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74章 九皋火气大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74章 九皋火气大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李持盈道:“这事儿当然是真的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

    崔耕疑惑道:“她为什么要害你?一个是皇帝的妹妹,一个是皇帝的宠妃……这完全没理由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理由?”李持盈理直气壮地道:“前不久,她给皇兄生了一个孩子,皇兄甚是高兴,起名“嗣一”。你听听,嗣一,子嗣的第一个。这是什么意思?简直把皇兄之前的孩子都不当人看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那陛下是有意以这孩子为太子?以武惠妃为皇后了?”

    李持盈阴阳怪气儿地道:“当时不少人是这么想的。不过,现在只有郎君这么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那孩子得了天嫉,没出满月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崔耕还是有些奇怪,道:;“武惠妃的孩子死了,跟你有什么关系?这位孩子又不是你害死的。”

    李持盈道:“当然有关系了。你想想,武惠妃没了自己的孩子,而我快要生产了。她会不会妒火中烧,害得我也没了孩子?”

    “这都什么跟什么啊?”崔耕简直哭笑不得,道:“你瞎想什么,人家武惠妃再妒忌,也只会害其他嫔妃的孩子,而不会害你的孩子。你这……你这简直是被迫害妄想症。”

    李持盈撅着嘴,抚摸着自己的小腹,道:“我不管什么迫什么症的,总而言之,对我孩子的任何一点危险,都得扼杀在萌芽之中。”

    母爱的事情根本就没道理可讲,崔耕敷衍道:“好,好,好,盈儿这个母亲最伟大了,为孩子……诶,孩子!”

    忽地,崔耕灵机一动,道:“我有个法子,不但能让武惠妃丝毫不会想害咱们的孩子,而且,能帮我把这次长安之行的任务,给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这次来长安,不是为了看我和孩子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顺便!顺便!如果能完成另外一个任务,那就更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崔耕简要地把照病镜的事情,解释了一遍。并且,把自己刚才思量的计划,对李持盈讲明。

    听说事关李旦的性命,李持盈也不敢再对崔耕耍小性子了,点头应允。毕竟,不光怎么说,李旦是李持盈的亲爹啊!

    二人商议已定,崔耕在静室内等候消息,李持盈回转原来的待客之所。

    还没进门儿,就听张九皋高谈阔论,道:“你们这些和尚,真是赖泥糊不上墙去!枉公主那么赏识你们,让你们办这么点小事儿,就推三阻四的。解释?解释有什么用啊?莫非他还真能口灿莲花,把黑的说成白的……诶?公主您回来了!”

    李持盈迈步进门儿,点头道:“嗯,本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放心,那和尚靠不住不要紧,我张九皋愿为公主效死。不就是武惠妃吗?别人怕她,我可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公主夸……嗯?您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本宫说不必了。”李持盈道:“本宫刚才和宝光大师相谈甚欢,已经决定,今日之事由三位高僧做主,就不必再劳烦二位了。现在你们……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张九皋当时就急了,道:“啥?公主,您可不能被那和尚的花言巧语骗了啊!几个野和尚,怎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李持盈不耐烦地摆了摆手,道:“本宫心意已决,张公子勿复多言。齐成,送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太监走上前来,道:“张公子,王公子,请吧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你……呃……是!”

    说到底,张九皋和王维是有求于玉真公主李持盈,而玉真公主却无求于他们。

    最终,张九皋和王维也只能是灰溜溜地离开了玉真观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些士子们可没散去。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,谁知道公主到时候会不会再叫别人啊。

    “诶,张公子、王公子,你们怎么出来了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你们出来了,三位高僧却没出来?”

    “这也太快了吧?难道是得罪公主了?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比三位高僧的文才差得太远,被公主赶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士子纷纷开口询问,恶意揣测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张九皋直气得肝儿颤,但张了张嘴,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道理很简单,事关玉真公主和武惠妃,谁敢乱嚼舌头根子啊?

    最终,他也只得是招呼了几个伴当,分开人群,翻身上马,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张九皋今日连连吃瘪,心里真是腻歪透了,一边快马加鞭,发泄着怒火,一边有些神思不属。

    这就没注意前面晃晃悠悠的一个醉鬼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那醉鬼也没注意到张九皋等人,直到跟前,才紧往旁边闪。虽然没被马正面撞上,却也步履不稳,被带了一个大跟头。

    “我擦!你有没有长眼睛?会不会骑马啊!”那醉鬼被吓出了一声冷汗,顿时酒醒,骂骂咧咧地冲着张张九皋的方向走来。

    张九皋本来就心情不爽,现在更不爽了,道:“本公子没长眼睛,你还没长眼睛呢?这么宽的马路你不走,非往本公子的马上撞干啥?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的撞人你还有理了不成?”那醉鬼勃然大怒,挥拳冲着张九皋打来。

    张九皋一个文弱书生,打架可不擅长,当即一个躲闪不及,被打了个乌眼青。

    张九皋这可不干了,大怒道:“敢打本公子,我看你这孙子真是活腻歪了!来人,给我打!出了人命,本公子兜着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狗仗人势,奴仗主威,几个伴当一拥齐上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去得快,回来得更快,只在顷刻间,就全被那醉鬼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张九皋这回可真害怕了,道:“你……你别过来!我哥哥是礼部侍郎张九龄,你惹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“礼部侍郎?”那醉鬼心怀顾忌,动作顿时一滞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,几个衙役从旁边的巷子里走了出来,一眼就看见张九皋了,惊呼道:“张公子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他!”张九皋指着那醉鬼道:“这厮竟敢殴打本公子,赶紧把他送到长安县衙里去,好好得打几十板子!”

    “谨遵张公子之命!”一个捕头模样的人嘿嘿冷笑道:“我当是谁呢,敢情是咱们长安有名的败家子儿哥舒翰啊。来来来,既然你不开眼惹了张公子,就跟我到长安县衙打官司去吧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