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95章 名城一场戏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95章 名城一场戏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提起郁金香,后世很多人只想到此花是荷兰的国花,而不知其原产自中亚。

    更多人听了这个名字后,想到的不是此花的娇艳夺目,而是“郁金香泡沫”这五个字儿。

    十七世纪中叶,由于人们对郁金香的疯狂追捧,郁金香的价格连连上涨。再加上发明了期货交易,社会各阶层参与其中,最后郁金香的价格达到了以前的几十乃至上百倍,酝酿了一场巨大的经济危机。危机过后,一地鸡毛。

    崔耕正是从“郁金香泡沫”上,找到的灵感。如今大食幅员辽阔,地方万里,底蕴深厚,要对大食的经济造成重创,那是完全不可能的。但是,短时间内,让大食王国库空虚,无法及时发出军饷镇压叛乱,却是有可能通过郁金香危机做到。

    “咱们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一个唐人,要想独~立在大食搅动风云,那真是想多了。当即,他也不隐瞒,将自己的计划详细解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亚斯尔听完了,眼中简直能放出光来,道:“久闻岭南王的“点金圣手”之名,今日一见,果然不凡啊!不……不仅仅是不凡,简直超出在下的想象之外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如此说来,你认为本王之计可行?”

    亚斯尔连连点头,道:“可行,简直太可行了!此计施展开来,纵然不能让大食王国库空虚,咱们也能大大的赚上一笔。此消彼长之下,未必就不能改朝换代啊。”

    亚斯尔这话说得有理。现在大食的形势,大概跟牧野之战前的商朝差不多。

    商(倭马亚王朝)虽然为天下共主,却实际上已经众叛亲离。而周(阿巴斯一系)虽然看起来只是一路诸侯,但实际上已经成为各路诸侯的盟主。只待最后的决战,就可决定大食最后得归属了。即便只是稍微加强阿拔斯一系的砝码,胜利的天平就会迅速逆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日后,崔耕一行所有该买卖的货物,都已经买卖完毕。按说这时候,就该扬帆回转大唐。

    然而,崔耕却以游览大食为理由,带着众人往大食的首都大马士革而来。

    大食有句名谚,“如果人间有天堂,那么必定是大马士革。如果天堂在天空,那么大马士革必与之齐名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大马士革绝对是可与长安、洛阳想提并论的名城。此城不仅规模宏大,而且世界各地的商人齐汇于此,乃是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。

    另外,大马士革的手工业特别发达,比长安、洛阳多了很多商业气息。

    至于此地与长安、洛阳最大的不同,则是冬无严寒,夏无酷暑,四季如春。城内外草绿色花香,万木争荣,不愧有“人间的花园,地上的天堂”之称。

    如今正是大马士革玫瑰盛开是际,整个城市都弥漫着玫瑰的清香。

    崔耕等人一路行来,直感觉心旷神怡,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可是,正在大家进城不久,刚刚走到大马士革中心大广场之际,却被一路大食骑士拦住了道路。

    为首一人,看年纪在三十岁上下,深目隆鼻,皮肤白皙,满脸的倨傲之色。

    他手持马鞭往前一指,道:“谁是大唐来得崔火,赶快让他来拜见本将军!”

    “崔火参见将军。”崔耕赶紧走出人群,微微下拜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崔火?”那人摸着下巴,道:“听说你纳了我们大食第一美人,真是艳福不浅啊!好东西莫藏着掖着,给本将军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崔耕拱了拱手,道:“这个么……不敢请教将军贵姓高名?”

    “本将军叫素欧德,不仅是大马士革“袈夏尔”之子,而且是禁卫军的“嘎伊德”。怎么?你敢违抗本将军的命令?”

    所谓“袈夏尔”,大概就是类似于大唐“京兆尹”的职司。禁卫军虽然牛逼,但所谓的“嘎伊德”,不过是一个类似百人长的职司。这位素欧德称“将军”着实勉强,主要是他爹比较牛逼。

    崔耕装作诚惶诚恐的样子,道:“参见素欧德将军,请恕在下愚鲁,您说的什么“大食第一美人”,到底指的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装蒜!”那素欧德勃然大怒,道:“谁不知道,你在密伦加港,用十万第纳尔还有一盆宝花,换了一个美人。她若不是大食第一美人,你怎么可能付出这么大的代价?”

    “哦,您说的是她啊。”崔耕微微一笑,道:“将军您可能误会了,当时我是用一盆宝花,换了十万第纳尔以及一份文件和一个美人。而不是用宝花和第纳尔换了美人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如此?”那素欧德微微一愣,道:“那你为了这美人,只和密伦加港总督之子交易,弃我大食豪商于不顾,这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倒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此女的姿色肯定不凡。你把她叫出来,给本将军开开眼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将军所愿”。

    崔耕转身,对着众伴当道:“把娜麦拉小娘子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功夫不大,在两名波斯女仆的簇拥中,娜麦拉盛装出场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娜麦拉,可就不是身着女奴服饰的娜麦拉了。她的服装,乃是经亚斯尔请来的大食最好裁缝设计,再加上崔耕提出各种时尚元素加以糅合,绝对既非常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观念,又凸显身材引领潮流。

    最吸引人注意的是,此女胸前点缀着一朵艳丽的郁金香。鲜花美人交相辉映,更显风流!

    人靠衣装马靠鞍,娜麦拉本来只是小家碧玉,但薄施粉黛,穿上这身衣服之后,竟显出了几分倾国倾城之姿。

    “美,简直太美了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花了十万第纳尔的美人!”

