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90章 船上有奇花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90章 船上有奇花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慢来!”

    崔耕可不能任由双方打起来,自己这七艘船上加起来,也不过是八百精锐,怎能与密伦加港的精锐相抗?

    崔耕更知道这大食小官想要的秘方是什么如何抗坏血病。

    其实,在大航海时代到来之前,坏血病并不常见。无它,包括这次的航行在内,都是近岸航行,一般七日内必有港口停靠。就是最荒凉的一段路程,也不过是二十日即有港口。

    所以,很少海员因为缺乏维生素得坏血病。只有当船队迷航,长时间内得不到新鲜蔬菜水果的补充,坏血病才会出现,

    因为坏血病的症状太过恐怖,而且与非常倒霉的风暴和迷航有关,人们就把这种病和魔鬼联系了起来。又因为很多人同时染病,而且随着时间的延长染病的人越来越多,人们才联想到了瘟疫。

    结果,造成了迷航之后,自己被大食人避如蛇蝎的现象。

    当然了,明白归明白,崔耕可不想把一万第纳尔就把坏血病的秘密给卖了。

    先不说价钱的问题,要知道,严格来讲,他和大食现在是友非敌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什么都不说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崔耕瞪着眼乱寻么,忽然微微一笑,道:“不错,在下是知道,这不被魔鬼缠上的秘密。但是,一万第纳尔么……少了点儿。两万第纳尔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只要能得到秘术就好,那大食小官马上弯刀归鞘。

    郭子仪等人也把兵刃收起。

    崔耕这才神神秘秘地道:“其实,在下用以避免魔鬼纠缠的,是靠一样宝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宝贝?”

    “就是它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崔耕指向了船舱的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图里帕!”那大食小官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随即,他又勃然大怒,道:“你是把我当傻的吗?图里帕能是什么宝贝?这就是一种花而已!”

    “您仔细看啊!”崔耕指着那花道:“这种图里帕,可跟一般的图里帕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啊!”那大食小官仔细观察,道:“这朵图里帕的香气,比一般的图里帕强多了。而且,这花上竟然还镶着金边儿,的确非常特别哈!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所以,一般的图里帕只是凡花,这棵图里帕却是宝花,可以保佑整只船队,不为魔鬼所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。若无此神花保佑,我等又怎敢远渡重洋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结果,那大食小官顿时满脸的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若崔耕的法子能放之四海而皆准,他就算为大食立了大功,但是一个宝物……诶!似乎也不是不行啊!

    这图里帕不是一般的宝物,它本质还是一株植物。

    一颗花最少能产生两个球茎,把球茎种下去,一年内就长成了一颗新的图里帕。子子孙孙地这么种下去,只要假以时日,还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冲着身后跟着的伴当道:“去,拿两万第纳尔来,给这位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还……还真给啊。”那伴当一阵犹豫。

    那大食小官大怒道:“当然是真给了,我岂是言而无信之人?快去,快去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万多第纳尔,就是三千两左右的黄金。由四个人抬着两口大箱子,放在了崔耕等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若用这些金子砸人的话,把人砸死毫无问题。

    尽管密伦加港是大食数得着的大港,尽管这大食小官,是密伦加港总督宠爱的小儿子,但拿出这么多第纳尔来,也着实算伤筋动骨了。

    他咬了咬牙,道:“我说话算话,这些金子不成敬意,还请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,多谢。”

    崔耕摆了摆手,命人将这两万第纳尔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俞强都看傻了,这……这就黄金三千两?要知道,自己累死累活,不顾生命危险,带着千八百人,半年跑这么一趟,也不过是二十万贯左右的收入啊!

    好么,崔耕上嘴皮一碰下嘴皮,就收入了七分之一的利润!

    这都哪跟哪啊?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那棵图里帕是怎么来的,自己还不知道吗?那是自己在护罗港,偶然间发现了一株比较奇异的图里帕,从一个卖花小娘子的手里买来的,不过是用了一个银币罢了。

    什么时间,这花竟然变成什么神花了?而且,这个消息,就卖了黄金三千两!

    不过……如此说谎,被人揭穿了可怎么办?岭南王可一定要下定决心,不能把这花卖了啊!

    怕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忽然,那大食小官深施可一个大食礼,道:“在下瓦费格*奈尔木,不知您贵姓高名呢?”

    “哦,我叫崔火。”

    “那按唐人的礼节,我得叫您崔先生吧。崔先生,不知您这神花卖不卖呢?我出三……啊,不,五万第纳尔来买!”

    崔耕微微摇头,道:“您觉得呢?能保航行安全的神花,我会五万第纳尔就卖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我出十万第纳尔呢?”

    “还是不卖!”

    “其实,你这宝花,也没那么厉害吧?”瓦费格冷笑道:“就算拥有此花,你们还不是为风暴所袭?还不是迷航了三个多月?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。”说着话,崔耕上前一步,将盆图里帕给遮挡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颇为诚恳地道:“其实这盆花着实没什么用,您还是不要买了吧,免得日后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呛啷!

    瓦费格直气得肝儿颤,又把刀抽出来了,沉声道:“我要是非买不可呢!”

    “那我宁愿不来这做生意,也不卖此花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崔耕将花盆举了起来,道:“大不了,咱们就一拍两散,谁也别想得到!”

    “莫摔!千万莫摔啊!”

    瓦费格当时就被吓得没脾气了,赶紧道:“不卖就不卖嘛,莫把神花伤了。你们唐人不是有句话,叫做买卖不成仁义在吗?”

    崔耕这才把那盆图里帕放回去,道:“只要你不想动强,我又怎么会毁坏神花呢?不过……你确定,不会因为此事为难我们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确定一定,以及肯定!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告辞!”

    言毕,瓦费格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不过,刚走几步,他又停了下来,道:“刚才我一时情急,吓着各位了吧?为了表达对歉意,某有一物相赠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将随身的佩刀摘下来了,送到崔耕的面前,道:“这把宝刀,乃我大食著名的铸刀大师法右卡制成,价值一千多第纳尔,就送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,多谢。”这回崔耕终于动容。

    那瓦费格送给他的宝刀,可不是一般的刀,而是世界闻名的大马士革刀!而且,大马士革刀中的极品!

    不夸张地说,你就是有钱都没处买去。多亏了瓦费格身份不凡,才能搞到一把。若是运到长安,起码能卖到万贯以上!

    “好刀啊,好刀!”

    待瓦费格走后,崔耕抽刀在手,望着宝刀上的天然花纹,不由得一阵赞叹。

    郭子仪、安禄山、安思顺乃至黄有为、剧士开等人,更是眼珠子都红了。

    废话,武人哪有不爱好兵刃的啊!

    崔耕也明白他们的意思,道:“狼多肉少,这回对不住大伙,我就给秀芳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崔秀芳是崔耕的枕边人,谁敢跟她争啊。再者,人家是天下第一高手,就算凭本事,这刀也该人家拿。不过,尽管如此,那宝刀太吸引人了,大家还是目中尽是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崔耕又道:“不过,大家也别灰心丧气。就这种宝刀,回程的时候,我若是不带上个千八百把的,岂不污了本王的点金圣手之名?”

    “对啊,这也还没下船呢,咱们就得了一把宝刀。那更多的宝刀,还会远吗?”

    “岭南王威武霸气!”

    “全靠王上了,不是我贪心,实在是没啥趁手的家伙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一阵狠拍马屁。

    俞强却有些担心,待大伙的声音渐低,他说道:“大家别被宝刀迷了眼,依我看,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,这瓦费格恐怕没安着什么好心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