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301章 平衡终打破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301章 平衡终打破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行宫中,软榻上,太上皇李旦面色惨白,出气多入气少,很显然,活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崔耕回想着自己与李旦相处的点点滴滴,发现自己光是跟李隆基明争暗斗了。自己和李旦的关系,其实一直不错。

    公允一点讲,人家的为政举措,可比自己的老丈人李显强多了。更何况,从李持盈那论,他也算自己的老丈人不是?

    “太上皇!”崔耕推金山倒玉柱,跪倒在地,语带哽咽道:“微臣崔耕来了!”

    “岭……岭南王。”李显吃力地睁开眼,见果是崔耕,顿时精神一振,叹了口气,道:“朕,朕一直不肯走,就是为了见二郎你最后一面啊!”

    “微臣死罪,令太上皇骨肉不能相聚。”

    李旦微微摇头,道:“嗨,朕现在还有什么骨肉?李隆基么?他当日兵变,我们父子之情已绝。至于玉真和金仙……出家之人,更不必提。上回玉真来岭南道,也没来看朕不是?”

    李持盈可不是不孝之人,上次之所以没来拜见李旦,主要是因怕李隆基小心眼儿,误认为妹妹和老爹有什么阴谋,反而不美。

    李旦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但不妨碍他拿这个说事儿。

    崔耕可不相信血脉亲情能够轻易割舍,他猜测,李旦想跟自己交代什么事,所以有意顺着自己说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话虽如此,总是陛下的骨血。人活一世,草木一秋,死后原不可知,可不就留点骨血在人间吗?”

    “岭南王说得有理!”李旦喘了两口粗气,温言道:“你是安乐公主李裹儿的夫婿,说起来,咱们还是亲戚,朕叫你一声二郎不过分吧?”

    “不过分,一点都不过分。”

    “二郎啊,朕有件事儿想求求你。唉,我知道你是重感情的人,要不然还真张不开这个嘴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有话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李隆基那个逆子虽然不肖,但他做的绝啊!现在,朕的后裔里面,只有他这一脉。朕死之后,他定然趁着这个大好的机会,尽起全国的兵马征伐岭南道。他那点本事,怎是岭南王得对手?有朝一日,有朝一日,若岭南王君临天下,还请给朕留下一点血脉……啊?”

    说完了这么大段的话语,李旦已经是筋疲力竭。他勉力睁大了眼睛,死死盯着崔耕,那目光既像是在命令,又像是在逼迫,但更多的还是……乞求。

    如果说刚进来的时候,崔耕是非常伤感的话。那么现在,真有一股愤懑之情萦绕在心头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想,凭什么啊?

    李隆基尽起全国的兵马,对付我岭南道,我崔耕能顶的住吗?你李旦临死前,不给我个免死金牌啥的也就罢了,咋就光想着李隆基呢?哦,他败了我要留下李旦的血脉;我败了就死无葬身之地,怎么这便宜都让你们姓李的占啦?

    不过,他转念又一想,李旦给的免死金牌,恐怕在李隆基面前一点用都没有。李旦要真的这么做了,自己还不是要骂人家虚伪?唉,可怜天下父母心,李旦的所为也算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再者,自己毕竟跟人家的女儿有那层关系,连孩子都有了,至于计较的那么清楚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苦笑一声,点了点头道:“好吧,微臣答应您!”

    “二郎真的答应了?不会反悔?”

    “微臣誓死保留李家血脉,如违此誓,天弃之,地厌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二郎,朕没看错你……忠臣啊!对了,朕和你谈的立世子的事儿,你有眉目了没有?还有,大食之行怎么样了?对了,叫太平来,朕有日子没见她了。朕还想……还想……”

    李旦心愿得偿,非常兴奋,语调越来越高昂,简直声若铜钟。不过,很快就沉寂了下来,双目紧闭。

    崔耕知道他刚才是回光返照,一摸李旦的鼻息,道:“太上皇,驾崩了!”

    “万岁!”四周之人齐齐跪倒。

    稍后,李旦的葬礼在岭南道紧锣密鼓地进行。李旦驾崩的消息,也由崔耕送奏章给大唐朝廷,并且,他还亲自行文给个地都督,通报此事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措施估计都没什么卵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,大明宫,甘露殿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!朕的机会……终于来了!”

    李隆基得到了崔耕送来的八百里加急,顿时心花怒放,手舞足蹈,大笑出声!

    不过,他马上意识到不对,收敛了笑容,道:“来人,给朕拿两根葱来。”

    “拿葱?生的还是熟的?”小太监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生的,快去,快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功夫不大,生葱取到,李隆基将葱撕开,强忍着不适,在眼睛上擦了两下,才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忖,没办法,朕真是太高兴了。要不然,以我的本事,又何须道具?

    然后,他吩咐道:“请朕的宰相们来。”

    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一刻钟后,李隆基的宰相们陆续进了甘露殿。这些人分别为:魏知古、张说、姚崇、宋以及张九龄。

    原来的宰相刘幽求,早就在官场倾轧中败给了姚崇,被贬官出外了。

    李隆基原来用陆象先为相,是为了安抚李旦的旧部。后来朝政稳定,当然也就让他去外地当刺史,把宰相的位置腾出来。

    朔方无事,宋被招入朝中,复为宰相。

    魏知古投靠李隆基较早,又对姚崇一向尊敬,虽然才具不足,但仍然得以上位。

    张九龄则是纯属新贵,算是李隆基一手提拔起来的人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李隆基一使眼色,小太监将崔耕的奏章从御案上拿走,供大家传阅。

    “太上皇!”

    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吧,众宰相一见这个奏章,就纷纷跪倒在地,痛哭流泣,痛哭不止,如丧父母。

    按说这时候,李隆基就该问问诸位宰相的意见,再做最后的拍板。但他此时心潮澎拜,委实难以遏制。

    待众宰相的声音渐低,他轻拍了一下几案,恨声道:“父皇好好一个人,怎么会病死?分明是被崔耕那奸贼给害死的!传朕的旨意,杀父之仇,不共戴天。朕身怀国仇家恨,要尽起全国兵马,踏平岭南道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