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73章 南人歌一曲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73章 南人歌一曲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,奋斗在盛唐!

    平心而论,虽然侬进求谋划的lòu dòng颇多。但是,若崔耕真是崔得杨,妒火上脑,还真未必发现有人在算计自己。

    然而,崔耕本人阅女无数,经得多见得广,对玉怜香没什么必得之心。稍微一考量,就知道今日之事是南诏人在使坏了。

    现在崔耕见阁罗凤主动出马,当即微微一笑,道:“哦,这事儿还和阁罗凤王子有关?”

    阁罗凤怒道:“明知故问!谁不知道,玉怜香公主乃是本王子的未婚妻!”

    崔耕耸了耸,满不在乎地道:“那又如何?纵然她是您的未婚妻,那也是成婚之后才为您的禁脔,现在却有着绝对的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但玉怜香公主和本王子有关,总是肯定的吧?既然你们要文比,也算本王子一份儿。我若赢了,你们俩就全部退出!”

    “若阁罗凤王子输了呢?总不能不与玉怜香小娘子成亲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就同意照原回蒙崔诏!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好,既如此,我崔得杨同意了。郭将军,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崔耕都同意了,郭子仪能有啥意见啊,道:“可。但不知,这文比,咱们比什么呢?”

    阁罗凤道:“曹子建七步成诗,我等虽不如曹子建,一刻钟的时间也该够了。咱们就以一刻钟为限,为玉怜香公主献诗一首,不知二位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郭子仪听完了就想笑,你一个蛮人王子,要与名闻天下的“崔飞将”比做诗,那不是班门弄斧吗?整好,我也可以借机而退、

    当即,他慨然允道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慈善公主为了让蒙崔诏拖住南诏,也只得暂把爱情放在一边,对崔耕道:“答应他。”

    崔耕无可无不可地道:“好,那咱们现在就开始。”

    稍后,文房四宝摆下,三人开始作诗。

    郭子仪打定主意要输,没花什么心思,随便写了首打油诗:远来一淑娴随风舞蹁跹。黛眉含笑意好似画中仙。

    就此搁笔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却见崔耕还在微微皱眉,那阁罗风却在挥毫泼墨,笔走龙蛇,奋力书写。

    郭子仪不禁暗暗琢磨:奶奶的,别管这阁罗凤文彩如何,这急才可真难得,短短时间内,他竟然已经写了不少字儿了,这还是一首长诗啊!

    呃……该不会是阁罗凤早有准备,拿了一首旧诗来充数吧?

    其实郭子仪还真猜对了。

    自从在浪穹诏争夺慈善公主失败后,阁罗凤就痛定思痛,给自己准备了不少底牌。

    这首诗正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阁罗凤的如意算盘打得啪啪响:你郭子仪和崔得杨再好的文才,那也得现想词儿啊。一刻钟内,又能写出什么绝妙好诗来?这回我可赢定了!

    稍顷,他的古体诗已经写完。

    见崔耕仍未下笔,阁罗凤不由得更是得意,看向郭子仪道:“郭将军,您已经写完了?不如让大家开开眼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那首打油诗被挂了起来,郭子仪朗声吟诵了一遍。

    阁罗凤听完了,轻轻拍掌,道:“不错,不错。想不到郭将军不但以武技名扬天下,这文才也如此不凡。不愧是上国人物,文武双全啊!不过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术业有专攻,论武我比不过您,论文您可能比我……稍微差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冷笑道:“敢情阁罗凤王子夸了某半天,却是在为自己造势。您也把自己的诗作挂出来,让某开开眼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当即,阁罗凤的诗作也挂了起来:太和城头春草生,点苍山外溪水清。南人上来歌一曲,北人听罢可动情。山桃红花满上头,明溪春水拍山流。花红易衰似汝意,水流无限似吴愁。溪上朱楼新雨晴,洱海春水文生。桥东桥西好杨柳,人来人去唱歌行。

    “好,好诗啊,阁罗凤王子好文才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南人上来歌一曲,北人听罢可动情,当为千古绝唱!”

    “仓促之间有此佳作,实在难得,当浮一大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阁罗凤这首诗是不错,比郭子仪那首打油诗强多了。再加上六诏之人对抗唐人的噱头,人们纷纷站在了阁罗凤一边。

    待人们的声音渐低,郭子仪抱拳拱手,道:“阁罗凤王子果然大才,某甘拜下风!”

    他心里想的却是:阁罗凤,你就暂且得意吧。我捧得你越高,待会儿对上崔飞将后,你就跌得越惨!

    阁罗凤果然非常高兴,还礼道:“承让了,承让了。”

    又扭头看向崔得杨道:“崔先生,你的诗作呢?”

    崔耕此时已经写完,听阁罗凤向自己叫板,却没有马上用自己的佳作反抽回去。、

    相反地,他将自己的诗作翻了个面儿,盖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,转过头来,对阁罗凤道:“阁罗凤王子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。您这首诗是旧作吧?”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能是旧作?崔得杨,你莫血口喷人!”阁罗凤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崔耕轻哼一声,道:“是不是血口喷人,你说了不算,是非自有公论。我来问你,现在都六月了,乃是夏天。你整首诗里春水来,春水去的,应情应景吗?”

    阁罗凤强辩道:“你懂什么?玉怜香公主乃本王子的未婚妻,这“春水”二字,一为写水,一为象征男女之情。这是一语双关,暗带隐喻,你懂不懂啊?”

    “哦,隐喻,虽然我不怎么相信,但是暂且算你过关!”崔耕眉毛一挑,道:“另外一个问题,您这首诗里最出彩的一句,是南人上来歌一曲,北人听罢可动情。不知这一句有有什么隐喻没有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了。我们蒙舍诏又称南诏,我不是南人吗。相对而言,玉怜香公主,就是北人了。你这都理解不了吗?真是让人可发一笑!”

    崔耕面色一肃,道:“我确实理解不了。不错,蒙舍诏以前是在蒙崔诏之南,不过从十几年前开始,那蒙崔诏就在之蒙舍诏之东了啊。你为什么说什么南人北人呢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阁罗凤挠了挠脑袋,道:“我就是那么一说,南诏嘛,就是指南人了,也……也没仔细想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某却以为,这“南人”还有别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一股不祥地预感涌上了阁罗凤的心头,道:“什么解释呢?”

    崔耕漫步经心地道:“听说……如今蒙舍诏的王妃,是施浪诏的公主,是名……遗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现场所有人等,闻听此言,齐齐张大了嘴,一阵寂然无声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阁罗凤眼前一黑,强撑在几案上,险些晕倒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