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50章 谐美向南行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50章 谐美向南行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凉!好凉啊!”

    崔耕呻~吟了一声,从昏睡中惊醒,眼前出现了一张宜嗔宜喜的娇颜。

    正是玉真公主李持盈。

    此时佳人正将一个湿巾盖到他头上,见崔耕醒了,赶紧跳了开去,道:“莫误会,本宫可不想伺候你,只是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没办法?”

    李持盈嘴角微撇,气鼓鼓地道:“那帮恶人把咱们俩掳来,你昏迷不醒,他们就逼着我照顾你。你可别胡思乱想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听着更是感到莫名其妙了,道:“我怎么就胡思乱想了?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!”李持盈如同一个骄傲的小母鸡一般,昂着脖子,道:“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。我来问你,我失踪之后,你为什么会来溪州救我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受了你的皇兄李隆基所托。”

    “哄鬼去吧!”李持盈不屑道:“本宫在溪州附近失踪,皇兄肯定以为我是被蛮人掳走了。你岭南王身份尊贵,又和皇兄不对付。皇兄提出什么条件,才可能让你甘冒奇险来救我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当然是有自己的道理的,崔没死,自己要拿玉真公主换安禄山、崔日用、韦凑、宋雪儿等人。

    但是,正在这时,他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哎呀!不好!

    陡然间,崔耕想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。自己的真实身份,张果老知道、李持盈知道,但是,别人却未必知道。

    在那些掳走自己的人的心目中,自己恐怕只是漳州刺史陈元光的长子陈响。

    陈元光之子,哪怕是加上向王的身份,也远远不能和岭南王相提并论啊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可资利用之处就太多了。

    但是,与此同时,若现在继续和李持盈对话下去,被那人听到了,可就全完了!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这时候,李持盈还继续说呢:“不用解释,本宫明白,你早就对我的美色垂涎三尺了,这次本宫失踪,你出来寻我,就是想来个英雄救美,得到本公主的芳心。换句话说,你这叫色令智昏......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

    仓促之间,崔耕情急智生,猛然间一探身,将李持盈扯到了自己的身上,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啊~~

    李持盈本来准备继续说教崔耕,奈何对方这个动作愣是吓了她一跳,顿了下才反应过来,随之发出了一声尖叫,大叫道:“要死啊!你想干什么?你这个无耻之徒要干什么?非礼!非礼啦!”

    崔耕怕李持盈的喊声会引起更多的麻烦,赶紧在她的耳边轻声道:“公主别着急,崔某人绝无非礼之意。事出有因,等会再同您赔罪,现在我只想问你,你把我的真实身份,告诉那些人没有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。”李持盈见崔耕除并没有其他的动作,这才冷静下来,低声道:“你以为本公主傻啊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记住,千万莫暴露我,现在我就是陈元光之子陈响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别说了。”李持盈嗔怪道:“罗里吧嗦的,你是故意占本公主的便宜吧?”

    崔耕委屈道:“公主你听我解释,没有!”

    “没有?哼哼……你抱那么紧,下面那个硬硬的,顶着我的是什么东西?你以为本公主是三岁孩子么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是自然反应,自然反应。”

    崔耕其实是昏迷太久被尿憋得,现在被李持盈道出来,顿时老脸通红,就要把玉真公主放开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

    咣当!

    门儿开了,一个中年人推门而入。目测七尺左右,猿臂蜂腰、古铜色的皮肤,国字脸浓眉大眼,人样子长得相当不赖。换到后世,不管是模特还是混影视界,绝对都是香芋馍馍。

    崔耕还真认识此人,正是黑水教的护法梅三发。

    他看到崔耕和李持盈的姿势,哈哈笑道:“向王千岁莫那么急色嘛!你想找小娘子的话,某给你安排,要多少给多少。不过这位却是动不得,至少现在是动不得!”

