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06章 前夫来发难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06章 前夫来发难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匹夫一怒,血溅五步。天子一怒,伏尸百万,流血漂杵。如今,岭南王一怒,虽然及不上天子之怒,但也相差不远。

    顿时,泉州城四门紧闭,全城商民关门闭户。大街上,城防营,禁卫军,泉州府衙,各路官兵齐齐出动,划分区域,逐片侦查。

    刺桐港全部船只被扣押,各船上不准留人,由驻港官兵挨个搜查。

    更有秘堂、共济会、北门会出动精锐,将全城的城狐社鼠集中起来,不查出点蛛丝马迹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周兴快步走入岭南王府,单膝跪倒,道:“启禀王上,找到殿下的下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找着了?瑚儿在哪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就在青云坊的高家老店。不过……那贼子劫持了殿下,非要,非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非要什么?让本王饶他们的性命才肯放人。”

    周兴吞吞吐吐地道:“那倒不是,他们非要的是……见……见秦孺人一面。”

    所谓秦孺人就是秦雨儿。按照大唐制度,亲王有正妃一人,正一品。孺人二人,正六品。媵十人,从六品。崔耕受封亲王之后,秦雨儿和王美芳都受封孺人。

    崔耕眉头微皱,会意道:“这么说……贼子不是冲着本王来的,而是雨儿?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周兴面露难色,道:“您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崔耕也不难为他,带着杨玄琰、安禄山以及几十名卫士,和周兴一起,往高家老店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一万左右的大军和衙役,早已把整个青云坊围了个针扎不透水泄不通。贼子妄想逃脱,真是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进了高家老店,但见三名贼人成品字形立,各持利刃,把一名幼童夹在了当中。

    中间正冲外的那名贼人,看面色是四十来岁,但他的头发已经花白,满眼的疯狂之色。

    左边那人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,相貌英俊,玉树临风,有着一股特殊的亲和力,令人一见就新生好感。

    右边那个看不出年纪大小,以黑布遮面。露出的两只眼睛有黑又亮,一看就不认识凡俗之辈。

    崔耕不认得左右的贼人,却识得这小童是自己的儿子崔瑚,而中间那名四十多岁的男子也和自己有着数面之缘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段简!

    崔耕心中暗想,在历史记载中,来俊臣权倾天下,先是矫诏逼着段简休妻,抢走了他的正妻王美芳,然后又抢走了段简的小妾秦雨儿。

    而自己的出现,改变了这段历史。自己不仅和王家定了婚约,让来俊臣的图谋功亏一篑。还和来俊臣打了一个赌,把秦雨儿从来俊臣那抢了过来。

    怪不得段简今日口口声声要见秦雨儿呢。

    虽然严格来说,自己抢的是来俊臣的妻妾。但是,要说这事儿跟段简完全无关,那也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,不管秦雨儿还是王美方,都是段简迫于来俊臣的压力主动放弃的。要说自己或者这两位美人有什么愧疚,那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冷笑一声,道:“段简,是你?你想干什么?堂堂的河西段氏子弟,今日要做绑匪了么?识相的,你赶紧把瑚儿放了。否则的话,本王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!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个死吗?老子不怕。”段简紧喘了几口粗气,道:“现在我无儿无女,生活无着,还有性命之忧。活着跟死了没啥两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混的这么惨?”

    “还不都是拜你所赐?”段简恨声道:“你、我和来俊臣之间的事,早已轰传天下。你崔二郎成为天下名臣,万众敬仰。而我段简的名声,却是顶风臭了八百里。河西段氏为了名望,将我开革出族。朝廷官员屡次将我贬谪,最后竟贬到了岭南道。我要是不最后一博,不知还能否活到明年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天地良心,崔耕还真不知段简就在自己的治下,更不知他的状况如此之惨。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不奇怪。天下跟红顶白的人多啦,随着来俊臣的倒台,以及自己的权势日隆,不用自己主动示意,有的是人找段简的麻烦。

    自己为岭南王后,那就更不用说了。谁敢在自己面前提“段简”二字?那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?那不是给王美芳和秦雨儿添堵吗?

    谁又敢不找段简的麻烦?怎么?你对此人如此之好,难道是想看岭南王的笑话?

