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11章 柳江岸上歌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11章 柳江岸上歌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出现在崔耕面前的,正是他亲自任命的秘堂副堂主宋雪儿。

    “奴家,奴家……”宋雪儿脸颊绯红,局促地挽着衣角,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秦雨儿道:“怎么?雪儿妹妹跟着你去柳州,不合适?十四年前,正是你在剑南道任查访使的时候。有她在,说不定能提醒夫君想起什么来呢?再者,雪儿妹妹这些年替夫君把秘堂打理得井井有条,跟你去柳州,怎么也不算累赘吧?”

    理由倒是挺充分的,不过,崔耕明白,这事儿没表面上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宋雪儿对自己有情,并不是什么秘密。只是,一方面自己对她的心计有些不喜,另一方面,自己不愿多惹情债,所以一直装傻充愣。

    好在这些年,宋雪儿一直专心打理秘堂,二人见面的时候很少,窗户纸也就一直没捅破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是宋雪儿主动突击,走通了秦雨儿的门路。她们俩的身世类似,秦雨儿应该大有同病相怜之意。

    当然,尽管崔耕把一切都看明白了,要他直接开口拒绝,还真说张不开嘴。

    宋雪儿默默等自己,十六岁等到了三十岁。韶华易逝,一个女人又有几个十四年?

    人心都是肉长的,崔耕又于心何忍?

    当即,他点头,道:“雨儿说得有理,那这次去柳州就让雪儿随行吧。”

    宋雪儿眼前一亮,又迅速地低下头去,道:“是,妾身遵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次崔耕去柳州,还是微服私访。道理很简单,买卖奴婢合法,但是“逼良为贱”却不合法。柳州发生了大规模地“逼良为贱”之事,官员们能毫不知情?他摆明了车马前去,没那么容易查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,柳州毕竟是崔耕的治下,必要时可以调动大军,安全是有保证的,没必要带多少人手。

    所以,崔耕只带了宋根海、杨玄琰、安禄山、李子峤以及宋雪儿同行。

    宋雪儿不仅人长得漂亮,而且颇有英气,女扮男装,除了太过英俊之外,完全不露破绽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最舒服的旅行方式还是坐船。反正也不着急,崔耕等人先走陆路,又从古宜河登船,经黔江、浔江,一路西来,十日后终于入了柳江,到达柳州境内。

    这一日,晴空万里。甲板上,凉风徐徐。

    宋雪儿的心情甚好,指着远方道:“快,崔兄快看,那鱼真大啊,能有一百多斤吧?想不到柳江竟如此富饶。”

    如今崔耕是微服私访,宋雪儿又女扮男装,二人干脆以兄弟相称。所以,宋雪儿对他如此称呼。

    崔耕举目望去,但见果然,几只大鱼在江面上载沉载浮,追逐嬉戏,好不快活。

    他点头道;“嗯,这鱼是够大的。不过,柳江上的大鱼非止于此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柳江上最大的鱼有多大?”

    “起码得三四百斤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?世间岂有三四百斤的鱼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,海鱼咱们就不用说了,三四万斤的都有。单单说这柳江,此地有龙江之称,你知道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相传,在九十多年前,有人在此地看到“八龙戏于江”。龙,我是不信的,应该是八条大鱼戏水,因为体形太大,被人们误认为龙。”

    “能容鱼长这么大,那此地的百姓们,肯定过得相当不错吧?”

    崔耕缓缓摇头,道:“那可不尽然,柳江水流湍急,在江中捕鱼可不是什么容易事,兴许是百姓们不得捕鱼之法呢?”

    宋雪儿不以为然地道:“那怎么可能?就算江中捕鱼再难,只要捕鱼的利益够大,肯定有的是人想办法……诶,你看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崔耕凝神观瞧,但见有些人出现在岸边,往江里在甩着什么东西,功夫不大,又把那东西从水里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揉了揉眼睛,疑惑道:“看不大清楚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哼,死鸭子嘴硬。”宋雪儿得意道:“依我看,这分明是柳州人的一种特殊捕鱼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像,以捕鱼而论,那玩意儿的也太小了,能捉到什么鱼?”

    “不信的话,咱们就赌一赌。我让船夫把船靠近了,看谁猜的对。”

    “赌就赌,谁怕谁啊”

    这艘船是崔耕他们包下来的,给的钱够多。一声令下,小船顿时一转,往岸边驶来。

    走进了一看,这些人扔下水的,竟是一个个的罂瓶,用绳子套着。

    所谓罂瓶,就是一种器皿,口小肚子大,用来装水装粮食等物,可以是瓷制的也可以是木制的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甩下江的,当然是木制的罂瓶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怎么捕鱼?

    崔耕道:“我明白了,这些人是在用罂瓶打水,不是什么捕鱼,雪弟,你输啦!”

    “哼,江岸陡峭,一没留神就会掉下来。谁能想到,这些人冒着生命的危险,就是为了取水啊!”宋雪儿气鼓鼓地道。

    “愿赌服输,雪弟你赌输了,故意找借口可不大光彩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就……”

    她想说,“你就不能让着我点啊!”,但忽然觉得这话太暧昧了,怕崔耕误会自己轻浮,就又把话吞了回去,一时间不知如何改口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岸边一阵清脆的歌声传来

    “诶,船上一个俏郎君诶,站着就像一颗松!鼻梁英挺,一对眸子黑白分明!妹妹看得心欢喜诶,唱支歌儿给你听!”

    宋雪儿一听就炸了,愤恨地道:“哼,不要脸的狐狸精!大白天的,就勾~引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扑哧!

    他身后的李子峤忍不住笑出声来,道;“宋叔误会了,那岸上的小娘子,可不是在勾~引崔叔哩。”

    宋雪儿没好气儿地道:“不是勾~引他,难道是勾~引你?”情~人眼里出西施,在宋雪儿的眼里,崔耕可比李子峤有魅力多啦。

    李子峤道:“当然也不是我,恐怕那小娘子看上的是宋叔你!我听说了,这柳州有些青年男女谈婚论嫁,就是靠对歌。刚才,是那小娘子是在对你示好哩。若是你对歌也让她满意了,就能成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宋雪儿这才恍然大悟,直羞得满面通红,道:“那,那也不行,她纯属自作多情了。”

    李子峤道:“那你就回绝了她呗。”

    宋雪儿偷眼看了崔耕一眼,装逼道:“我……我才不会唱这种低俗的曲子呢。”

    李子峤却兴致甚浓,道:“那就让小侄替你回绝了她?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!”

    李子峤兴致甚高,当即高声唱道:“诶,对面的妹妹听个真,人家已有心上人,你还是莫要再白费心。弟弟我年少又多金,不如选我做良人!”

    那岸上的少女气鼓鼓地回道:“你这无赖……哎呦!”

    她太过激动,没注意脚下,这么一开口,竟然失足从岸边滚落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传来,道:“好啊!好啊!天可怜见,三妹终于落水了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