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53章 是祸躲不过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53章 是祸躲不过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你……哼,小人得志!”

    阁罗凤终究不想和白虎死拼,悻悻地闪在一旁。

    阁罗凤都没脾气了,米加邓更不想惹慈善公主不痛快,微微一躬身,道:“公主请!”

    “算你有眼力!”

    崔耕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,得意洋洋,护着慈善公主往山下走,其他人紧随其后。一直走了十余里,才在一座名叫铁桥的小镇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崔耕来说是小镇,但于浪穹诏来说,却是其首府所在。

    原来的浪穹诏当然没这么惨,他们世居浪穹州,历代诏主尽被大唐册封为浪穹州刺史。

    可惜浪穹诏打不过南诏,被迫退守剑川,靠着翠竹山天险自保,治所铁桥。

    如今整个浪穹诏的男女老幼加起来,不过两三万人。而铁桥这个首府,总人口也不超过三千人。

    甚至南诏人派使者来讥笑道:你们原来住在浪穹州,称浪穹诏也就罢了。现在只保留剑川一地,不如改称为“剑浪”?

    浪穹诏不敢正面反驳,还真的认真考虑了这个建议。

    当然了,浪穹诏都这么弱了,南诏还不将其吞并,并非因为皮逻阁是什么善男信女。而是三诏组成了一个联盟,勉强自保。

    这个联盟叫三浪联盟,三浪分明为:浪穹诏、赕诏、施浪诏。

    邓赕诏就是米加邓所在的诏,如今邓赕诏也把老家邓川丢了,退守野共川。

    施浪诏原居舍利州,被南诏打败后退守永昌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三个诏都是由失了根据地的“浪人”组成的,称为“三浪联盟”非常合适。

    崔耕临来之前,已经对六诏之间的关系做足了功课。如今见阁罗凤、米加邓共同追求慈善公主,稍微一转念,就品出了其中的政治意义。

    阁罗凤的目的,是要破坏掉三浪联盟。这三浪诏都居住在险要之地,加起来人口也有十万之众。南诏要想吞并他们,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对于米加邓来讲,则是要抱得美人归,让三浪联盟更加稳固。

    没错,只要米加邓娶了慈善公主,浪穹诏和邓赕诏结亲,三浪联盟就非常稳固了。

    至于施浪诏?完全不用担心。当初施浪诏诏主羊咩的弟弟丰咩,带着一部分族人出走,才有了了施浪诏。所以,这二诏同气连枝,本为一诏。

    至于崔耕自己,主要目的还是探寻太平公主的下落。阁罗凤在历史记载中并未如愿,并不需要多么担心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铁桥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当天晚上,慈善入“王宫”歇息,米加邓和阁罗凤自有“馆驿”招待。崔耕一个小小的蒙护,就只有一个小院安顿了。这还是慈善公主因为他有一只老虎相伴,特批的住所,要不然他就得跟别人挤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杀人了!”

    第二日,天刚蒙蒙亮,崔耕刚刚睡醒,还没起床呢,忽然听到一阵凄厉的女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杨玄琰也起身了,持刀在手,道:“外面有动静,孩儿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莫动!”崔耕缓缓摇头,道:“咱们在这人生地不熟的,谁知道这是不是有人给咱们下的套?还是静观其变。”

    “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名门Boss的私宠:吻安,小甜妻

    杨玄琰重新坐下,取了随身所带的干粮出来和肉干出来,又取了清水,给二人简单地做了一餐饭。

    二人吃罢了早饭,就准备去王宫找公主报道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,忽然一阵暴烈的砸门声传来,还掺杂着阵阵叫骂之声

    “开门!快开门!”

    “崔得杨,你的案子发了!”

    “好啊,竟敢在石桥撒野,真是嫌命长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是服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啊!

    崔耕一边苦笑连连,一边示意杨玄琰开门。

    哗啦

    院门刚开,一群人就直冲而入,男女老幼皆有,手持各种物事,将崔耕和杨玄琰围了个半圈儿。

    要不是顾忌屋内的白虎,恐怕就要动手打人了。尽管如此,这些人横眉立目,骂骂咧咧,不肯轻易离去。

    “各位,各位!”

    直到他们喊累了,声音渐低,崔耕才双手下压,道:“各位父老乡亲,你们就算要杀我崔得杨,也得让我死个明白吧?我究竟是犯了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抵赖!”一个相貌粗豪的汉子越众而出,道:“你欺侮段家小妹,她誓死不从,结果你一怒之下,将她杀了。人证物证俱在,你还有何说?”

    “对,杀人偿命!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你是公主的蒙护就可以肆意妄为!”

    “慈善公主也护不住你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们又是一阵群情激奋,有那激动的,已经将臭鸡蛋、烂菜叶子,往崔耕身上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讲不讲理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们父子根本就没出过这个院子!”

