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72章 公主邀前三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72章 公主邀前三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的话音刚落,其他士子们就纷纷鼓噪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,王维和张九皋尽皆心怀叵测!”

    “小白脸子,没好心眼子!”

    “欺世盗名,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着啥好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废话,和尚不可能参加科举,这些士子们的主要对手,可不就是王维和张九皋吗?

    这年头科举又不用糊名,打击状元候选人王维和张九皋的名望,就可能让自己的名次更进一位,甚至于从名落孙山到榜上有名。如此大好的机会,傻子才不干!

    至于说……自己也是来行卷的?事关科举,脸面算什么,能吃吗?

    作为当事人的王维和张九皋,此时则又羞又恼。羞的是,和尚这对联的确充满禅机,把自己堵得毫无脾气。恼得是,自己何等人物,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和尚如此奚落?

    王维还好,一是他年纪小,二是他没什么势力,三是他颇有佛性,通过这副对联,对眼前的宝光和尚颇为赞赏。所以,他也只是心里面不痛快而已。

    但张九皋不同,此人年轻气盛,文名甚高,又是礼部侍郎张九龄的兄弟,何尝受过这份儿气?

    当即,他马鞭前指,恼羞成怒道:“哪里来得狂僧?竟敢对本公子出言不逊!来人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给我打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那几个伴当上前,就要殴打崔耕等人。

    崔耕则暗暗叫了一身“不好”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想,在这狠狠地奚落张九皋一顿没事儿,但是若当场跟张九皋的人打起来,可就成了大新闻了。若进不了玉真观,自己被人一查,说不定就会漏了老底。

    不过,人家都动手了,自己也不能白白挨打吧?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崔耕心思电转,无奈之下,也只得准备先打了这一架再说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大喝,有一个中年宦官从角门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往四下里看了几眼,道:“别打了,别打了!在这打架有什么用,公主又看不着。真想显露自己的能耐啊,先进了玉真观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这些士子们听出他话里有话,赶紧道:“可是玉真公主要召见我等么?”

    那中年太监点了点头,道:“也可以这么说。不过,公主不是召见所有人,而是只召见三个人。现在,你们每人写诗一首,公主评判,谁的文才高,谁就能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以何为题呢?”

    “就以玉真公主本身为题。当然了,若没什么急智,以以前的行卷也可。”

    “有急智,有急智,我们马上写。”

    这回连张九皋都顾不得报复崔耕了,赶紧闭目思索。

    然而,王维这边,却已经刷刷点点,写下一首诗来:碧落风烟外,瑶台道路赊。如何连帝苑,别自有仙家……御羹和石髓,香饭进胡麻。大道今无外,长生讵有涯。还瞻九霄上,来往五云车。

    他一边写还一边念,此诗以写景为主,描写了玉真公主所居如同仙境,公主就是那得道的真仙、

    这种马屁诗,要说能写出真情实感来,纯属扯淡。王维又没见过玉真公主,能有如此捷才,又展现了非常的文采,已经难能可贵了。

    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,但那得在差不多的情况下。现在王维此诗一出,众士子顿时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但是,张九皋却不肯示弱。他心思电转,也写下一首诗并念诵出来:常言龙德本天仙,谁谓仙人每学仙。更道玄元指李日,多于王母种桃年。仙宫仙府有真仙,开元天仙秘莫传。为问轩皇三百岁,何如大道一千年。

    同样文才斐然,同样狠拍的玉真公主的马屁,与王维的难分高下。

    稍后,其他士子虽然自知不敌,也赶紧写了诗文奉上。

    唯独崔耕三僧,气定神闲,老神在在地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那中年宦官奇怪道:“和尚,你们不是来求见玉真公主的?”

    崔耕双手合十,道:“阿弥托佛,贫僧当然是来求见玉真公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为何不赶紧赋诗一首?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赋诗。”崔耕一指自己刚才的行卷,道:“您刚才不是说,以行卷交差也可以么?贫僧就以这副对联献给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成,随便你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太监无可无不可,耸了耸肩,收了众士子的诗词回了玉真观。

    张九皋这回可逮着理了,冷笑道:“和尚,公主要的是诗词,你却送一副对联上去算怎么回事?是不是对公主不敬?”

    王维也道:“就算二位要点化公主,见不着公主也是枉然。可见,你们点化公主的决心也不怎么诚呢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道:“还是说……你只是嘴皮子上的本事,其实根本就写不出什么好诗来?”

    张九皋难得的跟王维站一边,道:“是极,是极!几个野和尚,哪能写出什么绝妙好诗?论起诗才,今科只有某与王维兄弟矣!”

    “王某人也深以为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二位一边贬损崔耕,一边互相吹捧,简直有点青梅煮酒论英雄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然而,崔耕的脸上却毫无愠色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俩没什么话好说了,才轻笑一声,道:“哪里,二位误会了。贫僧之所以写对联,而不写诗,是因为医不死病,佛度有缘人。公主若果真与我佛有缘,自会被这副对联吸,根本就不需作诗。换言之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有意顿了一下,才冷笑道:“贫僧随手写的两句对联,就胜过二位所写之诗!”

    “狂妄!”

    “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“丧心病狂!”

    “不知天高地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此言一出,王维和张九皋的火再次被勾了起来,痛骂出声。

    然而,崔耕依旧笑得那么云淡风轻,道:“怎么?二位不信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信!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好了。且看公主对咱们三人,到底如何评判。”

    张九皋对玉真公主还是比较了解的,恶狠狠地道:“和尚,你输定了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尽然,诶……出来了!”

    众人举目望去,但见果然,那中年太监又出来了。

    张九皋迫不及待地跑上前去,道:“齐公公,敢问这次何人能得公主召见?”

    “二郎你着什么急啊?”那中年太监温言道:“你文采斐然,难道还能出了前三之列?”

    “那我究竟是第几?”

    “第二。”

    “啊?第二?”张九皋对这个结果可不大满意,道:“莫非第一,是那王维王摩诘?”

    “哪啊?他第三!”

    “第……第三?”

    顿时,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张九皋的心头,道:“那第一究竟是谁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