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05章 治下蓄奴事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05章 治下蓄奴事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啥?两成?”

    崔耕闻听此言,不禁心头剧震!

    现在岭南道的人口大概是两百万,增加两成人口是什么概念?四十万人!

    崔耕刚从大食发了一笔横财,根本就不缺钱。岭南道引进了占城稻,也不缺粮食。这四十万人,起码能动员出十万大军,经过一年的脱产训练,那就是十万精兵啊!

    还有比这更快的增强实力的法子吗?

    不过,很快地,崔耕就冷静下来,道:“岂有天上掉馅饼的事?周兴你指的那个法子,恐怕是招安僚人吧?咱们岭南道是有不少僚人,不在官府的统计之内。但是,即便他们愿意改土归流,十年内也排不上什么用场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僚人,微臣说得是汉人,而且是岭南道的汉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?”崔耕质疑道:“四十万汉人,本王看不到,我手下的官员看不到,偏偏你周兴看到了?”

    周兴微微摇头道:“不是只有微臣看到了,而是只有微臣注意到了,其他人包括您都是灯下黑,下意识地忽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究竟在哪?他们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……奴婢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?”

    崔耕重复了一句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大唐年间,当然有奴婢。这些人是作为主人财产存在的,社会地位跟大牲口差不多,不用缴纳赋税,也不算国家的臣民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个时代,正是奴婢制度迅速瓦解的时代。

    一是,随着时代的发展,社会等级没那么严格了。很多奴婢出身的人,也能飞黄腾达。比如崔耕的便宜老哥哥侯思止就做过奴婢,李隆基的手下爱将王毛仲也是奴婢出身。相应地,主人也不能再向以前那样,对奴婢任意生杀予夺了。

    二是,武则天继位以来,鼓励告密之风。不少奴婢靠着告主人的秘,飞黄腾达了。好吧,崔耕的便宜老哥哥侯思止仍是其中之一。所以,很多人释放了奴婢,免得给自己带来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人们不愿意蓄养奴婢第三个原因,是因为奴婢可以逃跑。然后,几年后,在朝廷大赦天下的时候,奴婢可以趁机洗白。你对奴婢不好,人家就跑了。对奴婢好呢?自己的钱包受不了啊!

    所以,中原地区的奴婢是越来越少,不成气候。

    崔耕沉吟道:“咱们岭南道的奴婢很多?本王没听说过什么人,大量地蓄养奴婢啊!”

    周兴道:“岭南王您执政以来,总盯着广州和泉州,以海贸为立国之基,当然没听说过蓄奴大户了。这事儿您得往内陆看,比如说,柳州、桂州等地,简直蓄奴成风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为什么那么多蓄奴之人?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交通不便,那些奴婢根本就逃跑不得。就算有主人虐杀奴婢之事,官府也不知情。所以,那些蓄奴大户,多则有奴近万,少则数百,自给自足。他们对奴婢生杀予夺,简直跟土皇帝相仿。若把这些奴婢尽皆释为良民,少说能为咱们岭南道增加四十万人口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周兴跪倒在地,道:“微臣不才,愿意总领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眉头微皱,却是没有直接答应周兴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他怀疑周兴的才干,而是,蓄养奴婢,在大唐律中是合法的。

    周兴会怎么解决此事?用脚指头都能想得出来,罗织罪名,敲诈勒索,逼其就范呗。

    虽然目的是好的,但崔耕觉得,以岭南道如今的态势,自己的吃相不必如此难看。

    周兴似乎明白崔耕的想法,道:“您莫于心不忍,这帮子蓄奴之辈,根本就没什么好人。除了对奴婢极其苛酷之外,微臣还听说……听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听说,他们和人贩子有勾结。那人贩子经常在他地掳掠小儿、妇女,卖给那些蓄奴大户。他们干了如此多丧尽天良之事,即便全杀了,也没那么可惜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崔耕盯着周兴的眼睛,道:“你的这些指控,可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“证据?暂时没有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没什么可是的。”崔耕道:“蓄奴的又不是一个两个人,即便有人与人贩子勾结,那也不能代表全部。嗯,蓄奴之事关系重大,到底如何解决,且容本王细思之。”

    还有句话,崔耕没说出来:你周兴是谁?查案的行家啊。若真有此事,你能查不到半点蛛丝马迹?恐怕,这人贩子之事,就是你罗织的罪名之一吧?

    当然了,周兴的本心是好的,崔耕也不想把话挑明了,让他面子上过不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规模地蓄奴,肯定是不对的,必须加以解决。但是,要想找一个既有霹雳手段,又心怀菩萨心肠的人谈何容易?

    周兴的“酷吏”之名太重,崔耕不想用。那别人呢?崔耕一划拉自己的夹袋,名将多,名臣……一个也没有。至于其他人,还不如周兴呢。所以,他把此事暂时搁置起来。

    可这一日,秦雨儿急急忙忙地找到了他,道:“王爷,大事不好,瑚儿不见了?”

    崔瑚是秦雨儿的二儿子,今年八岁了,继承了父母的优良基因,长得跟个银娃娃相仿,非常可爱。秦雨儿对他视若掌上明珠,崔耕也甚是喜欢。

    “啊?瑚儿不见了?”崔耕也心中陡然一惊,道:“怎么丢的?”

    “今日吴妈带他出去玩儿,有个穿的挺齐整得后生,逗着孩子玩儿。稍微一没留神,孩子就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那后生呢?”

    “也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崔耕面色铁青,猛地一拍几案。

    虽然秦雨儿说得是吴妈,但是,崔耕明白,自己的儿子出去,岂能就吴妈一个人?丫鬟婆子五六个总是有的。这么多人,难道还看不住一个孩子?不用问,这是有人刻意为之。

    到底是有江洋大盗绑票?还是李隆基又想出什么幺蛾子了?难不成,他没儿子了,就想动我的儿子?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吧,此举无疑是触了崔耕的逆鳞。

    崔耕高声道:“来人!传孤王的旨意,关泉州城的四门,封锁刺桐港!挖地三尺,也得把瑚儿找出来!我倒要看看,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