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72章 搞笑离间计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72章 搞笑离间计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,奋斗在盛唐!

    崔耕此时正在悠闲地喝酒。

    一见玉怜香和郭子仪举止亲密,他就陡然明白过来,自己和慈善公主之前想多了,现在玉怜香根本就顾不上自己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啥?浪穹诏的一名贵人而已。别说自己,就是整个浪穹诏对南诏的影响都相当有限。玉怜香要想让照原顺利返回蒙崔诏,最应该取得的是大唐使者的支持。

    至于自己?仅需在一旁敲敲即可。

    然而,正在崔耕以为,自己可以悠闲地度过这场宴会的时候,出幺蛾子了。

    突然,有一美姬,手持琵琶,走上前来,微微一福,道:“难得贵客如此好兴致,奴家想献歌一曲,不知贵人想不想听?”

    郭子仪道:“尽管奏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贵客。”

    稍顷,那美姬一边谈着琵琶,一边开口唱道:“上山采蘼芜,下山逢故夫。长跪问故夫:新人复何如?新人虽言好,未若故人姝……将缣来比素,新人不如故。”

    这是汉代的一首乐府诗,说的是,一个弃妇上山采蘼芜,遇到自己原来的丈夫。二人一问一答之间,说明新妇不如旧妇。

    郭子仪听了,微觉奇怪。在宴会上演唱乐府诗倒是正常,但弃妇诗和眼前的气氛根本不搭啊,眼前这美姬的脑子是咋长的?

    然而,他还没说话呢,那边侬进求已经猛地一拍几案,怒道:“好你个卢四娘,大家都欢欢喜喜地庆贺蒙崔诏新王登基,你却在这唱什么弃妇诗?这是想给我等添堵吗?”

    看来这美姬就是卢四娘了。

    面对南诏重臣的怒火,那卢四娘非但毫无惊慌之色,反而脖子一梗,道:“奴家并非给各位贵人找不痛快,只是路见不平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?哎呦呵,没想到,这蒙崔诏王子府内,竟然出了一个侠女呢。”

    “侠女不敢当,只是有些话如鲠在喉,不吐不快。”

    “如鲠在喉?你是指这首上山采蘼芜?”

    “非止如此。”卢四娘拢了拢额边的秀发,正色道:“奴是为浪穹诏的崔得杨鸣不平。我听说,今日玉怜香公主多亏了浪穹诏的崔得杨舍身搭救,才幸免葬身狼口。经此之事,玉怜香公主对其眉目传情,芳心可可。然而现在,玉怜香公主又对大唐越王的使者郭子仪献殷勤,这不是有了新人忘旧人吗?”

    侬进求这才语气稍缓,道:“哦?如此说来,你是以崔得杨指代弃妇,以越王使者为新妇喽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卢四娘啊,你来自汉地,却是不懂我们六诏之地的规矩。在我们这,女子在婚前本就有选择私夫的权力,而且私夫可以不止一个。只要这些私夫愿意hé píng共处,就没什么可以指责的。所以,玉怜香公主有了新人,却未必是忘了旧人哩。”

    “崔得杨是六诏之人,越王使者却是汉人。若那些私夫不愿意hé píng相处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,决斗呗。不过,越王使者曾被成为大唐双耀,就是不知某人敢不敢了……”说着话,侬进求斜眼瞥向了崔耕的方向。

    卢四娘道:“这有什么不敢的?崔得杨既能降服白虎,又打败过阁罗凤王子,难道还怕了什么越王使者不成?”

    “对,卢娘子说得对,咱们九隆的子孙,怕过谁来?”

    “崔得杨,上,莫堕了咱们六诏之人的威风!”

