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77章 过犹成不及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77章 过犹成不及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吱扭扭~~

    丽政殿的门开了,李隆基龙行虎步,带着几个太监宫女,步入了殿内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楚天白也麻溜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那刚刚被摔了个粉粉碎的茶杯,却说明了现场气氛的不正常。

    李隆基微微皱眉,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王皇后心思电转,轻轻抹了抹眼角,道:“臣妾刚刚听说,小姑玉真有早产之兆,一时心急,故此摔碎了茶杯。”

    楚天白赶紧道:“奴婢马上收拾!马上收拾!”

    “这活儿用不着你。”王皇后使了个眼色,道:“你赶紧把照病镜给小姑送去,若送晚了一步,小姑早产了,本宫剥了你的皮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楚天白赶紧把那照病镜拿起,走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王皇后这才微微一福,道:“陛下可有日子没来妾身这儿了,今日前来,是有什么事儿吧?”

    李隆基面色有些尴尬,道:“这个……朕近日公务繁忙,的确是少陪菱儿你了。”

    略顿了顿,又继续道:“呃,我听惠妃说,玉真妹妹有早产之兆,最好照照宝镜以做预防。本来朕还以为菱儿你舍不得呢,没想到……朕还是低估了爱妃的仁德啊!”

    王皇后悠然一叹,道:“陛下误会妾身的,恐怕不只这一件事吧?”

    李隆基道:“哦?朕还有什么事误会爱妃了呢?”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王皇后跪下了,道:“听说陛下有废后之意,不知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李隆基做贼心虚,心头大震,连连摆手,道:“绝无此事!绝无此事!菱儿你莫听人乱嚼舌头根子!”

    “不管有无此事,陛下对妾身的冷落,却是看得见的。”王皇后眼中含泪道:“经年无子的确是妾身的过错,但是,一夜夫妻百日恩,百日夫妻似海深,陛下就丝毫不念这些年的夫妻之情么?还有,陛下不念阿忠脱紫半臂易斗面,为君生日汤饼吗?”

    “朕……怎能忘记啊!”

    提到那碗生日汤饼,李隆基终于动容。

    所谓阿忠,就是王皇后之父王仁皎的小名。大唐颇有胡风,而胡人有“还子”之俗。所谓“还子”,就是待自己的子女长大后,把子女“还”给父母,以报父母的养育之恩。这时候,自己与自己所生的子女就是一辈人了。所以,人们会称父亲为“哥哥”“大哥”,甚至对父亲直呼小名。有人认为大唐年间父亲之称就是“哥哥”,那就不大准确了。

    当日李隆基被武则天软禁在皇宫中,虽名为郡王,却生活拮据,过生日想吃一碗汤饼(面条)而不可得。王仁皎乃李隆基的岳父,得知此事后,将自己新作的一件衣服当了买面,李隆基终于吃上了生日面。

    这一面之恩,李隆基还真是终身难忘。

    他轻轻将王皇后扶起,并拥入怀中,道:“你我乃结发夫妻,怎能与一般人等同?废后之事,切勿再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……三郎。”

    二人回想往事,一阵柔情蜜意,云雨一翻不提。

    李隆基当时对王皇后说的话,当然是真心的。不过呢,人是善变的。亲热也亲热了,感动也感动了,出了丽政殿,冷风一吹,想起武惠妃的如花娇颜,李隆基又有点后悔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有个小太监来报,濮王李峤求见。

    “有请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功夫不大,在小太监的引领下,李峤来道李隆基的寝宫甘露殿。

    君臣见礼已毕,李隆基问道:“不知濮王今日来见朕,到底所为何事啊?”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李峤又跪下了,道:“微臣听闻陛下有废后之意,有几句赤胆忠言如鲠在喉,不吐不快。陛下,您万不可废了王皇后,以武惠妃代之啊,原因有三:其一,想那武慧妃乃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

    李隆基大手一挥,骤然打断。

    王皇后毕竟是李隆基的原配,除了没孩子,表面上看,王皇后母仪天下,没有半分失德之处。无论是讲道理,还是讲感情,李隆基要废后的话,都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一被王皇后质问就心虚不已,光想着自保了。

    但是李峤不同,李隆基对李峤还是很有心理优势的,马上就发现了此事的蹊跷之处。

    李隆基沉声道:“朕来问你,你到底是听谁说,朕有废后之意的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大家都这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家?难不成还有个人姓“大”名“家”?杨发!”

    “在!”一个小太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取笔墨纸砚来,让濮王写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领命而去,李隆基又看向李峤道:“你听谁说朕要废后,就给朕写下来。别担心写不下,朕的纸张,多得很呢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李峤直吓了个亡魂皆冒,期期艾艾地道:“微臣……微臣……其实吧……也没多少人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多少就写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是……”笔墨纸砚已经摆好,李峤拿着毛笔,只感到有千斤之重,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李隆基眉毛一挑,道:“怎么?不愿意出卖朋友?好,你不愿意写,朕说!是不是……王琚!”

    废话,废后的事儿,李隆基只跟王琚一个人商量过,不是王琚泄的秘还能是谁?

    李峤连连点头,哆里哆嗦地道“陛……陛下明鉴,其实王先生他……他也是一片好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不必说了。”李隆基深吸一口气,语气放缓,道:“朕又不是要怪王琚,只是想看看,有还没有别人背叛朕罢了。呃……对了,废后之事只是朕的一时冲动,以后这篇就揭过去,不必再提。”

    李峤大喜过望,道:“陛下圣明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,朕不想让现场之外的任何人知道,你能为朕保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包括王琚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峤告辞离去,望着他远去的背影,李隆基喃喃道:“李峤,王琚,哼,真是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然后,又道:“杨发,你去把杨思勖给朕找来。”

    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琚却不知自己大祸将至。

    事实上,自从先天政变后,他的小日子就一直不大痛快。先是姚崇作梗,把他的宰相之职给否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查清了刺驾案,找出了幕后主谋崔吧,还是中了崔耕的计策。从那以后,李隆基对他越发疏远。

    直到最近,李隆基给了他一个立功的机会想办法废掉王皇后,王琚更是闻到了浓浓的坑爹味道。

    他不敢明着反对李隆基,也只能是把此事瞧瞧透露给了濮王李峤,让王皇后赶紧想办法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另外一桩建立奇功的计划,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。这个计划的目标,就是岭南王崔耕。

    两个月后,王宅,正堂屋。

    王琚和一个和尚相对而坐,开怀畅饮。

    这个和尚可不得了,乃是后世人称“开元三大士”之一的天竺高僧善无畏。

    他是从陆路经吐蕃来到大唐的,一入长安,就被李隆基封为国师,并大设梵筵为其接风洗尘,如今在长安威望甚高,其名家喻户晓。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善无畏将一杯葡萄酒放下,轻咳一声,道:“王先生,咱们明日可是要……收网了么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