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70章 蒙崔突无主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70章 蒙崔突无主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,奋斗在盛唐!

    说话的正是阁罗凤。

    今日巳时,皮逻阁亲自出城,带领南诏文武百官出城迎接浪穹诏和蒙崔诏的人。可这两诏的人左等也不来,右等也不来,只得派阁罗凤带两百名骑兵,出来接应。

    阁罗凤出城三十里,在路上没有看见什么狼群,转过一道山弯,顿时就看到自己的未婚妻玉怜香和崔得杨眉来眼去的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想,好啊,我爹和南诏的文武大臣在那巴巴地等着迎接你们,你们竟然在这谈情说爱?还把我蒙舍诏放在眼里吗?这有把我阁罗凤放在眼里吗?

    最关键是,他娘的,这个奸夫还是崔得杨!崔得杨啊,崔得杨,你抢了慈善公主还不够,还来勾搭我的未婚妻。是看我皮逻阁好欺负,专门欺负我吗?传扬出去,我南诏王子的面子往哪搁?

    当即,阁罗凤火往上撞,怒发冲冠,说出了刚才那番话。

    崔耕却不惯着他,扭头一乐,道:“什么叫哪都有我?多新鲜啊!我乃浪穹诏的蒙力群,你们蒙舍诏要我们浪穹诏的人来祭祖,我能不来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阁罗凤深吸一口气,道:“就算你应该来,为何和玉怜香公主如此亲密?还有,你们因何在此停留以至于误了时辰,让我蒙舍诏久等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阁罗凤王子有所不知了。”崔耕还没说话呢,玉怜香已经冷哼一声,答道:“我等在此地遭了几千只狼的围攻,别说赶往蒙舍诏了,连性命都难以保全、多亏崔得杨先生智勇双全,杀了头狼,才让我等幸免于难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阁罗凤刚才是看到崔得杨和玉怜香神态亲密气急眼了。现在他往四下里望去才注意到,玉怜香一行人的旁边,有不少狼尸,粗略算去能有两三百号。最显眼的是一只白狼的尸体,体形硕大,一身白毛油光水滑,虽然已死,但一打眼儿,就能想象出它生前的威风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玉怜香等人遭遇几千只狼的围攻的事儿,虽然可能有些夸大,但距离真相肯定相差不远。嗯,看来我是错怪玉怜香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阁罗凤就准备道歉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扭过头来的时候,顿时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但见玉怜香和崔耕并排而立,风姿绰约,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。那神情动作,那默契程度,说他们是纯洁的男女关系,谁信啊?

    不过,话说回来,崔耕救了他的未婚妻一行,不当面道谢,似乎也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当即,阁罗凤转移话题,语气有些生硬道:“既然遭了群狼围攻,不知怯阳照叔叔如何了?”

    怯阳照就是蒙崔诏之主,玉怜香的老爹。

    提到这个话题,玉怜香的面色顿时晴转多云,道:“父王被那狼王偷袭,跌下马来。我们救援不及,仓皇撤退。恐怕现在,他……他已经凶多吉少了……”

    纳尼?

    这下连崔耕都目瞪口呆了:自己的老爹生死未卜,玉怜香却还想着勾搭男人,她的脑回路是咋长的呢?

    阁罗凤闻听此言,心中更是掀起了阵阵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南诏此时已经将蒙崔诏变成了自己的附庸,距离完全吞入腹中,已经相隔不远,怎么这个时候,出了这么档子事儿呢?

    本来,怯阳照的独子照原,在南诏做人质。独女玉怜香,要嫁给自己。

    怯阳照就算再有歪心思,为了一子一女的安全,也得忍了。可是现在,他竟然死了!

    按规矩,身为质子的照原就要回去继位。这照原年不到二十,并无子嗣,想送质子来都没办法!

    至少在短时间内,南诏对蒙崔诏的控制会大幅降低。尤其是在现在,太平公主失踪,越王崔耕对南诏虎视眈眈的时刻!

