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52章 蛮疆奇女子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52章 蛮疆奇女子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崔耕还没说话呢,那女子却开口了,道:“阁罗凤,如今这翠竹山,还是我浪穹诏的地盘吧?既然如此,此人就是我浪穹诏的人。如何处置他,哪轮的着你做主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慈善妹妹,你误会了。”阁罗凤满脸堆笑,道:“我这不是见他的老虎吓着了慈善妹妹,想为你出气吗?”

    那满脸忠厚之色的年轻人也有不厚道的时候,讥笑道:“为慈善妹妹出气?恐怕是为自己出气吧?刚才见到老虎的时候,是谁吓得躲在慈善妹妹的后面的?南诏人的脸,算是被你丢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阁罗凤当时的想法,是自己身份贵重,有无数大事要做,不应白白和老虎搏斗丧了性命,所以,躲在了慈善的身后。

    但是,话说回来,他遇到危险躲在了女人的身后总是事实,而且是他追求那女人的情况下,根本就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刚才他找崔耕的茬儿,确实也大有恼羞成怒的成分在。

    阁罗凤一阵语塞,转移话题,道:“诶,竟然真有白虎,我这次算是开了眼了啊!更没想到,这白虎竟然是有人驯养的。”

    慈顺冰雪聪明,善解人意,也不愿阁罗凤太过难堪。

    佳人微微一福,道:“敢问这位壮士贵姓高名?我浪穹诏出了如此勇士,妾身却不识得,真是惭愧啊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小人叫崔得杨,这是我儿子杨玄火,我们俩都是附近山上的猎户。没想到今日能得见小公主,真是幸何如之啊!”

    崔耕照着南诏人的命名习惯,胡诌了两个名字。

    慈善道:“哦?你也听说过我的名号?”

    “浪穹诏诏主的独女慈善,美貌无双,温婉动人,外柔内刚,是苍山最美的灵芝,是洱海最闪亮的珍珠,谁人不知,哪个不晓?”

    慈善白了崔耕一眼,道:“没想道你崔得杨不仅能训猛虎,还甚会说话呢。不知你靠这招,骗了多少女儿家哩?”

    “哪里,小人所言句句发自肺腑。”

    天地良心,崔耕这回还真没说谎。

    这个叫慈善的女人可不简单,千古之后都有人传诵他的美貌和智慧,被后世之人称为“白*洁夫人”或者“白*洁圣妃”。

    后来,她嫁与邓赕诏诏主为妻。

    皮逻阁为了将其他五诏全部消灭,以祭祖的名义,诏其余五诏之主前往松明楼赴宴。

    慈善苦劝邓赕诏诏主不要去赴宴,邓赕诏诏主不听,于是她哭着将一只铁镯子戴在了丈夫的身上。

    结果,皮逻阁果然在松明楼耍诈,一把火烧了松明楼,五位诏主全部惨被烧死。

    慈善伤心欲绝,赶到了现场,哭着用自己的双手扒开灰烬,利用自己提前准备的铁镯子,将丈夫的尸首辨认出来。

    皮逻阁一见慈善,就爱上了他,想娶他为妻。

    慈善却表示,必须待自己安葬了丈夫之后再嫁人。结果,她带着丈夫的尸首回去之后,马上组织族人,抵抗南诏的侵略。

    最后,邓赕诏不幸战败,慈善宁死不降,投江而死。

    后世之人为了纪念这名奇女子,以她星夜举火把赶路为丈夫奔丧的日子为火把节,将指甲染成红色象征她以肉手挖丈夫尸首流出的鲜血,赛龙舟纪念她投江而死。

    千百年来,皮逻阁被后人传颂,赞美他一统六诏的功业。而慈善更是被人传诵,赞美她忠臣不屈的品格。

    六诏之地几千年才出一个的奇女子,崔耕说她是苍山最美的灵芝,是洱海最闪亮的珍珠,真是毫不为过。

    当然了,现在不仅是慈善不理解,就是阁罗凤和那名忠厚的年轻人也不理解。

    那忠厚年轻人正是邓赕诏的昭主之子米加邓,如果历史不发生改变的话,他就是慈善日后的丈夫。

    阁罗凤和米加邓都深深感到,自己遇到了一个劲敌!

    没错,一名猎户,能成为两名王子的劲敌。

    六诏之地有传统,独女不嫁人,只能招赘。如今浪穹诏正在灭亡边缘,那就得加个更字儿。

    这俩年轻人是想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劝浪穹诏取消自立,加入自己的部族,并且抱得美人归。

    这是非常不合规矩的,现在,出现这名可驯服白虎的猎户,而且嘴巴那么甜。慈善外柔内刚,若是一咬牙一狠心,为保浪穹诏独~立,嫁了那名猎户,他们上哪说理去?

    要知道,一只听从命令的白虎,足以相当于一名猛将啊!这个猎户对濒死的浪穹诏来说,已经称得上非常重要了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,已经同仇敌忾起来。

    米加邓道:“慈善妹妹,如今天色已晚,咱们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阁罗凤也道:“正是。慈善妹妹若在外面受了风寒,我可吃罪不起呢。”

    慈善道:“是该回去了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慈善伸出手来,柔声道:“崔得杨,如今我浪穹诏退保翠竹山,正是用人之际。你既有驯养白虎之能,可愿为浪穹诏效力?”

    崔耕正想接近这些人,看他们跟太平公主绑架案有什么关系呢,当即微微一躬身,轻触了下佳人的玉手,道:“固所愿也,不敢请尔,某愿为公主效力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你暂且我的蒙护,可带白虎当值。待立下功劳后,再加赏赐。”

    所谓蒙护就是亲卫的意思,那岂不更能近水楼台先得月了吗?

    阁罗凤道赶紧劝道:“不可啊!此人来历不明,若出了什么乱子,谁担待得起?”

    慈善不悦道:“哦?莫非我慈善招亲卫,还要你们南诏批准不成?什么时候我们浪穹诏成了南诏的附庸了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是说此人的来历……”

    “勿复多言。”慈善坚定道:“我相信他,他就是我的蒙护,所有一切后果,都自己承担。”

    然后,她招了招手,道:“崔得杨,行使职责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、”

    崔耕胸脯一拔,站在了佳人的面前,道:“阁罗凤,闪开啊!敢挡公主的去路,我认得你,我的波罗蜜可不认得你!”

    嗷~~

    龙山君虎啸连连,崔耕人仗虎威,威风凛凛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