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74章 父子心相疑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74章 父子心相疑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,奋斗在盛唐!

    历史记载中,阁罗凤乃是南诏的一代雄主,按说受了再大的打击,都不应如此失态。

    但是,没办法,崔耕这个指责,实在是太恶毒了。

    本来“南人上来歌一曲,北人听罢可动情”,说得是阁罗凤对玉怜香。

    但崔耕这么一解释,“南人”者,施浪诏的遗南公主是也。这不比南诏的南字儿,看起来合理得多?

    完全可以解释成,这首诗是遗南公主给阁罗凤的。而阁罗凤得了这首诗后,今日又借花献佛,送给了玉怜香公主!所以,阁罗凤才仓促之间写出了一首长诗,所以才有那么多与时令不符的“春水”二字!

    换言之,阁罗凤和皮逻阁的老婆有私情!

    一首诗当然不算什么实锤证据,但这种事儿完全是越描越黑,阁罗凤想跟皮逻阁解释,都没法开口了。

    什么南诏吞并蒙崔诏的大计啊?什么戴不戴绿帽子啊?阁罗凤现在已经完全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他明白,今日之事处理的稍一不慎,自己就不仅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,而且会失了王子之位,丢了性命!

    好个阁罗凤,毕竟是青史留名之人。当此危急之际,陡然间情急智生!

    哈哈哈!

    他接连大笑几声,稳住心神,道“崔得杨,好口才,好算计!今日之事,却是让本王子想起一个典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典故?”

    “东汉末年群雄逐鹿,曹操一统北方,打败刘备,虎视东吴。诸葛亮过江东,劝说东吴抗曹,众将莫衷一是,孙权也犹豫不决。关键时刻,诸葛亮问孙权,你可知曹操八十万大军所为何来?孙权说,难道不是为了东吴土地。诸葛亮摇头道,非也,非也,乃是为了两位美人。有铜雀台赋为证:“揽二乔于东南兮,乐朝夕之与共”。孙权听了大怒,这才决意抗曹。崔得杨你今日之举,大有诸葛孔明之风啊!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曹操的本意是“二桥”,却被诸葛亮曲解为“二乔”。二乔乃孙权和周瑜的老婆,孙权和周瑜不堪忍受夺妻之辱,才同意联刘抗曹。您是说……我崔得杨今日,故意将阁罗凤王子的诗作曲解了,挑拨您和国主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,你还有何说?”

    崔耕耸了耸肩,道“还是那句话,是非定有公论。到底您是不是那个意思,我说了不算,大家说了才算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又看向四周的贵人道:“大伙说,阁罗凤王子,是不是清白的啊?”

    “是清白的,比小葱豆腐还清白!”

    “崔得杨你纯属污蔑,我们相信阁罗凤王子!”

    “阁罗凤王子乃是九隆子孙,怎能做出那等不要脸的事儿来?崔得杨你莫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们纷纷高呼起来。

    待人们的声音渐低,崔耕冲着阁罗凤微微一躬身,道:“看来,某是误会王子殿下了,万望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,阁罗凤再也忍受不住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没办法,崔耕和众人的所为也太气人了。他们和阁罗凤争辩还好,说明他们心怀叵测,要挑拨阁罗凤和皮逻阁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现在呢,却嘴里说着“相信”,却满脸的戏谑之色,让阁罗凤想反驳都没办法。

    更可气的是,他们还特意点明什么“九隆子孙”。

    阁罗凤无比确信,今夜之后,自己和遗南公主的丑闻,就会传遍太和城。皮逻阁就算不信,也受不了人们暗中的指指点点!

    这也太憋屈了。

    所以,阁罗凤才吐血晕倒。

    这里毕竟是南诏的地盘,眼见着王子殿下晕倒,伺候的丫鬟仆役上前,把阁罗凤抬走。

    崔耕、郭子仪和阁罗凤的赌约,也无疾而终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王宫之内。

    一个宦官跪趴于地,小心翼翼地道:“事情……大概就是这样。王子殿下气急攻心,被抬回了府内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他现在醒了没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醒的还真快啊,身体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皮逻阁这话说得阴阳怪气,那宦官没敢接茬,转移话题道:“国主没什么事儿的话,奴婢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皮逻阁阻拦道:“你说……那首诗,到底是他自己写的呢?还是出自旁人之手?”

    这就相当于问阁罗凤和遗南之间有没有特殊关系了。

    那宦官额头上冷汗直冒,道:“此事关系重大,奴……奴婢不敢妄言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虽然只有一个字儿,却是冷峻异常,显示话语的主人,正在强压着怒火。

    那宦官不敢再耍滑头,道:“奴婢以为,应……应该是新作吧。这宫闱深重,就算,就算……应该也没什么机会。”

    皮逻阁这才神色稍缓,道:“嗯,孤王也是这么想的。凤儿天资聪颖,就是一刻钟内写出一首诗来,也并不奇怪。不过……你说,他为什么写南人呢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南诏之意?”

    “太过牵强,恐怕是仓促之间,将所思所想表露而出却不自觉。”

    这是怀疑阁罗凤对遗南公主怀着不可告人的想法?

    还是……皮逻阁给阁罗凤的解释打补丁?毕竟心里想想,也没犯罪不是?正所谓,万恶霪为首,论心不论迹。

    抑或是……让我给王子殿下传话,暂时稳住他?

    那宦官心中千回百转,嘴里却道:“国主英明。”

    皮逻阁苦笑道:“英明?英明有什么用?想那唐太宗英明一世,还不是儿女不肖成群?甚至立了对父亲小妾有心思的唐高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那宦官装没听见。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,不难为你了。”皮逻阁摆了摆手,道:“去,召凤儿入宫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那宦官激灵灵打了个冷战,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已经到了阁罗凤的府内,直接宣旨道:“王上有旨,召王子殿下入宫觐见!”

    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阁罗凤站起身来,挥了挥手,伺候的丫鬟人等,顿时会意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宦官面色微变,强笑道:“王子殿下这是干什么?王上崔得甚急,请随奴婢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召铎沣公公!”

    阁罗凤腿一软,跪倒在地,道:“今日罗凤一家老小的性命,就都在您一念之间了。看在咱们以往的情分上,您可得给我指条明路啊!”

    “王子殿下,你……你这是干什么?”宦官召铎沣赶紧往旁边一躲,道:“奴婢怎能受王子殿下如此大礼?快起来!快起来!”

    阁罗凤坚定道:“不,公公不答应的话,罗凤就跪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召铎沣急的直跺脚,道:“不是……王子殿下,事情没到那个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您确定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皮逻阁话语含糊,君心难测,召铎沣还真不怎么确定,顿时一阵语塞。

    阁罗凤见状,更是一阵绝望,赌咒发誓道:“如果有朝一日,我阁罗凤为蒙舍诏之主,召铎沣就是大内总管,品秩与清平官等同。如违此誓,天诛地灭。”

    在南诏,宦官地位低下。清平官就是南诏宰相的称号,阁罗凤的本钱下的不可谓不大。

    召铎沣目光有些闪烁,道:“王子殿下您起来,奴婢有一条建议,不知当不当说……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