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87章 扬帆欲远航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87章 扬帆欲远航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这话,可没有一星半点儿地夸大其词。

    在后世,人们一提到大唐,必定会提到恒罗斯之战。这是大唐和大食之间,唯一一次正式而激烈的碰撞,以唐军的失败而告终。

    这场战争中,唐军的主帅是名将高仙芝,大食人的统帅则是阿布。

    倾向唐军一方的人谈起这场战争,都谈起大唐之败是因为葛逻禄部的反水,或者高仙芝攻灭石国引起西域诸国的不满。

    但是,不管找多少理由吧,也都得承认,阿布是足以匹敌高仙芝的名将。

    事实上,此人在大食的战绩更是显赫。

    就是他,参加了呼罗珊的农民起义,带兵将倭马亚王朝的主力军队歼灭,直接造成阿拔斯一系成为大食王,说他是大食第一名将,毫不为过。

    倭马亚王朝尚白,被唐人称为白衣大食。而后来的阿拔斯王朝尚黑,被称为黑衣大食。

    恒罗斯之战,就是黑衣大食建立后,阿布为呼罗珊总督时发生的。

    当然了,最后阿布也没讨着好,他因为功高震主,最终内大食王派刺客杀死。

    虽说历史潮流浩浩汤汤不可阻挡,但是,崔耕确信,这阿布的军事之才太厉害了,没了他,黑衣大食没那么容易建立。相应得,大食在西域的势力,也会大大削弱。

    另外,阿布说阿巴斯一系即便夺取了王位,也不会对倭马亚一系斩尽诛绝,这也只是按照常理判断罢了。历史上,阿拔斯王朝还真的把倭马亚家族斩杀殆尽了,以至于阿布的主人被称为“萨法赫”{屠夫}。

    所以,阿布说阿拔斯王朝建立后,能保岭南道海贸十年的平安,崔耕是不信的,五六年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五六年与大食的海贸和大食第一名将的性命,孰轻孰重呢?崔耕还真的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他缓缓摇头,道:“玲儿,你还是小瞧阿布将军了。禄山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把阿布将军关起来,好吃好喝好招待,莫委屈了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安禄山领命而去,俞铃更惊讶了,道:“怎么?难不成,你还真为了一个阿布,放弃与大食的海贸啊!”

    “只是拿不定主意而已。”崔耕道:“即便本王不想出卖阿布,你琢磨着,我有法子让阿巴斯一系的经济实力大增,或者倭马亚一系的实力大减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俞铃虽没亲自去过大食,却也知道大食辐员万里,其实力恐怕不在大唐之下。

    她摇头苦笑,道:“妾身和阿布都关心则乱了,那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也不是完全不可能。其实,阿布要的不是永远改变实力对比,只是要倭马亚朝廷短时间内筹措不到足够的钱财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你到底是哪头的啊!”俞铃狠狠地掐了崔耕一把,道:“说办不到的是你,说办得到的还是你,这话都让你说啦。”

    “你轻点儿!”崔耕一边抓住佳人的柔荑,一边正色道:“要达到阿布的要求,并非完全不可能,只是,此事必须随机应变,而且无法委托旁人……只能是本王亲自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亲自去?不行!万万不行!”俞铃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,道:“那咱们还是莫要与大食的海贸了,那什么阿布,也赶紧杀了吧,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再说,再说。”

    崔耕其实依旧拿不定主意,把话题岔开了去。

    第二日,他本打算继续陪俞铃逛逛,却忽然有人来报,太上皇召见。

    太上皇李旦到泉州之后,一向安分守己,和自己相安无事。没事儿召见自己干啥?

    崔耕怀着满腹狐疑,到了李旦的行宫之内。

    君臣见礼,赐座,双方都按照规矩来,完成的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崔耕轻咳一声,道:“不知太上皇今日相招微臣,到底所为何事呢?”

