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42章 陈响争向王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42章 陈响争向王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道:“不多不少,一千斤!”

    “啥?一……一千斤?”

    “林刺史不信的话,可以当面验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再次挥手,就有十名石柱峒的壮汉各提了一个藤箱上了高台。

    将那藤箱打开,赫然是洁白如雪、晶莹如玉的白蜡,跟之前做成蜡烛的那些白蜡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,我不信,这里面定然有古怪!”

    覃行璋但觉自己在做一个永无休止的噩梦,简直都要疯了。他快步向前,猛然间抽出腰刀,往那白蜡上砍去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寒光一闪,白蜡块儿一分为二。不过,很可惜,里面依旧是白蜡,表里如一!

    崔耕笑吟吟地道:“怎么样?覃峒主,你现在可愿赌服输?”

    赌虽然赌了,但至于输么……先不说关覃行璋什么事儿,本来这场斗山之会的赌注,就只有石柱峰而已啊。

    但是,崔耕偏要这么说,并且咬定“服输”二字,其目的,就是打击覃行璋在十八峒的声望!

    覃行璋毕竟是心思坚毅之辈,经过短暂的迷乱之后,已经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道:“如果某没料错的话,这白蜡与普通的白蜡不同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崔耕也不隐瞒,道:“一般的白蜡,是用黄蜡制成,而黄蜡却是要用蜂巢熬制。不过,本官的白蜡,却不是用的这个法子。”

    覃行璋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你是用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崔耕当然不能轻易暴露底牌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个法子,是在宋朝才被人们发现。

    有一种树,叫做白蜡树,树上的虫子名为蜡虫。将这些蜡虫收集起来,再像蜂巢一样熬制,就能得到洁白如雪的白蜡了。

    崔耕在去石柱峒的路上,整好发现了大片的白蜡林。半个月前,在覃行璋提出斗蜡之时,他灵机一动,想到用这个法子赢他。

    当即,崔耕微微一笑,看向下方的百姓,道“某这个法子,待吾为向王之日,自会公告于十八峒的众百姓,至于现在么……且容我暂且卖个关子。”

    所谓“向王”,就是廪君巴务相为王时的称号。

    对于大唐朝廷来说,蛮人首领称个王啥的,不算触犯忌讳。比如南诏刚受大唐支持时,其国主就称王,大唐也大大方方的认了。但是,与此同时,他见了姚州大都督得行跪拜之礼。所以,崔耕在林闯面前大大方方地说要称王,林闯一笑置之即可,不会暴露了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但是,林闯可以一笑置之,其他蛮人可就不行。

    崔耕此举,无异正式宣布要问鼎十八峒之主的位置。

    有白虎臣服,说明他天命所归。能大批量的制造白色蜡烛,说明他大有生财之道,并且愿意与大家分享。

    仔细想来,他可比覃行璋合适多啦,不少十八峒部众开始心思浮动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道:“不告诉我们秘方没关系,但不知这白烛成本如何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现在几乎除了人力之外,不需要什么成本。但时间久了,肯定要有所花费的。本峒主算来,大概三十文一根白蜡烛就有得赚。”

    “啥,三十文?”

    尽管之前心中就有所预料,但人们还是目瞪口呆!

    要知道,现在白蜡烛随便卖卖,也得一千五百文一支。而崔耕说的数字,只相当于以前的五十分之一。就是寻常百姓家,咬咬牙都能享用得起了。

    整个产业是多么一大笔财富?就算一年达不到一千万贯,也差不了多少吧?而这么大一笔财物,自己马上就要有份分一杯羹了,怎能不激动异常?

    这还没完呢,林闯忽地对着崔耕一躬到底,道:“林某人原来一直以为,我汉人文采风流,英雄辈出。今日一见,方知自己是井底之蛙了。想不到蛮人中竟有陈兄这等人物,请受林某人一拜!”

    其实,崔耕冒充的身份,是陈元光的儿子陈响,标标准准的汉人。只因娶了僚人妻妾,才和石柱峒产生了联系,算是半个蛮人。

    但是,眼见着崔耕如此风光,十八峒众人就自动忽略了这一节了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心中暗想,嘿嘿,日后说起来,我们十八侗之主随随便便一露面,就折服了大唐的高~官,这是多么光彩的事儿啊!

    “陈响当为向王!”

    “白虎现身,天命所归!”

    “十八峒一统,就在今朝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些蛮人甚至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崔耕见此状况,不禁暗松了一口气。他拿出来的“白蜡”,与人们此时心目中的白蜡并不相同。若覃行璋抓住这一点对自己进行攻击,就是一笔糊涂账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有了林闯的奉承,众蛮人的拥戴。覃行璋再拿这点做文章,就完全不占理了。

    覃行璋此时的面色则无比难看,他心中暗想,奶奶的,这陈响真不简单啊,三下两下,竟然有后来居上之势。不行!越是如此,我越要将其扼杀在萌芽之中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朗声大笑道:“好!这次斗山之会,依旧是陈峒主赢了。不过……这石柱峰确实是好地方。某听说,连夏峒的彭峒主,也想和石柱峒争一争呢?你说是不是啊,彭峒主?”

    连夏峒峒主彭无为站起身来,道:“不错,我连夏峒正要向石柱峒请教!”

    崔耕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行,没问题,我石柱峒来者不惧。但不知,连夏峒想比什么呢?”

    覃行璋道:“这回咱们来点实在的,就比射箭之术如何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看向林闯道:“比试射箭,无关朝廷税收,林刺史就不必参加了吧?”

    林闯明白,今儿个自己给崔耕做了一回“托儿”,已经引起了覃行璋的警惕,想用话把自己拿住,不让自己参加。

    不过,那又如何?郭子仪和张守俱皆当世名将,骑射无双。覃行璋提出比射箭,简直是班门弄斧了。

    林闯打了个哈欠,道:“本官才对射箭没什么兴趣呢,当然不会参与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覃行璋又看向崔耕道:“陈峒主,你说呢?”

    崔耕意味深长地道:“比试射箭,某当然不惧。只是……若覃峒主再输了这场,可就三连败了呢,日后……定能成一段佳话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