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14章 神灾和人祸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14章 神灾和人祸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刘三妹脸颊绯红,解释道:“什么啊?这是莫海仁的老爹莫老爷,当地人都叫他“莫都佬”。这回可麻烦了,莫都佬对乡亲们不错,恐怕没什么人愿意与他为敌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道:“如此也好。崔大哥莫给奴出头了,把我交给莫家就是。不管怎么说,是三妹命苦,还是不要连累你们了。”.

    宋雪儿轻哼一声,道:“对乡亲们不错?那他还霸占柳江,逼百姓们交水钱?无非是假仁假义而已。今儿个,咱们要为民除害!”

    宋根海也不以为然地接话,道:“还有,莫海仁胡作非为,这个当老子的能不知道?无非是一个唱白脸,一个唱红脸而已,不能饶了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说话间,两只队伍已经相隔不远。莫远山带着手下们与莫都佬会合,将刚才发生的事,大致介绍了一遍。

    其实,他们在岸上有人值守。莫都佬带人来之前,早已把事情了解得差不多了,只是不知细节而已。

    他轻咳一声,道:“刘三妹,出来说话!”

    崔耕冲着刘三妹微微摇头,然后,昂然走出了人群,道:“不必三妹了,有什么话,你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?你就是那个崔火?”

    “然也。”

    莫都佬喘了口气,道:“天下万事都抬不过一个理字,掉进柳江的东西,就是我们莫家的。外乡人,你果真要趟这滩浑水么?”

    崔耕没有正面回答,而是转移话题道:“某甚是奇怪啊,按说,你这垄断江水的买卖,真是思路有如天马行空。难道……你就不怕百姓们自己打井,不用你的江水吗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?”莫都佬道:“柳江,又称龙江,有龙君镇守。若是开凿水井,惹恼了龙王,谁担得起这个责任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对啊,外乡人,可不敢乱说。”身后得乡民道:“乱挖井水,那是要触怒龙君啊!”

    “故老相传,以前也有人想要打井取水。可是,水没打出来,打井之人,就遭了横祸啊!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听说是全家死绝,死状苦不堪言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身后的乡民们纷纷应和,似乎龙君之事是真的似的。

    崔耕却不信这些鬼话。

    在历史的记载中,柳州的确没有水井,百姓们只能到现成的江河中取水。不仅路途遥远,而且水质难以保证,百姓们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直到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到来之后,才开凿水井,让百姓们吃上了干净的井水,被柳州人奉为神明。

    崔耕刚才之所以明知故问,是因为历史上记载的并不详细,没说柳州人之前具体为什么不打井。

    是,打井是有难度。但是,这个难度并不算多大,从其他州府中请些打井高手,又能费多少银子,费多少时间?百姓们没能力,官府们也没能力?为什么别人办不到,柳宗元却办到了?

    直到现在,听了百姓们介绍之后,他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这事儿除了百姓愚氓,官员懒政之外,还有“人祸”的因素。饮水垄断简直是比盐业垄断更暴利的事情。如果可能的话,谁不愿意靠着这个发财?

    恐怕,那些打算开凿水井之人,都遭到了地方势力的反扑。而柳宗元是谁?他是被贬官到柳州来的,本人不仅是闻名天下的大文豪,还是朝中数得着的大佬之一。

    柳宗元这个强龙,最终压下了柳州的地头蛇,令百姓们喝到了甘冽的井水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微微一笑,道:“这样啊。莫都佬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来柳州采买药材的商人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的确是商人。不过,天下这么大,某之所以偏偏要来柳州做生意,是因为与新任的柳州刺史有些渊源。”

    不管原来的柳州刺史有没有毛病,现在已经被崔耕调职。新任的柳州刺史叫鱼全思,是崔耕的旧部。他只知道崔耕要来,却不知崔耕什么时候来。攀他的关系,倒也不必担心穿帮。

    莫都佬的目光闪烁,道:“那又如何?你想用柳州刺史来压我?”

    “非也,非也。”崔耕摇头道:“什么柳江有龙君,某是不信的。所以,我打算从广州请几个打井高手来,为百姓们打几眼井。放心,钱全由我出。若真有龙君怪罪下来,所有责罚,尽皆由崔某一力承担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哼,年轻人真是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劳莫老爷操心了。”崔耕笑吟吟地道:“当然了,本人最喜美色。若莫老爷肯对刘三妹高抬贵手,让我把她带走,某只羡鸳鸯不羡仙,兴许就懒得管这档子闲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!你以为,老夫说龙君震怒,是在吓唬你不成?老夫决不妥协!”

    顿了顿,莫都佬又缓和了一下口气,道:“不过呢,犬子纠缠三妹的事儿,我也早就听说过了,此事实在不妥。若你真的和三妹情投意合,我也不是不能成全。但是,你得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老夫长感腰酸腿疼,气力不足。你不是有什么买卖药材的商人吗?只要能帮我配一副药,把我这身老毛病治好了,老夫对你和刘三妹的事,就绝不干涉。”

    崔耕怒道:“这不是难为人吗?我只是贩卖药物的商人,又不是大夫……呃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,崔耕眼角的余光注意到,这老头儿一直对自己挤眉弄眼的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难道他说这话另有深意?

    崔耕赶紧改口道:“不过,你想用这个法子难为我,可是错打了如意算盘。几天内,我给你配上几副药,定能药到病除。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。还请崔先生在此地盘桓几日,只要治好了小老儿得病,一切都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即,崔耕就在柳江边上的石潭村内安顿。当夜晚间,莫都佬偷偷前来拜访。

    待屏退了左右后,他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崔先生,你真能与信任的柳州刺史搭上吗?听说,他可是岭南王的心腹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