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64章 密室大阴谋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64章 密室大阴谋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,

    崔耕道:“这棉籽油虽然表面上看没什么毒性,但服食久了,定然无法生育。这不是祸国殃民是什么?三位贵人肯定有法子上达天听的吧?还请马上上表朝廷,停止大规模的售卖棉籽油。只有遇上了天灾,无粮可用之时,才可暂时饮鸩止渴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中间那人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,猛地一伸手,把崔耕的脖领子给薅住了,道: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崔耕微微一笑,道:“再说十遍也是那样,棉籽油有微毒,久食可令人不育,无论男女。您不信的话,做个试验不就得了?一个人是偶然,十个人是偶然,那成百上千人也是偶然?”

    “果真如此?”中间那人尽管是这么问了,但其实心中已然相信,只是再确定一下。此时其他二人的脸上也是变颜变色的,表情精彩之极。

    崔耕点头道:“确实如此,贫僧可用项上人头担保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大师在长安可有落脚之处?”

    “暂无,我们打算找个寺庙挂单。”

    “寺庙清苦,恐怕委屈了三位。”中间那人随手将腰间的玉佩取下来了 ,道:“你拿着此物,去东城安盛坊,高升客栈暂住,他们一定好好招待,不收半分资费。若……若大师所言属实的话,某定有重赏。至于现在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起一件要紧的事情,这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万年县的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我那件事关系重大,实在顾不得此事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中间那人一扯旁边之人的袖子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诶,别走啊!”

    崔耕还想再拦,这三位却如同被野狗追得兔子一般,三晃两晃,跑没影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急?”崔耕眉头微皱,道:“看来这棉籽油之事,对他们影响甚大啊!这三位,究竟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之前崔耕认为,大唐皇室现在只剩下了李隆基一脉,其实不大准确。今日他所见的那个中间之人,就是大唐皇室的一支余脉,只是与皇室的关系较为疏远,被他忽略了。

    他叫李峤,与之前的大唐宰相、国子监祭酒李峤同名同姓,却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个李峤,是李世民之子李泰的孙子,世袭濮王一职。因为这一枝一直在地方上安分守己非常低调,武则天对大唐宗室大杀特杀时,把他们忽略了。

    李显在位时,继续忽略。

    李旦上位,仍然忽略。

    但李隆基上位,就不会对其忽略了。

    无它,这位李峤是他的连襟王皇后的妹妹,嫁给了李峤为妻。于是乎,李隆基将他招入朝中,给了他一个清贵的职司国子监祭酒。

    李峤以濮王、国子监祭酒的身份,在这三人中最为尊贵。

    他旁边那个温文如玉的小伙子,是今年的新科进士,叫王,颇有文名。

    王皇后生不出孩子来,就努力扩展自己的势力。李峤因为王皇后才被招入朝中,自然就属于皇后的心腹。他有意拉拢王为己用,王顺水推舟,加入了这个小圈子。

    这三人中的最后一人,其实是王皇后身边的一个太监,叫楚天白。他原来是宁王李成器的门客,后来因为某次醉酒,调戏了宁王的宠姬,被宁王赶出去了。

    此事过后没几天,宁王在隆庆池落水而亡。旁人心忧此事是李隆基捣的鬼,敢去吊唁的人不多。但是,这楚天白却主动登门,号哭不止,哭了个死去活来,人们皆认为此人忠义。

    后来,此人宣布痛悟前非,一刀斩断了是非根,自请入宫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名声甚好,渐渐的混到了王皇后的身边,也是王皇后的心腹之一。

    今日三人相聚,其实还是相办法帮王皇后求子。他们商量来商量去,没想出什么好法子,就出来看石得水审案,顺便散散心,结果遇到了崔耕一行。

    现在,听崔耕说,棉籽油可致使人不育,哪里还能站得住?赶紧跑回来,商量对策。

    濮王府,一间静室中。

    李峤道:“现在可怎么办?殷文亮是皇后推荐给陛下的,现在却出了这档子事!此事一发,皇后的位置,岂不是更加危险了?”

    王道:“可是,若不告诉陛下……这棉籽油人们吃的多了,肯定会发现异常啊,纸是包不住火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白眼珠一转,道:“那就让人们少吃棉籽油不就得了?现在只有殷文亮手中有这制棉籽油的机器。只要他死了,那机器再毁了,不就死无对证了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啊。”李峤道:“我大唐历代皇帝,都有风疾之证。陛下虽然春秋鼎盛,却早已为此事忧心不已。听说棉籽油之功之后,他早就开始食用了,并且在皇宫内储备了不少棉籽油。皇后的手段再强,难道还能插手陛下的饮食?”

    皇帝吃的东西,那可是皇帝安保的重中之重。莫说插手了,就是主动打听此事,都会惹一身骚。

    楚天白听了,却不以为然地道:“那有什么,陛下愿意吃,那就吃呗。只要咱们不说,谁知道呢?更何况……陛下不能生育了,武惠妃也就威胁不到皇后娘娘的地位了不是?”

    李峤听了好悬没被气乐了,道:“是,陛下不能生育,武惠妃就得意不了了,但那不是还有别人吗?你这么干,完全是伤敌八百,自损一千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尽然。”

    楚天白往四周看了一眼,然后站起身来,把窗户打开,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。

    最后,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压低了声音道:“陛下吃棉籽油,皇后不吃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你傻啊,没有陛下,皇后怎么可能……嗯?”李峤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顿时汗透重衫,低声斥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你简直丧心病狂!以后,万不可起这等心思!”

    “丧心病狂?某却不如此认为。”楚天白道:“君不闻吕不韦之事吗?现在皇室的成年男人,不过是王爷您和陛下罢了。就算皇后允了,也必然是您……难道王爷,就真的不动心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李峤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最终,他看向王道:“王学士,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王毫不怀疑,自己若是回答地稍有差错,今天就走不出这个濮王府了。

    他坚定的道:“愿为皇后娘娘效死!王某人只知有皇后,不知有陛下!”

    “好,王学士够聪明,日后定当封侯拜相,享尽富贵。”

    楚天白提醒道:“对了,还有那三个和尚知道此事。”

    李峤右手下划,恶狠狠地道:“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却不知道,自己随口的一句话,引起了三人如此大的野心,甚至给自己惹来了杀身之祸。他现在已经随着众百姓,来到了万年县衙之前。

    今日为了显示自己的断案之能,石得水宣布公开审问霪僧案,引来了众多百姓围观。

    “威武”

    在衙役的呐喊声中,一个和尚被带了上来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