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66章 大唐鄙视链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66章 大唐鄙视链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石得水被讽得满面通红,额头上青筋直冒,偏偏还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最终,他恼羞成怒,猛地一拍惊堂木,道:“大胆的哥舒翰,竟敢目无王法,咆哮公堂。来人啊,给本官把他拖下去,重责四十大板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众衙役答应一声,就要上前拿人。

    崔耕本来没想插手此事,说白了,那胡人就被打四十大板也死不了。和尚他都不想管,何况是一个胡人?

    但是,听到“哥舒翰”这个名字后,他就再也淡定不能了。

    哥舒翰,这可是哥舒翰!

    “北斗七星高,哥舒夜带刀。至今窥牧马,不敢过临洮!”的哥舒翰!

    论起军事才能来,哥舒翰绝不在高仙芝、封常清、郭子仪等大唐名将之下!

    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。如此人物,不上赶着结交,而是留给李隆基,那不是傻的吗?

    当然了,崔耕在众目睽睽下露面,危险性还是不小的。

    他随手将刚才得的玉佩塞到了安思顺的手里,低声道:“上,救那个胡人。”

    安思顺却不知哥舒翰的能耐,有些犹豫道:“您……您觉得有必要吗?就一个普通胡人,不值得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值得了?”

    “您瞅他那模样,明显不是纯种的突厥人。一个杂胡而已。而且现在他四十来岁都没什么出息,死了也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马上会意,自己这是遇到种族歧视了。

    这年头的种族鄙视链为:汉人、突厥人、胡人、杂胡。

    对,莫看汉人一般把北方的非汉人统称为胡人,但对突厥人还是高看一眼的,毕竟人家在军事上牛逼嘛。

    对于突厥人来说,却不把自己当作胡人的一部分,而是一向自称突厥人。以此同时,他们把除了汉人和突厥人之外的,都统称为胡人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鄙视链的最下一层,就是所谓杂胡。指的是突厥人和胡人,或者胡人不同部族之间通婚的后代。记住,突厥人和汉人,胡人和汉人之间的后代,那就不是杂胡,而是汉人了。

    哥舒翰其实是,突厥哥舒部酋长哥舒道元,和于阗王的公主之子,算起来身份也算尊贵。只是按照历史的记载,此时他在长安守父丧,身上没有任何官职而已。

    崔耕对这个种族鄙视链不感冒。但对于安思顺来说,自己是正儿八经的突厥人,单从面相上,就可以对哥舒翰进行理直气壮的鄙视。

    崔耕也没时间给安思顺做思想工作,面色一沉,道:“我意已决,服从命令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刚才安思顺只是出于对崔耕安危的关心,进行劝谏而已,可不是敢跟崔耕叫板。

    当即,安思顺高叫了一声“且慢!”

    然而,就是因为安思顺跟崔耕多说了几句话,耽误了一会儿,此时哥舒翰已经挨了几下狠的,屁股上鲜血淋漓了。

    众衙役赶紧住手,看向大堂上的石得水。

    石得水微微纳闷,道:“你是哪里来得僧人,因何阻扰本官断案?”

    安思顺双手合十,道:“阿弥陀佛,贫僧法号宝顺,特来向石县令讨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讨什么人情?”

    “那智善和尚杀死李玉洁一案,颇多蹊跷之处。人命关天,还请县尊容后再审。其二,那哥舒翰虽然出言无状,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,还是莫跟他一般见识吧。”

    石得水好悬没气乐了,道:“笑话!一来,你这和尚不是什么有道高僧;二来,本官和你素不相识。你怎么就有那么大的信心,能从本官那讨到这个人情呢?’”

    “哪里,县尊想错了。若说咱们俩素不相识不假,但若说贫僧不是什么有道高僧,那可未必。”

    “哦,难道说,你还有些道行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安思顺将手中的玉佩高举,道:“此乃贫僧所炼的一件至宝,大人只要仔细看这玉佩,就知那智善和尚果是冤枉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果真如此?拿来给本官看!”

