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60章 拜圣各不同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60章 拜圣各不同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随着铎罗望拉了个尾音儿,有两名浪穹诏的人,抬着一个雕像,走上了高台。

    铎罗望这才继续道:“来,你们三人,先拜见圣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阁罗凤、米加邓、崔耕跪倒在地,连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既然是拜见圣人,那第一题的题目也就呼之欲出了比书法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比书法。

    六诏之地全体官民百姓参拜的大圣人,并非孔丘孔仲尼,而是书圣王羲之。

    其实,现在六诏之地的绝大多数人,连孔子的名号都没听说过,倒是王右军的名号家喻户晓。

    为什么呢?这还真是大唐朝廷的锅。

    六诏之人既臣服大唐,当然得派贵族子弟去长安学习。那么,学什么呢?

    大唐自认为的核心科技四书五经,当然是不教的,取而代之的是书法乃至于诗词歌赋。

    所以,这些南诏贵族子弟回来之后,言必称书圣王右军。至于孔子?他的字儿咋样?没见过啊!凭什么他就是圣人?

    事实上,直到元朝之后,孔子才被六诏之地的人视为圣人。

    简短截说,铎罗望说了规矩,笔墨纸砚摆好,三人笔走龙蛇,各写下了一首诗。

    阁罗凤写的是: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。

    米加邓写的是:黄河远上白云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。

    崔耕写的是: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。

    在场之人看来,这里面有两首诗是闻名天下的“崔飞将”写的,还有两首,却是新进声名鹊起的大诗人王之涣所作。

    阁罗凤、米加邓、崔得杨这三人,是各自写了一首别人的诗,来比拼书法。

    随着三人的书法作品高高挂起,台下顿时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米加邓这字儿可以啊,年纪轻轻,就有如此造诣,实在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别谈米加邓了,快看阁罗凤的字儿!龙飞凤舞,有大家气象,绝不在米加邓之下啊!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阁罗凤除了武略甚强外,字儿还写的这么好,真是文武全才!”

    “没错,当初咱们还是真小瞧了阁罗凤了!怪不得皮逻阁非要以此子为嫡子呢,于诚节跟人家比起来,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!”

    听着这些议论声,高台上的铎罗望,面色真是无比难看,就是慈善公主也是满脸的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本来,在所有人的想法里,阁罗凤是猛将一般的人物,每每在南诏与其他诏的战争中,代表皮逻阁出征,指挥若定,屡战屡胜,让大家吃了不少苦头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个固有印象,大家都猜测他的水平,可能差了点儿。毕竟,这天下的好事儿,总不能让他一个人占了吧?

    铎罗望也是如此想法,更何况他还有证据呢!就在那次崔得杨审黑狗的时候,慈善公主还逼着阁罗凤写过一个碑文,那上面的字只能算中规中矩而已,简直跟今日之字大相径庭!

    最恶意的猜想,那就是阁罗凤写那碑文的时候,没安着什么好心,准备日后反悔。

    就算乐观一点想,也是阁罗凤城府甚深,给自己留着底牌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吧,这比试书法一局,已经不是米加邓的必胜之局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铎罗望只得站起来,冲着四下里拱了拱手,轻咳一声,道:“诸位,本王曾经说过,这次的输赢,要交与公论,我并不参与。那么这次,大伙认为,谁是胜利者呢?”

    “阁罗凤!”

    “米加邓!”

    “米加邓!”

    “阁罗凤!”

    人们莫衷一是。粗略算起来,大概两边的支持者,各占一半。

    铎罗望见状,更是心中暗叫了一声苦也。

    南诏基本控制了蒙崔诏,在水平相差不大的情况下,应该是这两诏支持阁罗凤。三浪联盟共同进退,越析诏是南诏的死敌,这四诏应该支持米加邓。

    所以,按道理说,现在应该是三分之一的人支持阁罗凤,三分之二的人支持米加邓。

    而事实却是,一半一半!施浪诏的人,大多选择了支持阁罗凤!

    铎罗望稍微一想就是明白了,说施浪诏是叛徒可能过分了点儿,但他们胆子太绝不敢给南诏以翻脸的口实。竟然是在水平差不多的情况下,评判阁罗凤是胜利者!

    想想也不奇怪,施浪诏经过了两次分裂,第一次分裂裂出了邓赕诏,第二次因为献遗南公主一事有分歧,分出三万多人投降了吐蕃。有骨气的都走了,可不最后剩下的就是一群软骨头吗?就是不知这次是他们是主动跪了,还是阁罗凤事先派人威胁过。

    “胆小如鼠!”

    铎罗望暗骂一声,站起身来,道:“看来这场比试难分上下,既然如此,那大家就投票吧。且看阁罗凤和米加邓,哪个更高一筹?”

    “理应如此!”

    人们纷纷同意。

    现场三四百号人,总不能精确的票数相同吧?无论哪方都觉得没有必胜的把握,但也觉得自己这方并不算吃亏,非常公平。

    然而,正在这时,阁罗凤的声音忽然响起,道:“且慢!某认为,不必投票了,这局理应我赢!”

    铎罗望好悬没气乐了,道:“阁罗凤贤侄,你这话可是太不着边了点儿。怎么就理应你赢?凭什么啊?就凭你们南诏兵力强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凭我们南诏兵力强大。而是,在这场比试中,我阁罗凤技高一筹。”

    “嗯?此言怎讲?”

    “老伯父要考校我和米加邓的书法,无非是考校我们俩的之能如何,是不是和慈善公主相配。不错,我承认,我和米加邓的书法难分高下。但是我的诗写对了,他的诗写错了啊,这还不能说明我的水平高,理应得配公主吗?”

    “什什么写错了?你莫信口雌黄,血口喷人!”米加邓气的满面通红。

    “说你错了你还不认?”阁罗凤起身来到米加邓的书法作品面前,吟诵道:“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,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。请问米加邓王子,你那个“间”字在哪呢?被你吃了么?抄诗都抄不好,不判你输,那还有天理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!米加邓少写了一个间字儿”

    “嗨,这话怎么说的?如此关键的场合,他怎么少写了一个字儿呢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当时太紧张了呗,真是赖泥糊不上墙去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判他输还真不算冤枉了他!”

    “阁罗凤的运气真是好啊!”

    很快地,有八成左右的人,站到了阁罗凤一边。

    这回连票都不用投了,很显然,阁罗凤赢了。

    许多人更是想到,总共才三局,阁罗凤已经赢下了一局,再赢一局,那就大获全胜了啊!毫不夸张得说,三龙争凤,花落南诏的可能性,已经达到了五成以上!

    阁罗凤也是如此看法,他暗自琢磨,隐藏实力只能说明自己有城府,威逼施浪诏尽可能站在自己这边那也是靠了南诏本身的力量。然而这指明米加邓的lòu dòng,却是完全是因为自己的机智聪明!这局自己赢得理直气壮,天经地义!

    他越想越美,脸上已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然而,正在这时,忽有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,道:“哦?大家都以为这局是阁罗凤赢了,不见得吧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