    当初大唐名将唐九征能辅南诏吞蒙崔诏,现在越王崔耕就不能反其道而行之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阁罗凤赶紧把玉怜香勾搭崔得杨的事情抛之于脑外,道:“怯照阳叔叔是在哪堕马的?咱们快去找找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这大片空地,实际是个丁字路口。崔耕他们是从南面来的,蒙崔诏的人是从西边来,阁罗凤是从北边来。

    人们跟着玉怜香等人往西走,走了五六里,果然见一尸体,周边散落着蒙崔诏的王服。尸体的头脸、腹部乃至四周的皮肉,都被啃着差不多了。莫说认出本来面目,还能保持着人形就算邀天之幸。

    “父王!”

    “王上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玉怜香和蒙崔诏的人齐齐跪倒在地,痛哭出声。

    待他们的声音渐低,阁罗凤轻咳一声,道:“怯阳照叔叔已然无幸,还请大家节哀顺变。呃……这我看这路途中,有不少狼崽子的尸体,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在路上,玉怜香已经介绍了自己等人被群狼围攻的经过。

    现在阁罗凤问起,她才不得不补充道:“我们得了这只小狼崽之后,又想找几只狼崽陪着它玩儿……没想到,那些狼竟然不依不饶的,聚起来向我们围攻。我们没办法,就把其他的狼崽都扔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几只吗?这是几十只狼崽!好么,你不仅抓了狼王的幼崽。还抓了几十只其他狼的崽子,看那意思,还要继续抓下去,人家能不和你们拼命吗?

    再说了,你扔就扔了吧,怎么这些狼崽都死了涅?

    看来,怯阳照是被你害死的啊!

    阁罗凤对自己这个未来的老婆,真是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当然了,有蒙崔诏和南诏合并的大局在,就算玉怜香再不靠谱,他也得忍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六诏的习俗是火葬,然后取死者的两耳放入金瓯中,四时祭拜。祭拜的时候并非拜墓,而是拜那个金瓯。当然了,若是家贫者,没有金瓯,就用银瓯、铜瓯乃至于铁瓯。

    怯阳照的尸体都变成这模样了,已经没有再运回去的必要。众人取了两片肉,充作他的耳朵,放入金瓯。然后,将他的尸体烧了,准备带回蒙崔诏安葬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时辰后,才算忙活完。三方合为一路,往太和城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尽管误了时辰,皮逻阁给众人的欢迎之礼,还是非常盛大的。

    离着太和城还有十五里,皮逻阁就派其兄蒙罗西,带六十六匹佩着金冠玉勒的高头大马前来迎接。

    双方见面之时,南诏士兵们排出了整齐而威武的队列。

    整个队伍由十二头大象前引,然后骑兵、步兵依次排列,能有将近三千人。

    又有五百士兵分列道路两旁,按照六诏之地的风俗,摇铃相迎。皮逻阁穿金甲,蒙虎皮,手执双铎鞘,看起来威武异常,直如天神临凡。

    铎罗望明白,这一方面是皮逻阁表达对自己等人的重视。另一方面,则是皮逻阁展示实力,不由得暗暗心惊。

    崔耕却经得多见得广,镇定如常。

    入了太和城,崔耕等人被安顿在太和城内的金亭馆驿。至于蒙崔诏诸人?他们的小王子在太和城为质,有现成的府邸在,就在那座府邸安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切安排妥当,太和城王宫内。

    皮逻阁微微皱眉,没头没尾地道:“凤儿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阁罗凤一嘬牙花子,道:“怯阳照一死,蒙崔诏的确不好办。孩儿的意思是,变坏事为好事,派出一支人马……”

    皮逻阁抬手打算道:“蒙崔诏的事儿,本王自有主张,我没问这个!”

    “那您问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于那个浪穹诏的蒙力群崔得杨,你怎么看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