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39章 斗山终得胜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39章 斗山终得胜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田和也气急败坏地道,道:“逆子,是你?我说怎么早上没见着你的人呢?敢情投靠了外人,出卖了石柱峒!”

    没错,出现在大家面前的,正是石柱峒的少峒主田准。

    昨夜宴会上,他一怒之下跑了出去,人们都没放在心上。本来么,崔耕为峒主这件事儿,根本就伤害他的利益。

    年轻人受点挫折,跑出去冷风一吹,就能想明白了。想明白,就能成长了。

    然而,谁都没想到,这厮竟然赖泥糊不上墙去,一怒之下,投靠了覃行璋!

    田准的面上却毫无羞愧之色,脖子一梗,道:“怎么的吧?我说过,你们会后悔的,现在就实现了。男子汉大丈夫,言必信,行必果,果必践!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的拉倒吧!”崔耕不屑道:“这关男子汉大丈夫屁事,那句话是孔子说的,“言必信,行必果,,固执然小人哉!”你今日之举,就是小人一个。”

    宋根海也凑趣儿道:“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小人报仇,从早到晚。说这厮是小人,还真没冤枉他哩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!”田准恼羞成怒道:“废话少说,某已经把红背竹竿草的秘密,告诉覃盟主了,今天你们是输定了!”

    崔耕和田和称覃行璋为覃峒主,田准却称覃行璋为田盟主,这一字之差,已经表明了双方对覃行璋截然不同的态度。

    覃行璋为十七峒总盟主,若崔耕及田和称呼他为“覃盟主”。那唯一独~立于外的石柱峒,就显得非常不合群了,先天在舆论上处于劣势。所以,他们只承认覃行璋为十八峒的一名普通峒主,以“覃峒主”称呼。

    田准今天称覃行璋为“覃盟主”,就让覃行璋很有些众望所归,一统十八峒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覃行璋高兴地点头道:“正是如此。陈峒主,看来你们这石柱峰,要归散毛峒了,哈哈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别看崔耕怼田准怼得挺痛快,面对如今的情况还真没啥好办法。

    郭子仪走上前来,低声道:“公子,要不,我来试试?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“一帮蛮人有何可怕?某就算中了玉红花之毒,手软脚软,想来也能赢得了那帮蛮子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好吧。记住,刀枪无眼,输赢并不重要,安全第一,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嘿嘿一笑,低声道:“能得您舍命相救,俺知道自己多大分量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慨然道:“拿你们的毒酒来!”

    田准走上前来,叮嘱道:“这毒酒是一个时辰之后才会发作,所以,比武是在一个时辰之后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将那盏毒酒一饮而下。

    “痛快!”

    覃行璋赞了一声,然后挥了挥手,就有个身材高大,面色很厉的中年汉子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汉子微微一抱拳,道:“某乃覃盟主手下,四猛八杰之一,覃大全!陈峒主,你们的毒酒呢?俺已经迫不及待啦!”

    崔耕有个屁的毒酒啊,石柱峒的毒药另外十七峒都知道,而自己准备的毒箭木之毒,人家已经有了解药了。

    他干脆道:“你即便不喝毒酒,也不是本峒主手下大将的动手!既然如此,某又何必浪费呢?”

    那覃大全嘴角微撇,道:“陈峒主,我不知道你别的本事怎么样,但你这嘴皮子上的本事,可真是溜的很啊!能把黔驴技穷说得这么冠冕堂皇,末将佩服。”

    擦!

    这厮面相粗豪,嘴皮子还真溜。

    崔耕心里面是别提多郁闷了,冷笑道:“那某让你再见识另外一样本事,龙山君过来!”

    老虎又称山君,此地乃是龙山地界,崔耕干脆给自己的虎儿子取名“龙山君。”刚才崔耕和众人寒暄,把老虎交给张守带,小家伙被装在一个褡裢里,极为不满意,不算扭来扭去并嘶吼着。

    如今张守一松手,顿时那老虎“嗷呜”一声,飞速跑来,窜上了崔耕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白……白虎!”

    在场的大多数人,可没料到会有白虎出现,顿时发出了一阵阵惊呼。

    田和笑眯眯地道:“《中兴征祥》有云:王者仁而不害,则白虎见。今日我石柱部有白虎臣服,可是大大的吉兆啊!众位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何止是吉兆啊,对于另外十七峒来说,那简直是廪君的象征好不好?顿时,其余十七峒的人脸上面色各异。

    不过,有一点是肯定的,他们都对眼前的这位新任的石柱峒主,再无任何轻视之意。

    覃大全更是深深一恭,道:“莫将出口无状,特向陈峒主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以手相搀,道:“好说,好说。王者仁而不害,则白虎见。陈某以仁为本,又怎么会怪将军呢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覃大全一缩脖子,没敢接茬。

    没办法,崔耕刚才这句话,几乎摆明了,要做这个“王者”了。自己这个覃行璋的手下大将,能赞同吗?

    但与此同时,拥有白虎的陈响真有资格说这番话,自己若是出言反对,那也只能是自取其辱。所以,他也只能是保持沉默,气势马上就弱了几分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比武马上就要开始。

    郭子仪感到手脚瘫软,勉强手提一把软剑,走到了正中间的空地上。

    “好汉子!”

    “忠肝义胆!”

    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了崔耕这个白虎之主的衬托,人们看待郭子仪的行为,不由得连声赞叹。

    笑话,白虎主人手下的大将,岂能是等闲之辈?

    更何况,郭子仪如今的行为,的确值得人们敬佩。

    “壮士且慢!”

    忽然,一名蛮人贵人走上前来,手持一盏酒,道:“敢问这位壮士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郭仪。”

    “郭仪?好名字!某乃支罗峒峒主巴万年,您为报主恩,以中毒之躯,迎战勇猛之将,忠哉!壮哉!烈哉!来,本峒主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“谢巴峒主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将此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稍后,又有几位峒主前来献酒。

    当然了,对于十八峒来讲,“斗山”是极为严肃的事儿,不至于大家一起给郭子仪灌酒,只是点到即止。

    郭子仪饮了五盏酒以后,剑尖儿下指,道:“来吧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覃大全也不客气,答应一声,手持鬼头刀,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郭子仪不敢与之斗力,只得勉力以各种法子躲避。种种惊险之处,直看得围观之人阵阵惊呼。

    但是,说来也怪,渐渐地郭子仪似乎适应了这种节奏,惊险之处越来越少,后来竟隐隐有反击之势。

    反观覃大全,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,看那样子,是慢慢处于下风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终于,郭子仪找了个破绽,手中宝剑以毫厘之差,正横在了覃大全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覃大全面若死灰,“当啷”一声,鬼头刀落地,道:“俺……输了。”

    哗~~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全场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是郭仪赢了?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陈峒主手下大将,真厉害啊!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一般的厉害,中了毒之后,他都能对覃大全战胜之。那不中毒呢?”

    “传说中,有明主出世,自有上苍降下忠臣良将来辅佐。诚不我欺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八峒的贵人们一阵阵赞叹,而覃行璋的脸上则比一连吞下十七八只苍蝇还要难看。

    忽然,他恍然大悟,指向支罗峒峒主巴万年,恶狠狠地道:“本盟主明白了,巴万年,是你捣得鬼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