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78章 二郎陷绝地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78章 二郎陷绝地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王琚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豪迈地擦了擦嘴角的酒渍,得意道:“那是自然。王某人建此奇功之后,就算姚崇那老畜生再耍阴招,也挡不住某宣麻拜相了。”

    善无畏道:“的确,此事完全由王先生和老衲谋划,没动用朝廷半分力量,不管姚崇怎么舌灿莲花,也分不了王先生的功劳。可是……还有件事,老衲想不明白啊。既然王先生的目标是拜相,为何不顺着陛下的意思行事呢?”

    王琚已经有些微醺,大着舌头道:“你是说废后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正是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王某人当然不能站陛下那边,原因有二。其一,我要当的这宰相,不是一般的宰相,而是千古留名,堪与萧何、诸葛亮、房玄龄比肩的一代贤相。若是后人谈论起来,王琚是凭什么当的宰相啊?人们说,他是顺着皇帝的意思,把母仪天下的王皇后废了,将武惠妃立为了皇后。那我不成了第二个李义府了么?”

    李义府是唐高宗的东宫属官,因迎~合高宗,建议废王皇后立武则天,被拜为宰相,乃是大唐数得着的奸臣。

    善无畏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,那第二呢?”

    “第二就更简单了,武惠妃根本就没有被封为皇后的希望,我王琚又何必枉做小人?”

    “武惠妃完全没希望?何以见得呢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不是明摆着的吗?武惠妃乃恒安王武攸止的的女儿,则天大圣皇后的亲孙女。朝臣们恐怕武后之事会重演,肯定会群起反对。陛下就算再乾纲独断,也不会置所有朝臣的意见于不顾吧?再说了,朝臣们的理由是现成的。陛下的生母窦德妃死的不明不白,到现在连尸首都找不到……他和武氏有如此大仇,不报仇也就罢了,又怎能封武氏之女为后呢?”

    善无畏点头道:“阿弥陀佛,王先生真是目光如炬,贫僧佩服。您翌日为相,定当大展宏图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借大师吉言!来咱们干了这一杯!”

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蹬蹬蹬~~

    话刚说到这,忽然,脚步声响,有一小厮走进了屋内,道:“启禀王先生,杨思勖杨公公求见!”

    杨思勖是陛下最信任的太监,他来干什么”

    王琚一边满腹狐疑,一边和善无畏一起,将杨思勖迎了进来。

    杨思勖见善无畏在场似乎颇为惊讶,不过马上就说笑如常了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王先生将废后之事,告诉濮王李峤的事儿,陛下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王琚大惊失色,赶紧起身跪倒,道:“王某人泄露禁中语,死罪,死罪。”

    皇帝和大臣说了什么话,大臣必须保密,不能逢人就说。

    有个专门的罪名叫“泄露禁中语”,依照泄密的程度和所造成的严重后果,惩处从罚俸到砍头不等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杨思勖是代表李隆基来得,王琚赶紧谢罪。

    “哪里。”杨思勖以手相搀道:“王先生不必谢罪,陛下以为,你之所为,不但无罪,反而有功哩。”

    “有功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要不是你把此事泄露出去,令陛下幡然悔悟,陛下岂不一时冲动,铸成大错?”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!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为了感谢王先生你的功劳,呃……你既不缺钱,又不愿意做官,陛下也只能赐下御酒一壶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陛下既然已经悔悟,此事王先生就不要跟旁人说了,陛下的面子还是要的。嗯,国师你也要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把李隆基的旨意交代完了,杨思勖拿出来一壶美酒,这就是李隆基所赐的御酒了。

    杨思勖换了一副脸色,笑嘻嘻地道:“王先生别嫌少,这可是大内珍藏四十年的好酒,陛下平日里都舍不得喝。怎么样?也让俺老杨过过酒瘾?”

    王琚当然想跟李隆基的亲信太监搞好关系,道:“固所愿也,不敢请尔。杨公公,请!”

    杨思勖顺势坐了下来,道:“国师也喝两杯吧?来,杂家给您满上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贫僧却是不戒荤酒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壶不大,三个人一会儿就喝完了,杨思勖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善无畏道:“干那件大事之前,陛下有御酒赐下,这可是个好兆头啊!”

    王琚也高兴道:“陛下圣明,自有上天庇佑,阖该此事能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晴空万里,微风徐徐,是个出游的好天气。

    崔耕、安思顺、不空和尚,辞别了玉真公主李持盈还有那刚满月的小宝宝,赶着一辆大车,顺着朱雀大街,往明德门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那辆大车的一个箱子里,自然装着大唐十大宝物之一的照病镜。崔耕和安思顺也在大车里,唯有不空和尚作为车把式抛头露面。

    可是,正在大车距离明德门不到十丈之时,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空和尚跳下马车,道:“宝光师兄,下来吧,有位故人求见!”

    “什么故人?”崔耕微微一愣,道:“出长安城要紧,不见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大好,你们汉人的圣人孔子不是说,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无论崔耕还是安思顺,都听出这语气不对来了。道理很简单,不空和尚算什么东西,怎能和岭南王如此说话?

    这是有事儿!

    但是,尽管明白出问题了,身处狭窄的车厢之内,他们什么也干不了,只能硬着头皮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但见,果然!

    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和尚和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,带着十来个伴当,将这辆马车重重包围。

    不空和尚和他们站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这个中年人崔耕认识,正是李隆基手下的毒谋士王琚。

    王琚抱拳拱手,道:“岭南王,别来无恙乎!”

    如同寒冬腊月一盆凉水兜头而来,崔耕此时浑身上下连点热乎气儿都没了。

    崔耕暗暗琢磨,很显然,照病镜能治李旦的病完全是一片谎言,自己来长安就是一个局,不空和尚早就背叛了自己!

    现在,自己身边护驾的只有一个安思顺,而王顺那边却不仅有不空和尚还有十几名好手!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他还随时可以叫明德门的守军支援1!

    难道……今日自己就要身陷囹圄,为敌所擒!到底……还有没有一线生机?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