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25章 南诏有内争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25章 南诏有内争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谁?

    谁这么不要脸?

    人们循声望去,却是大家已经忘了的南诏王子于诚节,恭恭敬敬地跪倒在了崔耕和宋雪儿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去尼玛的吧!”安禄山飞起一脚,将于诚节踹翻在地,怒道:“怎么就父王母后了,你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哎呦”

    于诚节狼狈地起身,满脸赔笑,道:“敢问您是?”

    安禄山道:“俺乃岭南王的义子崔禄山,怎么?你小子不服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禄山大哥啊,长兄为父,服,我怎么能不服呢?”

    “啥?长兄?你特么的少套近乎!”安禄山劈手欲打。

    哧溜

    于诚节赶紧往宋雪儿的身后躲避,道:“娘啊,禄山哥打我,您管不管啊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宋雪儿羞得满面通红,道:“乱讲!我怎么是你娘了?岭南王又怎么是你爹了?”

    然后,偷眼看向崔耕。

    事实上,无论安禄山还是宋雪儿,都早就猜到于诚节的意思,但是,都故作不知。

    对于安禄山来讲,这是替义父干脏活。义父要是待会儿还不有所表示,自己就直接宰了于诚节。

    对于宋雪儿来讲,若是崔耕认了于诚节的逻辑,那不就相当于在大庭广众之下,把自己的身份也承认了吗?

    所以,她故意给于诚节垫话。

    果然,于诚节不负所望地开口道:“母后,这事儿不是明摆着的吗?刚才那个赌约,是父王赢了。只是欧阳老畜生偏向我,才让我们两个做和论。现在,孩儿愿赌服输,认您为母。那岭南王……不就是我爹了吗?”

    宋雪儿道:“王爷,你瞧这于诚节,为了活命,都开始胡说八道了。是不是……要饶他一命呢?”

    崔耕想了一下,道:“于诚节,本王当初提那个赌约的时候,可不知你能答应下来,更没想到,你竟是南诏王子。嗯……让本王收你为义子也不是不行。但是,若无南诏王的准许,你能再认一个父亲?”全能透视

    “能啊,太能了,南诏王那家伙,跟本就没把我当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如此?”

    “孩儿不敢欺瞒父王。”于诚节恨恨地道:“这事儿单从名字上就看得出来。我们南诏人有名无姓,女儿也就罢了,可以随便娶名。但是男人,若被视为嫡子,就得第一个字和父亲的最后一个字一样。我叫于诚节,根本和“皮逻阁”毫不相干啊。”

    安禄山道:“那兴许是你爹儿子多呢?他只能选一个继承人,也只能让一个人以“罗”为名字的第一个字儿,这跟有没有把你当儿子,可是两码事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那样,那也就认了。”于诚节道:“但偏偏是,他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吧?我听说,南诏王皮逻阁有一子,其名阁罗凤。此人甚有胆略,在南诏人心中,威望甚高。”

    “哼,阁罗凤?他就是个野种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于诚节将阁罗凤和自己的恩怨,简要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在皮逻阁年轻的时候,成亲多年,一直没有儿子。于是乎,从民间收养一子,起名阁罗凤。

    然而,好死不死的是,在阁罗凤五岁那年,于诚节又出生了。当时,皮逻阁对阁罗凤甚是喜欢,也没让他改名,就当成亲儿子看待。

    长大之后,阁罗凤文韬武略样样不凡,而于诚节却……差了点儿。于是乎,大部分南诏朝臣,乃至皮逻阁等人,把他当成了当然的太子。

    当然了,阁罗凤毕竟不是皮逻阁的亲儿子,这事儿众所周知。也还有一部分人,认为于诚节应该继承南诏的王位。

    两个月前,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吐蕃对南诏主动示好,愿意封南诏之主为“赞普钟”。所谓“钟”就是吐蕃语“弟弟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吐蕃承认与南诏是兄弟之国,平起平坐。甚至,吐蕃使者表示,如果南诏愿意的话,可称“西帝”。至于吐蕃,则自称“东帝”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单从军事上来讲,吐蕃比大唐弱不了多少。能得到吐蕃君臣的承认,南诏君臣真是大喜过望。萌翻冷酷总裁:亲亲小新娘

    唯一需要担心的是,是大唐的态度。

    结果,大唐也有使者秘密前来,表示大唐天子对此毫无意见。唯一的要求就是,三国结盟,打垮岭南道。

    以三国敌一隅,那还有啥说得?南诏国慨然应允。

    不过,李隆基没有子嗣,动员不起全国的力量,吐蕃才被崔耕收拾了没几年,仍是半残之状。更麻烦的是,西方大国大食,不断侵袭吐蕃属国,吐蕃疲于应付。所以,这次攻打岭南道的主力,还得是南诏。

    另外,崔耕名震天下,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

    于是乎,南诏君臣一商量,还是智取为好。若能挑动岭南道境内,欧阳倩再次反乱,当能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于诚节和他的心腹们看到了机会,极尽力量,争到了这个差事。若此事能成,于诚节就为南诏立下了一个大功,以后争夺国主之位的时候,也好说话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交好欧阳倩,就可以得一争位的强援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出师不利,竟成了崔耕的俘虏。

    崔耕听完了,沉吟半晌,道:“本王相信,你说得大部分是真的。不过……父子天性,你果真对皮逻阁毫无感情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……我恨死他了。”于诚节道:“不光是王位的事儿,他还帮着阁罗凤,抢我的女人。咱不要求比阁罗凤的待遇强,他总得一碗水端平吧?”

    “嗯?还有这事儿?到底是哪家的女儿?”崔耕还真没听说过,颇感兴趣。

    于城节道:“她叫玉怜香,是蒙崔诏诏主之女,体有异香,以美艳之名名扬六诏。父王为了笼络蒙崔诏,就让阁罗凤和玉怜香定了亲。”

    杨玄琰插话道:“这么说……你和玉怜香情投意合,难分难舍,皮逻阁却来了个棒打鸳鸯?嗯,那是挺不靠谱的。”

    于诚节面色微微一红,道:“那倒不是。我……我和玉怜香没见过几面。但是,南诏人谁不想娶她为妻?父王焉能不知,怎么就把她许配给阁罗风了?”

    “敢情你是单相思啊,哈哈!”杨玄琰忍不住讥笑道。

    崔耕却抓到了重点,道:“本王听说,南诏已经尽有六诏之地,怎么还用得着笼络什么蒙崔诏之主呢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