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09章 子峤身世奇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09章 子峤身世奇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不耐烦地道:“那就随便他自尽,本王倒要看他有没有这个尿性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宋根海再废物,跟了崔耕这么多年,也该长进了。一般的人犯,就算死意已决,官府也有的是手段,让他求生不能求**。

    但是,这李子峤身份特殊啊。首先,他自称李隆基的私生子,说得有鼻子有眼的。

    其次,从崔耕今日的表现来看,恐怕也不是完全否认了他的身份。要不然,又用不着维护李隆基的名誉,何必命人堵了李子峤的嘴?

    所以,李子峤一撒泼,他就不敢做主,赶紧来找崔耕拿主意了。见崔耕下达了这个指示,他也不知道是遵照执行,还是再劝两句。

    秦雨儿却赶紧从床上起身,正色道:“还请夫君以国事为重,要不然,传扬出去,妾身可就没法子做人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可怜巴巴地道:“若兰姐也不依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崔耕颇为扫兴地道:“把李子峤那孙子叫过来,奶奶的,以死相胁,他吓唬谁啊?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宋根海领命而去,功夫不大,崔耕就把李子峤带了上来。

    李子峤见了崔耕,脖子一梗,傲然道:“听说岭南王志在天下,今日一见,真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啊!君不闻,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故事乎?”

    “挟天子以令诸侯?”崔耕哭笑不得地道:“你还真把自己当李隆基的私生子了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当作,我本来就是!”

    “嗯,本王猜猜你的打算。”崔耕站起身来,道:“你觉得自己是李隆基的私生子,现在更是大唐皇位的唯一继承人。之所以不敢在大唐境内表露身份,是因为有故太子李瑛的前车之鉴,怕被武惠妃害死。而到了岭南道后……你又怕本王对你斩草除根或者把你囚禁起来,所以,一直拿不定主意。在偶然间的机会里,你遇到了段简,就撺掇他绑架瑚儿,弄点钱花花。反正,拿到钱后,你就可以花天酒地。事情败露之后,干脆就表露身份,听天由命。”

    “您猜的太对了!”李子峤满眼放光,道:“其实,我这个人胸无大志,根本就没想当皇帝。只要你能保我一世富贵,让我干啥我就干啥,写禅位诏书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崔耕微微一笑,摇头道:“不,你误会了,本王可没有谋朝篡位之意。另外……实不相瞒,你确实和李隆基没有血缘关系,至于你的生父到底是谁,恐怕只有赵丽妃才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

    “怎么胡说了?你娘都被李隆基封为贵妃了,为什么不接你入宫?一个妓子的妻子,难道比一个私生子更丢脸?李隆基既然能立一个妓子所生之人为太子,难道还吝啬给私生子一个亲王的爵位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没什么可是的。”崔耕叹了口气,道:“说起来,你也是个可怜人,以后还是莫逢人便说自己是皇子了。这种事儿,不是你所能搀和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崔耕说这话是诚心正意,发自肺腑。

    李隆基在发动先天政变前,曾经做了一个局,自断臂膀,让崔耕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这臂膀,一个是崔耕的老熟人刘幽求,一个是张。

    张是如何进入李隆基的核心圈子的?

    当时,他在潞州任职,家资豪富,收留了……呃,也能叫蓄养了,一家私妓。

    老的叫赵元礼音律精通,那妓子是他的女儿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,他还有个儿子叫叫赵常奴,也会点乐器。

    一般来讲,这家子人就是投奔某个大富之家,以声色娱人,按月领钱。过个两三年,主人玩腻了,就再找下家。

    但是,赶巧了,临淄王李隆基出外,为潞州别驾。张努力巴结,就让赵元礼的女儿给李隆基侍寝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的,李隆基还真迷上这个女子了。只是,这女人的身份太低了,李隆基当时爱惜羽毛,没有将其纳了,只是经常去张家“作客”而已。

    后来,李隆基被立为太子,手握大权,再无顾忌,将赵氏纳了。登基之后,更是封其为丽妃,并且以她的儿子李瑛为太子。

    然而,很少人知道,在潞州,赵丽妃有一个私生子,从小锦衣玉食,慢慢长大了。

    他也一直以为,自己的父亲是李隆基,只是自己作为私生子不认而已。

    在历史记载中,李子峤终于咽不下这口气,向当地官府上书,说自己的母亲是赵丽妃,请朝廷确认自己的皇子身份。

    地方官不敢怠慢,赶紧上奏。李隆基御笔朱批了两个字儿杖毙。

    虎毒尚且不食子。要是真是自己的儿子,就算再不喜欢,养起来也就是了,李隆基何必采取如此激烈的手段?恐怕,他的主要目的,还是给赵丽妃遮丑。

    想想也不奇怪,当初赵丽妃就是一个妓子,怎么可能只陪李隆基一人?这个孩子的身世就是一笔糊涂账,李隆基当然不肯多一个便宜儿子。

    所以说,李子峤确实是赵丽妃的儿子,却不大可能是李隆基的儿子。

    但是,尽管如此,现在与历史上的境况不同。

    在历史上,李子峤认父之时,李隆基子嗣甚多,对这个“野种”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而现在,李隆基的儿子们都死绝了。对于这个,有些微可能是自己儿子之人,李隆基到底是什么态度?

    会不会捏着鼻子认下来,以便取得“大义”的优势,先把崔耕灭了?这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所以,崔耕对如何处置这个“假冒皇子”,还真是感到颇为棘手。

    杀了吧,良心上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关起来,随时变身为一颗定时炸弹。

    放了,很可能给岭南道带来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说完了这句话后,崔耕就死死盯着李子峤的眼睛,且看他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崔耕暗暗琢磨,李子峤啊,李子峤,你可得考虑清楚,到底是坚持皇子的身份,还是要一世富贵。这二者……不可得兼啊!

    此页面预览技术由永中tí gòng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