    “越王使者怎么了?总不能仗着大唐的威势,在这欺男霸女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卢四娘话音刚落,就有不少贵人鼓噪起来,很顺利的,把话题扯到了之唐人与六诏之人相争上。

    当此情况,似乎崔得杨和郭子仪不想决斗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,照原乃是质子,这里虽说是他的府邸,里面的丫鬟仆役乃至于舞姬,绝大部分都是南诏安排的人。

    侬进求吩咐下去,卢四娘就充作“正义使者”,演了这么一场戏。再加上一些南诏官员做引子,造成了现在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他打算的挺好,尽管卢四娘的挑拨有颇多牵强之处,但牵扯到唐人和六诏之人之争,崔得杨若不想就此在六诏声名丧尽,就必须参加哦,你敢怼阁罗凤王子,却不敢怼越王使者。这不是内战内行,外战外行吗?要你何用?

    而郭子仪呢?身为大唐双耀之一,又在美人当前,岂会弱了面子?

    等双方约定要打,侬进求就趁机给郭子仪一把带毒的兵刃。到时候,郭子仪“误杀”了崔得杨,王子殿下的任务不就完成了吗?顺带着,还能挑拨大唐越王和浪穹诏之间的关系,让浪穹诏再无翻身的余地。如此一个借刀shā rén计,简直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不过,话说回来,侬进求千算万算,却没有算到,这崔得杨竟是越王崔耕!

    郭子仪怎么可能和能崔耕决斗?事实上,此时他后背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冷汗。

    郭子仪心中暗想,原本我觉得,玉怜香的目的,是请我帮忙,让照原回蒙崔诏为王。

    这件事符合越王的利益,我当然要同意。只是,若我说是出于公事考虑,要促成此事,恐怕触动南诏敏感的神经,以为我大唐要扶助蒙崔诏对付南诏了,反而多生波折。相反地,我若是将计就计,表现地色令智昏,让南诏人给我个面子,化公为私,事情就会容易许多。

    所以,刚才我和玉怜香表现亲密,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但谁能想到,这玉怜香是越王千岁的禁脔啊?越王不仅是我的主公,更对我有着救命之恩,我怎能撬他的墙脚?

    现在可怎么办?决斗肯定是不行的。就此缩了,又难免令人心中生疑。

    该如何既不引起人们的疑问,又彻底撇清和玉怜香之间的关系呢?

    郭子仪心思电转,猛然间站起身来,笑道:“若要决斗也无不可,不过,某身为大唐双耀之一,以武力名扬天下,纵使赢了,也胜之不武。这样吧……咱们文比如何?谁若输了,谁就自动退出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成?”玉怜香和侬进求齐齐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成?”郭子仪叹了口气,道:“玉怜香小娘子,你的心思,某岂能不知?这样吧,我向你保证,无论输赢,都要促成照原王子回蒙崔诏之事。某争女人,只靠自己的本事,却不会仗势欺人!”

    “好,郭将军说得好!”

    “不愧为天朝上国人物,有风度,有气度!”

    “理应如此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郭子仪这番话正大光明,冠冕堂皇,顿时迎来了阵阵喝彩声。当然了,其余五诏都想照原回蒙崔诏,借机表明态度,也是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阁罗凤此时望向侬进求的目光中,简直能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骂道:神特么的借刀shā rén计?神特么的挑动决斗?神特么的挑拨大唐和浪穹诏的关系?!

    怎么形势急转直下,变成郭子仪和崔得杨文比了呢?文比有个鸟用?能把崔得杨气死吗?

    非但如此,经侬进求这么一搅合,还让郭子仪明确地同意了照原回浪穹诏!

    原来你侬进求说此计有那么多好处,我才答应施行此计。结果呢,现在我是一点益处都得不着,还得眼睁睁地看着这俩人争我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此事传扬出去,我的脸往哪搁?用弄巧成拙形容都算轻了,那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!

    甚至于,我比周瑜都惨,至少他“赔”的那个夫人,乃是孙权的未婚mèi mèi孙尚香,而不是自己的未婚妻!

    以后我还有何面目,成为南诏之主?

    不行!这种事儿绝对不能发生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阁罗凤站起身来,沉声道:“且慢!二位文比也好,武比也罢。你们争玉怜香公主,可曾问过本王子的意思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