    崔耕苦笑道:“一切都是误会,不管你信不信,本王可从没杀你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的少来这套!”段简怒道:“信不信,我带着你和这孽种一起上路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周兴要是有法子把崔瑚救下来,还用得着找崔耕?然而,事到如今,面对段简的威胁,崔耕也没啥好办法。

    这年头又没狙击枪,用弓箭射能一下把人射死?

    至于像上次救阿布那样用迷烟呢?还是不行,这玩意儿见效太慢。当时是三个人在打斗,无暇他顾,才给了安禄山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崔耕没理段简,扭头看向安禄山。

    安禄山马下会意,微微躬身,低声道:“儿臣倒是想到一个法子,不过,父王您得暂时吸引贼子们的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“您看见他们站的位置没有,后面是一堵墙。儿臣若把那墙挖一个口子,岂不是能打他们一个出其不意?”

    崔耕质疑道:“这能成吗?你挖墙的时候,能没有声音?”

    “这是苗老爷子交给我的秘法,保管万无一失。不过,需要的时间比较长,怎么着也得半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半个时辰……行,这事儿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安禄山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段简皱眉道:“姓崔的,你让那个大胖子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别管了。”崔耕转移话题,道:“你绑架瑚儿,到底想要干啥?不妨说来听听。注意,别太过分。我崔耕的儿子多了去了,就是雨儿的儿子也并非只有这么一个。”

    段简道:“本来我的打算是,绑架了这个孽种,再和秦雨儿谈条件。但既然被你发现了,你把雨儿找来,我和她当面谈。”

    “那完全不可能。”崔耕面色一板,道:“雨儿和你见面,难逃瓜田李下之嫌。本王宁可不要这个儿子,却不愿意雨儿的名声受损。”

    “哼,什么叫不愿意让雨儿的名声受损?依我看,分明是不愿意自己被说长道短吧?”

    崔耕耸了耸肩,道:“随你怎么想,总而言之,你休想见雨儿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就不怕我一生气,真把这孽种杀了?”

    “本王当然不怕。首先,本王说过了,我子嗣众多,多一个少一个的无关紧要。其次,以你段简单的尿性,我还不信了,你真敢动手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敢?”

    “你动手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段简还真被崔耕叫住阵了。

    说白了,他要是真有鱼死网破的语气,当初能主动把王美芳和秦雨儿送给来俊臣?要知道,太原王氏与河西段氏联合起来,也未必不能和来俊臣斗一斗。再说了,这不还有五姓七望的联手吗?

    就是今日绑票之事,依他本身的胆子也不敢干,这还是受了别人挑唆。

    崔瑚年纪虽小,却非常聪明。他也知道,父亲故意说对自己不重视,是一种谈判策略,并非真的不爱自己。

    当即,崔瑚喊道:“这位伯伯,你真是倒霉啊!俺娘在岭南王府里最不受宠,更别说我了!往常俺跟俺爹一年都见不着一次面啊,他现在能顾得着我的死活?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段简当时就有点傻眼。

    他哪知道岭南王后宫之事?仔细想来,秦雨儿乃是妓子出身,跟崔耕的时候又非完璧,被冷落毫无奇怪。子以母贵,似乎崔瑚不受宠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段简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不叫秦雨儿来也行。你给我准备四匹宝马良驹,以及各种吃食二十斤,还有黄金万两。我们得了这些东西,带着这孽种出泉州城。等到了安全的地方,自会放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。到时候,你不肯放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只能选择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万两黄金是一千斤,你们四匹马也带不走啊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要不,改成两千两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双方开始谈判,段简一心求财逃命,崔耕却有意拖延时间,不断出各种问题刁难。

    但是,不管怎么说,半个时辰的时间,还是太长了,段简已经渐渐地不耐烦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直到半个时辰后,安禄山那边还是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奶奶的,安禄山一向狡猾,怎么这次竟然算错时间了?崔耕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那墙壁后面传来一声巨响,而墙却安然无恙。紧接着,就是一阵喊杀声传来。

    这是出什么事儿了?

    段简恍然大悟,大怒道;“我明白了,姓崔的,从始至终,你都在拖延时间,而不是真心谈判。既然如此,咱们就……一拍两散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听我说……”崔耕直吓了个亡魂皆冒,赶紧开口阻拦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寒光闪动,血光崩现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