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42章 欢喜两冤家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42章 欢喜两冤家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偷瓜贼?”王君一见此女,就面色微变,道:“夏宇春,饭可以乱吃,话可以不能乱说。你哪只眼睛,看见我们偷瓜了?污蔑朝廷命官,那可是要吃官司的!”

    看来,那黑美女就是夏宇春了。

    她撇了撇嘴,不屑道:“得了吧,少来这套!王君,你偷我们家的蜜瓜可不是一回两回了,这全瓜州谁不知道?再说了,就这么一条路,路上就你们这么一拨人,那瓜不是你们偷的,还能是谁偷的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原来,现在是现在。至于人嘛,我刚才还看到一伙儿人从这过去呢……”

    咳咳~~

    王君还要再说,崔耕却觉得他没抓住重点,打断道:“夏娘子,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不错,我们是吃了你几个瓜,但是……我们给钱了啊!”

    “给钱了?给谁了?我怎么没看着?”

    “当时没人,我们就留在那草棚里了。小娘子不信的话,去草棚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那草棚里面我已经找过了,根本就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?你……”

    咳咳~~

    这回咳嗽的,却是王君。

    倏忽间,崔耕想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可能,指着王君道:“难道说,你……你竟然……你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王君苦着脸道:“我对不住崔大哥,刚才我趁着拉屎的功夫,又把那钱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无语问苍天,这回是彻底没脾气了。

    夏宇春却是哈哈大笑,道:“好啊,这回真相大白了吧?王君,你这回怎么说?”

    在崔耕的想法里,王君把钱给人家不就成了吗?

    然而,他还真是善财难舍,脖子一梗,道;“不错,我就是吃了你们家瓜还不给钱。你说,怎么的吧?”

    “你,你还耍无赖!我打你!”

    “打?咱姓王还真不怕这个。告诉你,你若敢打,我……我就脱裤子啦!”

    哗~~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崔耕等人齐齐后退。就连他带的那三十六名手下,也纷纷眼睛放空望向半空,一副我不认识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没办法,为了一贯钱,王君干的这事儿太没品了。虽然他不在乎,但大家却丢不起那个人。

    然而,那夏迎春的反应却出乎大家意料,她手持马鞭,直勾勾地盯着王君道:“脱啊,你倒是脱啊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王君也有些傻眼。以往自己都是通过这条妙计,吓退夏宇春的,怎么今天这招不灵了呢?

    这可咋办?

    骑虎难下之际,王君跳下马来,将上衣狠狠地掼在地上,道:“那我可真脱了!”

    “嗯,继续。”夏宇春面无表情看着他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女子,怎么都不知羞耻呢?”王君看到夏宇春的反应,简直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夏宇春却笑吟吟地道:“我若是知了羞耻,又怎能对付得了某些无赖呢?”

    然后,又突地面色一肃,道:“废话少说,你到底还有没有别的招没有?没有的话……..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逼我的!”

    王君真把外裤脱下,只留下了一条牛鼻短裤。见夏宇春还是不为所动,又一咬牙一狠心,准备去脱短裤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有啥好看的?崔耕等人都深感尴尬,都扭过头去,坚决不看他.

    然而,就在大家刚刚扭头,就听到了一声痛呼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

    等人们转过身来,却见王君短裤无损,人却摔倒在地,被一杆长枪,逼住了喉咙。

    这杆长枪的主人,正是夏宇春。

    “绑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她身后的几名手下立即跳下马来,疾步往前。可怜一代名将王君,就此被生擒活拿。即便那夏宇春是突然偷袭,这手底下的功夫也是相当不赖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都不是重点。

    眼看着夏宇春绑了王君就准备走,崔耕赶紧阻拦道:“且慢!”

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”夏宇春勒住了缰绳,冷视着崔耕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小娘子息怒,王君做的的确不对。不过,他充其量,不就是欠你一贯钱吗?这样吧,你把他放了,这钱我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夏宇春断然拒绝,道:“原来确实是一贯钱的事儿,但现在却变成意气之争了。他竟然对我一个黄花大闺女,做出此等事来,不好好地炮制他一顿,怎能消我心头之恨?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!”王君扯着脖子不屑地说道:“你黑寡~妇夏宇春的名号,瓜州城内谁人不知哪个不晓?还黄花大闺女呢,真是让人笑掉了大牙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找死!”夏宇春眼圈儿顿时泛红,牙关紧咬,右手一摆,带着哭腔道:“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诶!”

    自己这边实在是不占理,崔耕还真不好硬拦。

    不过,他回头一看,却发现了蹊跷。怎么这事儿光自己着急,王君的那些手下们却不急呢,难道说……王君和夏宇春之间的关系,没表面上那么简单?

    是了。

    刚才王君说过了,夏宇春家乃是瓜州数得着的大土豪。既然如此,夏宇春有必要为了区区一贯钱的债务,亲自上阵吗?

    有奸情!

    还有,貌似历史记载中,王君的老婆就是姓夏,武艺高强,从夫出征。唐玄宗曾经亲自在广达楼设宴,款待过这对夫妻。姓夏,又武艺高强……该不会……那位夏夫人,就是夏宇春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朗声道:“且慢!夏宇春,你到底讲不讲理啊?”

    “嗯?我怎么不讲理了?”

    崔耕轻咳一声,正色道:“先自我介绍一下,某姓崔名远,和王君相见恨晚,结为异姓兄弟。这么说吧,王君的家,我能当一半。”

    这话当然是吹牛,但夏宇春不知道啊,语气渐缓,道:“原来是崔兄,失敬失敬。怎么?你是要给这偷瓜贼求情?”

    “瞎说,我怎么会给他求情?咱们一码归一码。王君不仅偷瓜还不给钱,还羞辱了你,你该怎么办,就该怎么办。不过,我王兄弟的大好清白之躯,都被你看光了,这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男人还讲什么清白之躯?再说了,那是他自己脱的,又不是我逼他脱的!”

    崔跟却振振有词,道:“谁脱的并不重要。总而言之,现场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子,占了这么大的便宜,怎么也得有个交代吧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夏宇春又不是傻子,说到这个地步,顿时微微会意,道:“那依崔大哥之见呢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把王兄弟先放了,我跟他单独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成,把这偷瓜贼放了。”

    夏宇春一声令下,手下们把王君的绑绳松开了。

    崔耕带着王君往远处走了几十步,低声道;“王兄弟娶亲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妥了,夏娘子家资豪富,美貌无双,又对你有意思。我说王兄弟啊,你就从了人家吧。”

    孰料,王君却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,道:“不可!万万不可啊!”

    “嗯?王兄有何顾虑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