    “浪穹诏就是这么欺侮外乡人的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玄琰抽出腰刀,护卫在崔耕的身前。一边委屈的驳斥着,一边不断将这些物事拨打出去。然而,他是对“危险”的直觉甚强,却不是对“侮辱”的直觉甚强。稍微过了一会儿,就有一块烂菜帮子,、糊到了崔耕的额头上!

    嗷!

    龙山君乃是野兽,它可没什么“大局为重”的概念,眼瞅着自己的“老爹”吃亏可不干了。

    它豁然而起,就要张嘴杀人!

    幸亏在被击中那一刻,崔耕就意识到要出事儿了,没管挑衅的百姓们,飞身挡在了老虎的面前,死死抱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波罗密,莫乱动!”

    可他身后,那粗豪的汉子还在叫嚷着,道:“这厮就是仗着一只老虎胡作非为。乡亲们莫怕,一起上啊!咱浪穹诏的爷们,连南诏人都不怕,还怕老虎吗?”

    “对,不能弱了浪穹招的面子!”

    “老虎在平地上没多么厉害,咱们这么多人还怕它?”

    “龙困浅滩遭虾戏,虎落平阳被犬欺,咱也做回打虎英雄。”

    …… 重生之双生王妃凤睨天下

    人们互相打着气儿,慢慢围拢过来。而龙山君这边,感觉到了人们的敌意后,嘴中连声“呜呜”,血灌瞳仁,即便崔耕连升呼唤也渐渐地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眼看着,一场人虎之战就要开始,不知有多少浪穹诏百姓要因此丧了性命。为了这些死者的家属,崔耕和杨玄琰的性命恐怕也难保全。

    形势危如累卵!

    然而,正在这关键时刻,一阵高昂的男声传来:“慈善公主驾到,列位闪开了啊!”

    哗啦

    慈善公主虽然年岁不大,但在浪穹诏威望甚高,听到这个声音,人们顿时往旁边一闪,让开了一条通路。

    稍顷,脚步声声,慈善带着几名卫士,出现在了崔耕的面前。当然了,她的身边还少不了跟屁虫,米加邓和阁罗凤。

    崔耕这才长松了一口气,放开龙山君,来到公主面前,微微一躬身,道:“参见公主!小人的事情,劳公主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崔耕双手一摊,道:“小的也不知道,今日天刚蒙蒙亮的时候,我似乎听到隔壁有人喊“杀人了”。小人怕惹事儿,没出去看。又过了半个时辰左右,这些人就来了,对我喊打喊杀的。具体怎么回事,小人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!”刚才那个面色粗豪的汉子越众而出,道:“分明是他杀了段小妹,还百般抵赖。还请公主勿徇私情,将其绳之以法。”

    慈善公主秀眉微蹙,道:“哦?那照你邓延昌的意思,就是本公主不当场把这崔得杨斩了,就是徇私舞弊了?我浪苍穹诏什么时候,轮到你做主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小人不敢。只是……那段小妹确实是被这崔得杨杀的啊,还请公主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段小妹的案子,本公主自有计较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慈善公主扭头看向众人,道:“段小妹家里,还有什么人啊?都有谁见过那凶手?”

    “参见公主。”有一三十许的妇人走了出来,跪倒在地,道:“民女是段小妹的嫂子,娘家姓董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汉人?那好,本公主就叫你段董氏了。”

    从春秋战国时期开始,就有汉人因为各种原因,进入六诏之地,并且留在了这里。现在浪穹诏中的汉人,也相当不少。倒是南诏,因为原来居于六诏最南,离中原王朝最远,部族中的汉人不多。

    顿了顿,慈善公主道:“董段氏,当时是什么情况,你速速道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奴家的公婆早已故去,夫君也在战阵被南诏人杀了。现在,只有奴和奴家夫君的妹妹段小妹相依为命。今日快天明的时候,奴家听到小妹的房间内有动静,就前去观看。刚一推门,就整好见一个男人,赤着上身,从小妹的房里跑出来。当时天黑,我也没看清那男人的相貌。点着灯一看,却见小妹的衣衫被人撕烂,胸口还插着一把匕首。还请公主给小妹做主啊!”

    “那匕首呢?”

    “在这。”

    董段氏将一把匕首呈给了慈善公主,就是一把普通的匕首,没什么特殊之处。

    慈善为难道:“你没看清人,这匕首又不能证明就是崔得杨的,说他就是凶手,是不是武断了点儿?”

    “那却不然。”阁罗凤忽然开口道:“恕某直言,如今还在浪穹诏的,尽是对公主忠心耿耿之人。要不然,他们何不留在浪穹州,做我蒙舍诏的良民?所以,他们作案的可能性不大。再说了,怎么那贼人早不犯案,晚不犯案,偏偏昨晚就犯案了呢?因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阁罗凤伸手一指崔耕,道:“害死段小妹的,必定是这个外人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