    “首先,朕想谢谢岭南王。”李旦道:“朕早就想清楚了,若无岭南王,那个逆子依旧会作乱,朕这几年哪能过得如此轻松?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不假。

    其实崔耕对李旦看管的并不紧密,李旦甚至可以去泉州城内的任何一个地方。道理是显而易见的,崔耕视李旦为护身符,李隆基却把他爹看成了自己帝位的竞争者。若李旦落到李隆基的手里,必定受到非常严密的监视。

    崔耕不好接话,只得道:“陛下圣明。”

    李旦眨了眨眼睛,继续道:“其次,朕要感谢岭南王不断为朕,寻医问药。恐怕,这天下最不想朕死的,就是岭南王吧?”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,朕的身子骨儿自己清楚,即便精心调养,恐怕也没有多长时间好活了。为了感谢岭南王,临死之前,朕有几句话,想对岭南王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“其一,岭南王虽然春秋鼎盛,但这立嗣子之事,要早早提上日程了。你有三个正妻,甚至其中有两个公主,还有一个当过皇后的丈母娘,这不好权衡吧?要不要朕下道圣旨,帮你来个快刀斩乱麻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李旦一提,崔耕忽然意识到,这还真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。

    以前,他是大唐的忠臣,两个正妻的地位比他还高。再者,李裹儿那,相当于他继了卢雄的嗣,拉达米珠那,相当于他继了崔元综的嗣。自己嗣子按说只能是卢若兰的孩子,没什么争执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,崔耕都相当于一个小号的皇帝了。两位公主也繁华不在,她们能甘心?现在是孩子年纪小,恐怕再过个两三年,就会展开一场场明争暗斗了。这是人性使然,实非人力所能扭转。

    再者,就算李裹儿和拉达米珠的孩子都深明大义,不想争执,这不还有韦后在煽风点火吗?另外,卢若兰给自己生的儿子不是一个,而是三个,这本身就有争竞!

    是不是让李旦做这个恶人,直接把嗣子定下来好一些?

    不过,崔耕转念又一想,自己的嗣子相当于皇位之争,别说李旦定了,就是皇帝定都没用,该争还是会争!从秦至清,只要有皇位的存在,任你智深如海,也难以创建一个完美的制度避免争竞。

    崔耕叹了口气,道:“那也只是治标之策罢了。此事关系重大,且容微臣细思之。”

    李旦道:“那也随你。只是,朕时日无多,岭南王若用得到朕,还要早做决断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朕想对岭南王说得第二件事儿,就是……朕驾崩之后,你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崔耕更是一阵无奈,道:“微臣既不想与朝廷的大军作战,也不想坐以待毙,不知陛下何以教我?”

    “朕教不了你。只是想告诉你……兄弟阋墙,外御其侮。若果真与朕那逆子战起来,千万小心,莫让胡人趁机占了便宜。否则,你恐怕难逃千古骂名。”

    “胡人?”

    李旦所指的,是指突厥、吐蕃或者新罗、扶桑。的确,李旦一死,崔耕就失去了大义,若再引发胡人入侵,崔耕在历史上的名声,恐怕还不如安禄山呢。至少,人家安禄山本身就是胡人,要求不能太高不是?

    但是,经李旦这么一提醒。崔耕想到的,却是大食!

    其实,无论突厥还是吐蕃,其国力远不如大食强大。当初,恒罗斯之败后,大唐没有找回场子,就是因为安史之乱,大唐无力东顾。从那以后,西域百国渐渐落入大食之手,影响极其深远。后世的人们痛恨安禄山史思明,这也是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不过,李旦总会死,崔耕和李隆基之战似乎难以避免,其规模未必就比安史之乱小了。似乎,崔耕的千古骂名,也无法摆脱!

    不行!这种事儿绝不能发生!

    崔耕辞了李旦,连想了三天三夜,将众位心腹,乃是卢若兰、李裹儿、俞铃等人都召集起来,宣布道:“本王心意已决,要往大食一行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