    “这唐人的运气真好啊!”

    “那波斯女奴的运气也好,主人对他多宠爱啊,竟然给她置办如此昂贵的衣物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素欧德是大马士革有名的花花公子,见到如此美色焉肯错过?这唐人要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崔耕临来大马士革之前,他在密伦加港的故事,早已如同长了翅膀一样,传遍了大马士革。

    这其中当然多亏了阿拔斯一系的推波助澜,但是,最关键的,还是整个故事太有传奇性了。

    宝花驱逐魔鬼,主人宁死不卖。此花原是真神恩赐,来历非常尊贵。主人为了美人终于松口,牵涉价值十万第纳尔的黄金!

    这一切一切的传闻,都引起了大马士革人浓厚的兴趣,以至于崔耕一行一到大马士革,就吸引了很多人跟踪。

    如今素欧德拦路找他们的麻烦,顿时有无数大食人围观。娜麦拉闪亮登场,更是引起了他们阵阵惊呼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预言,那可怜的唐人,定然会因为拥有如此绝色,被素欧德找麻烦。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素欧德舔了嘴唇,霪笑道:“大食第一美人!果然是大食第一美人!本将军之前见过的女人,没一个比得上的。这样吧,那什么……崔火,你把她送给我吧?”

    “啥?送……送给您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乐意!”素欧德面色一沉,道:“行,不愿意也行,本将军买。一百个第纳尔怎么样?你刚才都说了,娜麦拉就是个搭头儿,一百第纳尔不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卖!”

    “不卖?那可由不得你。”素欧德伸手一指崔耕,道:“我怀疑你图谋不轨,亵渎真神。来人,给我把他抓起来,严加审讯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又冲着娜麦拉伸手一指,道:“至于这小美人……就由本将军亲自来审,哈哈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众多大食士兵齐往上闯,就要捉拿崔耕等人。

    崔耕终于色变,双手高举,道:“将军且慢,将军且慢,有话好说,有事好商量嘛。”

    素欧德冷哼一声,道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这回知道厉害了?乖乖地把这小美人的卖身契拿来,本将军就饶你一回。”

    崔耕咽了口吐沫,道:“不错,我承认自己很喜欢娜麦拉,但是,这萝卜青菜各有所爱,她……她其实未必会合您的意啊!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娜麦拉就在眼前,本将军十分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有时候,眼见未必为实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崔耕上前,将娜麦拉的胸口的那朵郁金香取了下来,道“您看看,没了这朵“图里帕”,是不是她就看起来没那么合您的口味儿了?”

    “诶呦呵,是啊!如此看来,这娜麦拉也就长得一般。”素欧德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,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儿,莫非你用了什么妖术?”

    崔耕当然没用什么妖术了。

    一是,在设计这套服装的时候,他有意加重了郁金香的效果。把郁金香取下来,确实令美人减色不少。二是,簪花是这个时代的时尚。三是,好吧,这素欧德其实是阿拔斯一系的内线,他今天来的目的,就是给崔耕当托儿。

    素欧德在大马士革中有“花花公子”之名,乃是女人的行家。他说这女子长得一般,那就是权威意见了,顿时瞬间影响了很多人的感官。

    “确实,仔细看来,娜麦拉的确算不上什么绝色啊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莫非是那朵图里帕的作用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还真有点邪门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围观之人也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直到人们的声音渐低,崔耕才继续解释道:“启禀将军,这可不是什么妖术,而是图里帕本身就是令女子增色之花啊!在我的故乡一枝上好的图里帕千金难买,而你们大食人却当作一般的花朵,实在是暴殄天物!”

    “啊?图里帕有这么昂贵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将军请想,这图里帕的花期只有七天,最能为女子增色,那是多么珍贵与难得?非大富大贵之家焉能用之?事实上,有些特殊的图里帕,你有钱都买不着,因为贵人们就是追求独一无二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崔耕和素欧德的一问一答之间,已经向众人普及了郁金香为什么应该贵,以及现在郁金香的价值大大被低估的概念。

    这就为以后的炒作打下了基础。

    当然了,光这个还远远不够。炒作的基础,你手里得有货啊!

    最后,崔耕小心翼翼地道:“既然娜麦拉入不得将军的法眼,那我们就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?你想得美!”素欧德道:“就算娜麦拉算不得倾国倾城,但穿这身衣服戴这图里帕,还真合了本将军的口味儿,今儿个我非尝尝她的滋味不可。姓崔的,你若识相的话,就赶紧把她献给本将军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崔耕深吸一口气,道:“将军这是何必呢?不如,在下献给将军十万第纳尔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本将军不缺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缺钱,那,那……”崔耕面色阴晴不定,最后,他一咬牙一狠心,道:“虽然将军不缺钱,那缺不缺宝花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宝花?你的宝花不是卖了吗?”

    崔耕摇头道:“在下卖的,只是真神用王冠、金块和宝剑变化的那一盆宝花。事实上,这些年宝花不断繁衍,已经有了不少子孙。这些花虽然不如宝花厉害,却也有些神异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有多少宝花的后裔?”

    “五百盆,在下愿意拿出三百盆来,献给将军!”

    素欧德眉毛一挑,道:“三百盆太少,这五百盆,我全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和素欧德讨价还价了一翻,最终,崔耕只保留了一百盆奇异的郁金香,剩下的四百盆全部给了素欧德。

    然后,就在公元七世纪的大马士革城,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炒作,开始了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