧松明楼”的典故,怕皮逻阁出什么幺蛾子。于是乎,他直接让郭子仪在六诏祭祖的时候,促成了六诏会盟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松明楼之宴就是一场单纯的宴会了。若见机不妙,崔耕随时可以开溜。

    崔耕对篝火打歌没什么兴致,此时的他,正孤零零地坐在一个角落中,轻抚着龙山君的脊背,定定的出神。

    杨玄琰凑了过来,低声道:“怎么?父王不高兴?唉,也难怪,皮逻阁那孙子,终是当上了六诏盟主。”

    崔耕摇头,道:“六诏盟主算什么?前几日,子仪已经和皮逻阁达成协议,把于诚节放回南诏,大概明日于城节就能到太和城了。咱们若暗中支持于诚节为世子,皮逻阁就会忙于处理内斗,无暇他顾。他纵为六诏盟主,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也是。”杨玄琰嘿嘿笑道:“其实,就算没什么于诚节,皮逻阁的家里也安稳不了。那首“南人上来歌一曲”,今儿个有不少人在传唱哩。”

    阁罗凤那首诗就是照着打歌的节奏写的,再加上写的真不赖,很多人拿来用作了今日的庆贺之歌。当然了,这里面也有五诏贵人故意给皮逻阁添堵的因素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我真想看看阁罗凤此时的表情啊,不知是高兴呢,还是愤怒呢。不高兴可不成,他老子为六诏盟主了,他不高兴是几个意思?但高兴也不大合适,是高兴皮逻阁的绿帽子人尽皆知吗?哈哈。”

    杨玄琰附和道:“是哩,是哩。想必阁罗凤的表情现在精彩至极!呃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挠了挠脑袋,道:“既然不是在担心皮逻阁和阁罗凤,您刚才为什么愁眉不展啊?”

    崔耕苦笑道:“我是在担心太平公主,咱们来六诏之地这么久了,却还没她的一点消息诶!”

    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,崔耕赶紧闭嘴。

    循声望去,却见慈善公主带着一个浪穹诏的男子走了过来。这人叫拒元且,当初受了铎罗望的命令,打入邓赕诏做卧底。就是他,回来报告了那香囊的真正来历。经此一事,拒元且也回不了邓赕诏了,就跟着崔耕等人来到了太和城。

    慈善在崔耕旁边坐了下来,柔声道:“崔得杨大哥不喜欢打歌么?”

    崔耕道敷衍道:“呃也不是。只是我浪穹诏正在风雨飘摇之际,某实在无心寻欢作乐。”

    “难得崔得杨大哥对我浪穹诏如此用心。不过,你今日尽管放松做乐便是,因为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带来了个好消息,太平公主的下落,真有线索了!”

    拒元且补充道:“小人在今日的贵人里,发现了一个熟人:当初到邓赕诏的那支商队中,就有此人。当时他还只是做蛮人装扮,没想到现在,竟成了六诏贵人。”

    崔耕大喜过望,道:“还有此事?他究竟是哪一诏的?”

    慈善在崔耕耳边道:“你绝对想象不到,他是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崔耕听了dá àn之后,不得不承认,这事儿真出乎了自己的预料之外。

    不过,知道dá àn后再考虑前因后果就简单多了。心思电转间,崔耕已经将此诏的动机乃至行动过程,猜了个**不离十。而且,顺着这个思路继续下去的话

    崔耕喃喃道:“看来这松明楼,难逃祝融之难了!”

    慈善公主讶然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待会儿地松明楼之宴,咱们浪穹诏的贵人们可得跟好了,和我共同进退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松明楼上,一个空房间内。

    召铎沣跪倒在地,道:“世子殿下,您听听,外面唱的都是什么?恐怕用不了多久,这首诗就会轰传六诏之地。若是与国主易地而处,您能忍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”阁罗凤面露难,道:“可是,父王不仅对我有着天高地厚之恩,还两次饶我不死。我若还起反心,那不是畜生都不如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畜生,那也比死人强的多吧?毕竟,好死不如赖活着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奴婢这话,是话糙理不糙。您别忘了,二王子明日就回太和城了。王上若是果真对您满意,叫于诚节回来干什么?任他在唐人手里,自生自灭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“还有,那蒙崔诏的玉怜香艳名在外,着实不是什么良配。当初国主为何把她许配给您,而不是于诚节?这不是明摆着有偏有向吗?恐怕他当初立您为世子,就没安着什么好心。”

    其实,召铎沣这是倒果为因了。因为阁罗凤是世子,皮逻阁才让他和玉怜香定亲。而不是因为要找个儿子和玉怜香定亲,才封阁罗凤为世子。再说了,玉怜香艳绝六诏,阁罗凤也不吃亏啊!

    不过,阁罗凤疑心生暗鬼,深怕皮逻阁对自己秋后算账,没发现这个lòu dòng。

    “这个这个”他目光闪烁,似乎颇为意动。

    召铎沣继续道:“您想想,这松明楼全由松木制成,易燃之极、只要点上这么一把火,将国主乃至六诏贵人全部烧死。不就一了百了了吗?到时候,您趁机一统六诏,成为六诏之主,万民称颂。那是何等的荣耀?这松明楼一把火,可烧出蒙舍诏的万年基业啊!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响起:“好,很好。到时候,还可以说是松明楼失火,把阁罗凤摘个干干净净!真是好算计啊!”

    这话当然不是阁罗凤说的。

    咣!

    大门被人用力踹开,皮逻阁大踏步地走入屋内,恶狠狠地道:“你这阉人,焉敢间我父子?”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皮逻阁手起刀落,召铎沣的脑袋如同一个蹴鞠球一般滚落于地,鲜血狂喷而出。

    阁罗凤顾不得召铎沣的惨状,赶紧跪倒在地,道:“儿臣死罪,死罪啊!”

    “我儿起来,你能有什么罪过?”皮逻阁以手相搀,道:“本王都听见了,这阉人百般挑唆,你却坚决不允。不错,是我的好儿子!”

    “我”

    阁罗凤当然明白,自己最后已经被说动了,马上就要表态。他更明白,皮逻阁是觉得召铎沣最后那番话的蛊惑性甚强,才赶紧现身,免得自己的悖逆之言出口,无法收场。

    换言之,这老头儿对自己是真爱,再一次原谅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儿臣纵是万死,也难报父王之恩啊!”阁罗凤满面羞惭,痛哭出声。

    皮逻阁安慰道:“我儿不必如此,千错万错都是那召铎沣的错。他已然伏法,往事就一笔勾销。呃你这些日子筹备六诏祭祖和松明楼之宴也累了,今晚的宴会就不必参加了,回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,事关自己的小命,皮逻阁再委曲求全,也不敢继续留阁罗凤在这里。毕竟,阁罗凤刚才还在和召铎沣商量,要火烧松明楼啊!

    “是,儿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阁罗凤也明白这番道理,退了出去,回了自己的王子府。

    稍后,皮逻阁打点精神,吩咐手下,引领六诏贵人上楼,开始松明楼之宴。

    眼见着众贵人推杯换盏,觥筹交错,高声喧哗,皮逻阁的脸上泛起了一阵冷意。

    他暗暗寻思,该找个什么借口,把那崔得杨除了呢?

    机会很快就来了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