    崔耕恨声道:“梅三发,是你?是你把本王掳到这儿来的?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梅三发随手拉了一把椅子坐下,道:“向王还请稍安勿躁,其实咱们是友非敌,某之前还给你帮了不少的忙哩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帮我的忙?”崔耕深感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梅三发道:“你不奇怪吗?这溪州的白虎都绝迹几百年了,怎么就那么巧,在你到了溪州的时候,就重新出现了?难道……此虎是专门给你造势的吗?你真以为自己是天命所归啊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崔耕忽然想起来,初次见面时,梅三发说可一句话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,陈公子的运气,真是好得令人发狂呢。”。

    他恍然大悟,道:“这白虎是你们捉来,给覃行璋造势的?没想到最后却是便宜我了!”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才意识到,自己以前真的是小瞧了覃行璋了。以对方的各种谋算,若不是自己运气爆棚,这向王之位绝对是人家的。

    想想看,黑水教将白虎运到溪州。

    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,众目睽睽之下,如同汉高祖斩白蛇一样,覃行璋斩一只白虎,然后再几个人在旁边鼓动,那岂不意味着覃氏当兴代巴氏称王吗?

    梅三发点了点头,道:“正是如此。不过,可惜了,人算不如天算,那白虎生了一只幼崽儿,性情大变。找了个机会,跑了出来。最后,那幼崽竟落到了你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崔耕眉头微皱,道:“奇怪,你们不是和覃行璋是盟友吗?为何之后的表现……准确地说,你们对本王似乎没什么敌意。”

    梅三发道:“那是自然。我们黑水教是想和向王结盟,可不是一定要和覃行璋结盟。而且,这个向王是越得蛮人拥戴越好,实力越强越好。您连败覃行璋数阵,覃行璋烂泥糊不上墙去,我们又何必枉做小人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又是怎么找到玉真公主的?”

    “就在那场斗蜡的斗山之会上,我的手下偶然间发现了玉真公主的踪迹。只是他身边一直跟着那只老蝙蝠,不好下手。终于在昨天,被我们找着了机会。对了……你和那老蝙蝠甚是亲密,您们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崔耕信口胡诌,道:“家父陈元光救过张果老一次,所以,他对我是能帮就帮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向王福缘深厚,定能把巴人发扬光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双方的气氛甚是融洽,又说了一会儿闲话,崔耕试探着起身道:“跟黑水教结盟,没问题,本王应允了。如果没什么别的事儿的话……本王告辞!”

    “诶,向王莫着急啊!”梅三发阻拦道:“您和覃行璋不同,他野心庞大,为向王后必反大唐。但是您不光是汉人,还是漳州刺史陈元光之后。所以,我们黑水教对您不大放心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崔耕道:“我空口白牙说一句会造反,你们也不信啊?总不能关软禁一辈子吧?再说了……关我一辈子也没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梅三发摇头道:“哪里,向王千岁误会了,我等当然有逼您造反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“我们黑水教原有八大护法,六男二女。呃……现在死了两个护法了,一个是梅九真,一个是梅七如。所以,现在包括在我在内,是六大护法,四男二女。那两个女的,一个叫梅四溪,一个叫梅六婷。那梅六婷今年刚刚一十八岁,有着闭月羞花之容,沉鱼落雁之貌,绝不至于辱没了向王千岁。在我们黑水教反唐之日,就是您和梅六婷大婚之时。到时候,恐怕不仅仅是溪州十八峒不得不反,就是漳州的陈元光也得竖起叛旗看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面色微变,道:“这么说,本王必须跟梅护法往黑水教总坛一行了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梅三发道:“还请向王千岁在一路上老实点儿,莫让本护法难做。要不然……双方撕破了脸皮,可就不大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既客气,又语带威胁,崔耕只得道:“本王明白。”

    李持盈的关注点儿却与众不同,道“哼,那梅六婷一个平民女子,即使再好看,能有本公主好看?我却不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崔耕和梅三发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然后,在梅三发和十来名黑水教众的护送和监视下,崔耕往安南都护府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为防止崔耕捣鬼,他们不走通衢大道,专挑偏僻的村镇走。崔耕若是敢发作,不过是连累几个无辜的百姓,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这一日,他们抵达江南道道州境内。

    李持盈看着过往的百姓,连连摇头,道:“奇怪,真是奇怪啊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