    自有衙役上前,将那玉佩送到了石得水的手里。

    这块玉佩表明了,崔耕等人今天遇到之人的身份。但是,事实上,安思顺也不知道,石得水能不能认出此物的来历。

    不过,没关系。

    安思顺心中暗想,这块玉佩的材质不错,卖钱也能卖个三五百贯。即便石得水认不出来此物的来历,他得了这块玉佩,也该不会追究自己的罪过了。至于哥舒翰?哼,一个杂胡而已,救不救得了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所以,安思顺此时的表情,还真是不慌不忙,宝相庄严,很有些得道高僧的味道。

    石得水接过玉佩,先是没看出什么端倪来,道:“看这玩意儿……就能看出智善是冤枉得来?本官我怎么……嗯?”

    他赫然发现,这玉佩不仅是材质好,但更绝妙得是,上面雕了一只青雀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如此雕工非雕刻大家不可为,作者绝不可能是民间人士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这玉佩主人的名讳,就呼之欲出了当今朝廷上,风头正盛的濮王李峤。

    李峤的爷爷李泰小字青雀,太宗皇帝曾以一方雕了青雀的玉佩赐之,这块玉佩就成了濮王一系的传家宝。

    如今李峤初回朝中,屡屡以此玉佩示人,知道的人相当不少。

    不用问,现在宝顺是受了濮王李峤的指使,来干涉此案。

    石得水暗暗琢磨,自己若不听李峤的暗示,那就是先得罪了雍州牧殷文亮,又得罪了国子监祭酒李峤,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!

    还有更关键的,听了李峤的命令,就相当于濮王欠了自己一个人情。他和殷文亮同属于皇后一系的实力,若能为自己美言几句,这漫天的云彩不就散了吗?

    至于说这样做会让自己丢面子?和当官比起来,面子值几个钱?能吃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偷眼看向那宝顺和尚。

    却见宝顺和尚正气定神闲、笑吟吟地看着自己。这和尚若没有绝对的把握,又怎能如此有底气?

    石得水越发坚定了自己的判断,马上装模作样地高声叫道:“啊?果然有古怪,果然有古怪!佛祖慈悲,本官明白了,这凶手实际上是另有其人!”

    言毕,下得堂来,紧走几步,来到安思顺的面前,深施一礼,将那玉佩高高托起,道:“若非宝顺大师施展法力,本官险些冤杀了好人啊,请受本官一拜!”

    安思顺将那玉佩收起,点头道:“好说,好说。呃……那哥舒翰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无罪释放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石县令定当得佛祖保佑,公侯万代,富贵绵延。

    “借大师吉言了。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至此,这场霪僧案就算暂时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今日百姓们虽然没听到什么风月之事,但是,先有哥舒翰硬怼石得水,后有高僧献宝,石得水幡然悔悟,也算值回票价了。人们一边议论着此案的真凶,一边谈论着宝顺大师的种种神奇之处,慢慢散去。

    哥舒翰看了安思顺一眼,冷哼一声,一瘸一拐地往远方走去。

    擦!

    你哼什么?我救了你你还对我不满不成?你这杂胡懂不懂什么叫知恩图报?

    安思顺心中不愤,冲着崔耕等人使了个眼色,准备往前追去。

    崔耕自然不肯放过这个结交哥舒翰的机会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三人不紧不慢地,尾随着哥舒翰往前走。功夫不大,已经到了一个僻静无人之地。

    突然间,哥舒翰驻足而立,扭头道:“三位想跟着我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安思顺怒道:“我说姓哥舒的,你要不要脸?我就算没救你的性命,至少也让你少挨了几十板子吧?你连句谢字儿都没有,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“哦,那多谢了。”哥舒翰毫无诚意地抱了拳抱拳,然后转身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哥舒施主慢来!”

    不空和尚身形一晃,形如鬼魅一般,阻住了哥舒翰的去路,道:“贫僧看哥舒施主对我们兄弟三人的成见颇深啊,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