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54章 温言审疑案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54章 温言审疑案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阁罗凤这话实在取巧,把所有铁桥的人都定义为好人,把外人定义为坏人,马上就得到了众多百姓的支持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他害死了段小妹!”

    “来路不明,定是作奸犯科之辈!”

    “公主您可得擦亮眼睛,莫被贼人骗了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姓们议论纷纷,完全站在了阁罗凤这一边。

    慈善公主见状,颇为为难。

    她心中暗暗琢磨,对于这种案子,若说有什么严格的证据才能破,那就别指望着破案了。所以,只能是靠猜,找嫌疑人,抓起来,严刑拷打。

    难不成,现在就把那“崔得杨”抓了,来个屈打成招一条龙?人才难得,那不是相当于自断臂膀吗?

    但是,话说回来,不抓崔得杨也难以服众啊!现在正是浪穹诏风雨飘摇之际,若再失了民心,那就不全完了吗?

    最终,她无奈地看向崔耕道:“崔得杨,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崔耕为官多年,不知经历了多少刀光剑影。如今面对这么明显的诬陷,还保持着一片心平气和。

    他不慌不忙地微微一躬身,道:“敢问公主,小人能否问那段董氏几句话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谢公主。”

    崔耕来到段董氏的面前,温言道:“段董氏,你莫怕。此案即便是我崔得杨干的,慈善公主以贤德闻名,断不会徇私枉法。再说了,这里这么多明理的乡亲在帮忙,我崔得杨再厉害,也不能颠倒黑白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怕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就好。我来问你,你虽然没见那人的长相,但那人的高矮胖瘦总记得吧?你觉得我像吗?”

    “不像。”话刚出口,董段氏又连连摇头,道:“不……像……不像。奴……奴记不清了啊!”

    说着话,眼圈一红,急的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崔耕倒不怀疑这董段氏故意诬陷自己,语气越发温柔了,道:“莫哭,莫哭,你一个妇道人家,何尝见过杀人的场面?就算记不清楚了,那也是人之常情,怪不得你。呃……我再问你,你家段小妹到底被侵害没有?” 九爷嫁到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董段氏直感觉眼前的男子有一股特殊的魔力,三言两语,就将自己的情绪抚慰平静了。这等人物,真是作奸犯科的凶手?不像啊!若他是好人,可不能冤枉了人家。更重要的是,不能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打点精神,缓缓摇头,道:“没有,当时小妹的裤子还好好的,就是上身的衣服被撕烂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点头道:“这么说,是那贼人是想侵犯段小妹,她挣扎的厉害没有成功。后来,听见有人来了,才辣手杀人……我再问你,你家里除了你和段小妹之外,真的就没别人了?”

    董段氏道:“没有了。呃……对了,还有一条黑狗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就听到一阵讥笑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!黑狗那是畜生,也算你家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脑子糊涂了吧?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说话啊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然而,崔耕听了却是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他狠狠得瞪了人们一眼,双手下压道:“瞎嘞嘞什么?瞎嘞嘞什么?不懂不愿乱说,兴许这破案的关键,就在这黑狗的身上!”
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啊?杀人案和黑狗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它就是看见了凶手,也不会说话啊?”

    “无稽之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姓们闻听此言,瞬间把讥笑的炮火转向了崔耕。

    崔耕却懒得继续和他们一般见识,只是一阵冷笑。待人们嘲笑够了,崔耕才继续问道:“段董氏,我再问你,昨晚贼子行凶,那黑狗呢?它叫没叫?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没叫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再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段董氏又回想了一番,坚定道:“确实,黑狗没叫。” 韩娱之国民男团

    “好,最后一个问题。”崔耕道:“那黑狗现在还活着没有,有没有被杀狗灭口?”

    擦,这天下有杀灭口的,哪有杀狗灭口的?

    崔耕的话又引起一阵讥笑。

    段董氏虽然也觉得崔耕这个问法很不靠谱,但还是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妥了。”崔耕转过身来,对着慈善公主,道:“请公主把这只黑狗牵来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慈善公主对崔得杨还真有种刮目相看之感。原本她只看上了此人的指挥老虎之能,将其作为一名猛将看待。

    刚才,却见崔得杨被人指责杀人之后,不慌不忙,沉稳练达,就是对那苦主都轻声细语。什么叫有大将之风?这就是。什么叫谦谦君子,温文如玉?这就是!

    相对而言,族中没有一个人的气质能与之相提并论。就是南诏和邓赕诏的两位王子,也与之相差甚至远!

    她心中暗暗琢磨,什么时候,我浪穹诏竟然出了如此一个人物?若有他辅佐,浪穹诏中兴,恐怕不是一句梦语啊!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她甚至有股冲动,就算这崔得杨就算真是杀人凶手,都得帮他遮掩下去。

    在慈善公主听了崔耕的要求后,马上吩咐道:“来人,去牵那条黑狗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功夫不大,黑狗带到。不过,它见了老虎之后,当即就吓尿了。被一个侍卫强拖着,才来到了慈善公主的面前。

    慈善公主道:“请问崔得杨先生,黑狗已经带到,你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崔耕轻咳一声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公主也知道,小人有训虎之能。事实上,实不相瞒,小人对训犬之能,也略通一二。我只要问那黑狗几句话,不就真相大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成?”阁罗凤赶紧道:“你对狗话,我们又不懂。难道,你上嘴皮一碰下嘴皮,说谁是凶手,那就是凶手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。”崔耕微微一笑,道:“这么着,三日后,就在王宫之前,铁桥所有百姓君可观看。众目睽睽之下,我崔得杨略施手段,令黑狗说话。它说谁是凶手,谁就是凶手。不知阁罗凤王子,可还满意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