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51章 人虎得重逢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51章 人虎得重逢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紧接着,白光闪耀,一个蛮人被猛虎扑倒在地,脖子上出现了一个碗大的伤口,显是活不成了!

    有蛮人从背后偷袭,那猛虎尾巴一剪,那蛮人就如同纸人一般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然后,那猛虎猛然往旁边一靠,又是两名蛮人口吐鲜血,倒飞而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简短截说,只在顷刻间,那白色的猛虎就连伤十余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众蛮人被杀得胆寒,发了一声喊,四散奔逃。

    这就是卤水点豆腐,一物降一物。猛虎诚然厉害,真跟郭子仪单挑,也未必占多大的便宜。

    但同样的,那帮子蛮人在平地上,也未必战得过郭子仪和杨玄琰。

    刚才郭子仪和杨玄琰之所以差点被蛮人杀了,是森林给蛮人提供了地形优势,让郭子仪束手束脚,一身本事只能发挥个四五成。

    不过,猛虎到来之后,就是它占据地形的优势了。

    老虎人称森林之王,在这战斗,蛮人哪是它的对手啊?瞬间就被收拾得没脾气。甚至于,若老虎有心,他们跑都跑不了。

    不幸中的万幸,那老虎却没有继续追击,而是摇头摆尾地,缓缓往崔耕三人走来。

    郭子仪手持钢刀,凝神戒备,道:“畜生,你莫过来!”

    嗷~~

    那老虎貌似不满的瞪了郭子仪一眼,再次长啸,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崔耕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年头,老虎并不少见,但是,白色的老虎可太罕见了。

    崔耕试探着道:“你是龙山君?”

    “呜呜~~”

    那老虎乖巧的应了一声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,是龙山君啊,子仪让开,让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当初崔耕在溪州,曾经偶然间收养了一只白虎的幼崽。因为印随效应,那小虎以之为父,崔耕将其取名龙山君。

    崔耕当了几个月虎父之后,突然为黑水教的人掳走,等他再派人回来找小虎时,那小虎已经不见。

    崔耕为此还伤心良久,想不到今日,竟然在这里,与龙山君重逢,他真是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他招了招手,那猛虎走上前来,兴奋地伸出舌头,就要往他的脸上舔。

    崔耕赶紧躲开,道:“别,别舔!乖乖站着别动!”

    原来的小虎才几十斤,舔就舔吧。现在的龙山君,却是足有数百斤重,舌头上有着巨大的倒刺,恐怕舔一下,就能让他毁容。

    好在龙山君非常听话,马上就站着不动了。

    崔耕轻扶着它的额头,龙山君乖巧地趴在地上,眼睛微闭,似乎惬意无比。

    郭子仪道:“龙山君与一般的老虎不同,似乎能听得懂一点人言,实在是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杨玄琰接话道:“若是它能全听懂就好了,我们可以让它帮忙找公主。那帮子蛮子,哪是龙山君的对手?”

    郭子仪道:“那怎么可能?龙山君是老虎,又不是妖精。咱们还是老老实实地回岭南道,向皮逻阁施压,让他帮着咱们找公主吧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本王却有一个计较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崔耕从袖兜中拿了半片红布出来,乃是太平公主石榴裙的一角,是崔耕在密林中捡到的。

    他将那片红布送到龙山君的鼻子旁边,道:“你仔细闻闻,能找到这个气味的踪迹吗?”

    龙山君点了点头,起身往远处找去。

    “有门!”

    崔耕等人跟着龙山君往前走,直走了两个时辰,还是没有什么收获.

    崔耕皱眉道:“看来贼人已经带着公主走远了,咱们得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从长计议法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子仪你艺高人胆大,这就一个人回去送信,给大家报个平安。另外,以本王的名义,派出使者跟皮逻阁谈判,一方面强烈要求他交还太平公主,另一方面表示可以用于诚节交换公主,软硬兼施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呢?”

    “我和玄琰、龙山君一起,继续顺着公主的气味走,找寻公主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成?王爷您乃万金之躯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也没别的办法啊!”崔耕双手一摊,道“谁知道掳公主的到底是什么人?求助皮逻阁也不一定管用。那气味儿过几天后,肯定会消失,必须马上追踪。也只有我,才能管得了龙山君啊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要不然,我留下来,让杨玄琰回去。”

    杨玄琰道:“凭什么啊?在密林里面,你不一定有我好使!”

    崔耕解释道:“我这有龙山君护卫,安全上应该问题不大。让杨玄琰一个人回去,我还真有点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好吧,微臣遵命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三人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崔耕、杨玄琰和龙山君一起,循着气味儿追了下去。其间也遇到了点麻烦,都让龙山君打发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遇上南诏人,崔耕也用随身带的金子,跟他们换点新鲜的食物吃。因为衣衫早已在密林中被划得破烂不堪,他们又换上了南诏人特有的毡衣。

    如今远远望去,崔耕和杨玄琰已经和一般的南诏人无异了。

    顺便说一句,南诏在这个时代就是以物易物,交易不用铜钱。幸亏崔耕带着金子,要不然还麻烦了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崔耕和杨玄琰,在一个山顶上停下了脚步,暂且歇息。

    杨玄琰抱怨道:“我说义父,这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?龙山君就带着咱们乱跑,他到底是真认味儿还是假认味儿?”

    崔耕也无法回答,安慰道:“咱们再找找,过几天,要是还没什么线索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也只能如此了。诶……龙山君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杨玄琰突然发现,龙山君如离弦之箭一般,往远方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难道它找着了什么线索?

    崔耕和杨玄琰紧紧跟随,然而,人哪跑得过老虎啊!功夫不大,龙山君就跑得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崔耕和杨玄琰只得顺着原来的方向往前走。要不是一刻钟后,龙山君的一声长啸,他们还真就跟丢了。

    崔耕循声赶至,却见前方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山路蜿蜒,有一八角凉亭耸立,路边野花盛开,蜂飞蝶舞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在凉亭处,龙山君正在与三人对峙。

    最前面那人是名青年男子,浓眉大眼国字脸,不仅长得相当惹人喜爱,而且流露出一股忠厚老实际的气质。此时他虽然被龙山君吓得两股战战,还是手持钢刀,强自保护着身后的两人。

    最后面那人也是一名青年男子,身形高挑,眼睛明亮,也算美郎君一名,唯有那对鹰钩鼻子,对面相略有破坏。

    中间是一名女子,粗看上去也就是颇有姿色而已,但越仔细看越觉得她好看,秀外魅中,惹人心动。

    龙山君为什么会和他们三人对峙?

    崔耕暗暗琢磨,难道说,这三个人跟太平公主失踪一事有关?他们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举步向前,用南诏语道:“波罗蜜,回来!竟敢惊扰贵人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在南诏语中,波罗蜜就是老虎之意。

    龙山君会意,赶紧轻叫了一声,往崔耕的方向跑来。

    最后那名鹰钩鼻子的年轻人却勃然大怒,厉声道:“好啊!原来这老虎是你养的!你小子纵虎行凶,该当何罪?某绝不轻娆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