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71章 当晚立新王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71章 当晚立新王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,奋斗在盛唐!

    “崔得杨?”阁罗凤一听这个名字,就是一阵不痛快,道“就是有点小聪明罢。”

    “嗯?小聪明?小聪明就能弄得你大败亏输?”

    “就是小聪明。”阁罗凤不服气地道:“父王莫看那崔得杨侥幸胜了孩儿一局,他是真没有什么大智慧。要不然,他就该投咱们蒙舍诏!哼,崔得杨投奔半死不活的浪穹诏,能有什么前途可言?我看他是色令智昏了。”

    皮逻阁微微摇头道:“三国时期,诸葛亮出山,辅佐尚未发迹的刘备,最终三分天下。照你那么说,他应该投曹操啊。难不成,诸葛亮也没大智慧?”

    阁罗凤还真被问住了,想了一下,才道:“当时曹操身边人才济济,诸葛亮即便投奔过去,也不会受到什么重视。所以,对他个人来讲,投奔刘备是他最好的选择。不过……就崔得杨那样儿,能跟诸葛武侯媲美?”

    皮逻阁苦笑道:“他的能力是否比得上诸葛亮不好说,但这步儿可算走对了。毕竟……刘备还有刘禅呢,诸葛亮可没办法做刘备的女婿,继承他的基业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崔得杨宁为鸡首不为牛后,这个选择,充满着大智慧?这……是不是太高估他了?”

    “凤儿,莫要被仇恨遮住了自己的眼。孤王绝对没有高估他,你注意到他今日的表情没有?”

    “什么表情?”

    “无论在欢迎仪式上,还是游览太和城时,铎罗望那震惊之色,绝不是假的。但是崔得杨,却似乎丝毫不为所动。别管他的装的,还是真的不以为然,都说明此人不简单啊。恐怕阻我六诏一统之人,就是他了!”

    “父王竟然对此人如此看重?那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铎罗望面色一肃,吐出了七个字儿,道:“你给本王……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却不知道,铎罗望已经对自己动了杀心。此时此刻,他正手持一份请柬发愁不已。

    这份请柬是玉怜香派人送来的,至于请柬的目的,则是邀请崔耕、慈善公主乃至于铎罗望今晚,往照原的府邸一会。

    理由还是比较正当的,今日怯阳照已死,国不可一日无主,蒙崔诏诸贵人已经拥了照原为国主,请太和城的诸贵人前往观礼。

    按道理说,崔耕应该去。

    不过,那玉怜香风魅入骨,又着实人品不咋样。崔耕对自己的定力没啥信心,深怕吃一口羊肉后,浑身的骚气再也洗不脱。

    当然了,面对慈善公主,总不能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我……我就不去了吧。今晚阁罗凤势必会去,玉怜香心怀叵测,总往我身边凑合,惹得阁罗凤误会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玉怜香心怀叵测?”慈善公主冷笑道:“那就更要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?”

    慈善道:“我的这个心怀叵测,和你的心怀叵测可不一样。你以为,自己英俊无比,人家一眼就看中你了?或者说……她因为救命之恩,就要对你以身相许了?想得美!”

    “那她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我还奇怪呢,为何玉怜香对你那么热情。后来,得到怯阳照之死的消息后,我才算明白了。她就是想挑拨,你和阁罗凤之间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这对她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怯阳照一死,按理说,照原就该回蒙崔诏继位。但是,蒙舍诏会不会放人,可不好说。所以,她是想借咱们的势力,造成舆论,逼迫着阁罗凤放人。”

    “敢情这玉怜香是心向着娘家啊。但问题是,咱们为什么要帮玉怜香……呃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话到嘴边,又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错,浪穹诏之前是不愿意得罪南诏,甚至慈善公主面对阁罗凤的求婚,还得虚与委蛇。但是,那并不说明,浪穹诏就不敢反抗南诏了只要利益足够大。

    如果照原回了蒙崔诏,那南诏的当务之急,就是加强对蒙崔诏的控制。双方矛盾以一起,其余四诏的日子,无疑就好过许多。

    有如此大的利益在,足够浪穹诏和南诏翻脸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连连点头,道:“慈善的见识果然高明,既然如此,那咱们今晚去参加照原的登基之典,帮蒙崔诏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慈善公主一边应和,一边心中暗忖道:再说了,玉怜香有什么好的?不就是上面大点儿,中间细点儿吗?哪有我的内秀?我要是不准崔得杨大哥去,倒显得我怕了她似的。

    稍后,佳人巧施粉黛,准备战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,阁罗凤也接到了一份类似的请柬。

    他的的心腹侬进求进谏,道:“虽说国不可一日无主,但这照原继位,也太仓促了些。恐怕今日之会,那蒙崔诏没安着什么好心啊,王子殿下最好还是不要去。只要不接触,他们纵是有千般妙计,也无法施展。”

    阁罗凤轻拍了一下几案,道:“我当然知道蒙崔诏没安着什么好心,那玉怜香更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不过,我还是决定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唉,父王今日交给我一样任务:找机会杀了浪穹诏的崔得杨。此人有猛虎护卫,又为人机灵,哪是那么容易行刺的?再者,即便侥幸成功,杀了他之后,也难以对其他五诏交代啊!”

    侬进求会意道:“所以,您是想借着这个机会,将崔得杨杀了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。哼,玉怜香和这崔得杨这对奸夫淫妇,神态亲密,毫不避人。今日我就随便找个理由,和崔得杨争风吃醋,“失手”杀了他,让人挑不出理来。出了这么档子事儿后,我再以败了兴致为由退走,这就叫做将计就计!”

    侬进求伸出了大拇哥,道:“高!王子殿下实在是高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眼瞅着华灯初上,阁罗凤带着侬进求以及几个伴当,往照原的府邸而来。

    此时照原的府中灯火通明,六诏贵宾齐至。

    各诏之主的登基之礼有着固定程序,没出什么纰漏,似乎一切按着计划进行。

    不过,再登基之礼完毕,大家开始吃吃喝喝之际,阁罗凤可傻眼了。

    玉怜香亲手将一筷子菜,加入了一位贵人的碗碟中,殷勤劝道:“您尝尝,这是我们六诏之地有名的鹅阙呢,将嫩鹅切成小片,用黄瓜、胡椒、茱萸调和,别有风味。不是贵客,可尝不到这个!”

    那贵人满意道:“有劳玉怜香小娘子了,你们这鹅阙大概跟我们大唐的鱼脍差不多。嗯,把鹅肉这么做,果然别有风味儿。要不是小娘子你,我可没有这等口福哩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贵人赏识,您既然喜欢吃,就多吃一点儿。来,这筷子我喂您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好的,谁让您是我们六诏之地的贵客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人窃窃私语,甚至玉怜香亲自喂食,真把阁罗凤气的肝儿颤。偏偏,他还不能照着原计划,把那贵人杀了泄愤!

    因为,此人并非崔耕,而是越王崔耕的使者,“大唐双耀”之一的郭子仪!

    真上去的话,他也打不过人家啊。

    至于严词斥责,似乎按照六诏之地的风俗,郭子仪也没啥失礼之处啊?反正,玉怜香也没出嫁不是?

    难道……自己这次赴会,就是亲自瞧瞧,自己的帽子是有多绿吗?

    阁罗凤的心中真是无比憋闷。

    主羞臣辱,主辱臣死。正在这时,侬进求眼珠一转,冲着崔耕那边指了指,低声道:“王子殿下,咱们得改变一下计划了。我准备,这么办……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