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45章 二耀震群蛮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45章 二耀震群蛮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大家之所以这种反应,倒不是输不起,而是眼前的景象太过令人震惊了。

    恍惚间,人们觉得,眼前之人的是不是在拉开一把假的宝弓?

    你就算天生神力,就算不用累得个脸红脖子粗,也得努把力,慢慢把弓拉开吧?

    现在,如同儿戏一般,一下子就把此弓拉开,那我们前面如此兴奋算什么?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吗?

    他们都如此想了,作为当事人的覃行璋更是沮丧无比,期期艾艾地道:“算当然算了。呃敢问这位将军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某叫张。”

    如同郭子仪一样,张守故意把自己中间那个字儿去掉了。

    覃行璋努力给自己找回脸面,道:“张壮士真是神力啊,本盟主佩服。您如此大才,却屈居于那”

    很简单的道理,要证明自己输了非战之罪,就得说敌人无比强大,自己败得不冤。当即,覃行璋就准备吹捧张守几句,顺便给他和石峒部之间,制造点小小的嫌隙。

    然而,覃行璋想法是好的,但事实却不照着他的剧本来。

    他的话刚说到这儿,张守就猛然一摆手,打断道:“覃峒主,你这么说,可是完全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错?什么错了?”覃行璋莫名其妙道。

    “比如你说,某如此大才,就完全错了。张某人这点本事,着实不算什么。实不相瞒,在陈公子手下,我这样的人多得是。”

    覃行璋尴尬地一笑,道:“张壮士过谦了。像您这样本事的人,能得一个已经是邀天之幸,又怎么可能”

    “嗯?”张守眉毛一挑,再次打断道:“怎么?覃峒主不信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某就让你看看,某说的是否属实。”张守一挥手,道:“郭兄弟,你过来!”

    郭子仪小步快跑,走了过来,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也来拉拉这向王宝弓。”

    “成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将把宝弓接过,两膀一较力,道: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”

    望着那个顷刻间开到十二分的宝弓,覃行璋直感觉自己的人生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观战的众蛮人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如此神力,这这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“看来这正天命所归的不是覃氏,而是那位陈峒主啊。”

    “仔细想想,若覃盟主真是宝弓的主人,又岂能只拉个十分,而到不了十二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覃盟主拉开十分都很吃力,这人拉开十二分却这么轻松。怎么看这天命都不是向着覃盟主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宝物有德者而居自之,看来这宝弓即使现在在覃盟主手里,但也保持不了多久喽。”

    覃行璋听在耳中,疼在心里。如果他懂得汉人诗词的话,恐怕会念道:“可恨念念压金线,为他人做了嫁衣裳。”覆手繁华

    当然了,作为一代枭雄,覃行璋是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被击垮的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收拾心情,道:“好,这第一局,就算石柱峒赢了。接下来,开始第二局箭穿金钱眼。,五十步外,吊一只铜钱,哪方的弓箭能从钱眼儿里通过,哪方就算赢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还是请覃盟主先演示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说是箭射金钱眼,总不能真的拿一个一文钱的开元通宝来射。那玩意儿的中间太过细连箭杆儿都过不去。

    所以,实际上,这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,是一枚特制的铜钱,中间的方孔,足够两只弓箭同时通过。

    但是,即便如此,在五十步之外射中,也非常难得了。

    就是覃行璋,也是练了许久才练成功过,把这当成了自己压箱底儿的本事。

    待所有物事都摆好,覃行璋在五十步之外站定,弓开如满月,箭发似流星。

    嗖

    弓箭直穿而过,那铜钱竟然纹丝儿没动。

    “好箭法!”

    “神乎其技!”

    “覃盟主威武!”

    众蛮人一阵喝彩。

    但是,很显然,这次喝彩就没有之前的喝彩声那么隆重了。道理很简单,被郭子仪和张守吓得。经过张守和郭子仪的表演,他们已经明白了,什么叫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即使刚刚覃行璋表现得很厉害,但说不定石柱峒那边会有更厉害的人出现呢。

    覃行璋心里其实也有些含糊,道:“不知石柱峒这次何人出战?”

    崔耕无可无不可地道:“张兄弟,你来一回?”

    “得令!”

    张守抄弓在手,满不在乎道:“五十步怎能显俺的本事?来个一百步的!”

    稍后,他自顾自地后退,直到一百步外站定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弓箭穿过铜钱,铜钱依旧纹丝儿没动。

    然而,你以为这就完了吗?没有!完全没有!

    紧接着,嗖嗖嗖!

    一支支弓箭直冲而过,似乎永不停歇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张守剑囊之中的弓箭耗尽,道:“献丑了。献丑了哈!”、

    然后,又扭头看向郭子仪,道:“郭兄弟,要不你也玩儿玩?”

    “玩儿玩?玩儿玩就玩儿玩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站起身来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他没有像张守那样,在一百步外站定,而是回到了原来覃行璋所处的位置,从袖兜抽出了一条巾子,将自己的眼睛蒙住了。小鱼跃农门

    “他这是要干什么?蒙眼射箭?”

    “这郭仪也太狂了吧?”

    “狂?失手了才叫狂。若是没失手,人家这就叫艺高人胆大!

    说话间,郭子仪已经坐好了准备,搭箭开弓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箭西来,穿钱而过。

    “好箭法!”

    “郭仪厉害!”

    “今儿个可算开了眼了!”

    今儿个让大家震惊的事情太多了,大家已经麻木了。尽管郭子仪表演了神技,人们的叫好声却不热烈。

    就连覃行璋本身,也没了和郭子仪和张守的争竞之心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想,没办法,双方的差距太大了,我输的不冤啊。更关键的是,刚才我那箭穿金钱眼,算不得什么实用之技,只是看起来很利害罢了。

    但是,张守的连珠快箭,在战阵中太实用了。郭仪之能用在夜战中,更是无往而不利。

    这要是再比试下去,那不是自取其辱吗?

    当然了,认输是认输,却不能让那陈响今日就占了这么大的便宜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覃行璋朗声笑道:“这次的斗山之会比试弓箭,是三局两胜。石柱峒既然已经胜了两局,自然是石柱峒赢了。不过么”

    崔耕讽笑道:“怎么?又有某峒不满,要和我峒比试一番?我说覃峒主你还真是豆腐渣擦屁股没完没了啊!”

    “非也,非也。”覃行璋连连摇头,道:“陈峒主误会了。并非有某峒要和贵部斗山,而是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咱们能比完这最后一场,来个全始全终。记住,是你和覃某人直接比试,不准旁人越俎代庖。”

    崔耕微微摇头,道:“这次斗山之会,我们石柱峒已经赢了,再比一场,有何必要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必要了。”覃行璋正道:“若是你赢了本盟主就可以保证,再无其他部族会要求与石柱峒斗山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我输了呢?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关系,本盟主不会对陈峒主有任何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?”

    崔耕先是一愣,随后马上就算清了覃行璋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自己连胜三次斗山之会,势如破竹,覃行璋渐渐地开始控制不住十七峒内部局势了。他若再不取得一场胜利的话,地位就会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覃行璋来说,赌注是什么并不重要,胜利才最为重要。自己一直没出手,被覃行璋当成软柿子了。

    好吧自己确实是软柿子。但是,这稳赚不赔的买卖,为啥不冒个险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慨然道:“好,本峒主答应了。但不知这最后一场,究竟是比什么呢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