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35章 老虎有套路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35章 老虎有套路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郭子仪只是年轻气盛、有些冲动而已,经崔耕这么一提醒,马发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却原来,那白色老虎身受数道重创,直到现在腹部还在不断滴血,眼睛还瞎了一只,算自己不前争斗,恐怕它也活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那老虎再无万兽之王的威风,此刻低眉顺眼尾巴乱晃,像只乖巧的大猫一般。

    他心一动,道:“这老虎恐怕是被那帮人追得狠了,想投降了。”

    张守珪道:“也可能是受伤太重,想让咱们救救它。”

    崔耕问道:“那谁去看看这老虎的伤势,总是一条性命,能救救吧。注意,务必小心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跃跃欲试,道:“我来!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郭子仪武艺高强,天生神力,是那老虎完好无损,也未必是他的对手,崔耕还真放心。

    当即,郭子仪小心翼翼地走到白色老虎的近前,划划地道:“老虎,老虎,我没别的意思,是看看你还有没有救。”

    那老虎甚是聪明,马躺在地,四肢朝天,露出了柔软的腹部。

    郭子仪一边凝神戒备,一边仔细观察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连连摇头,冲着崔耕道:“没救了,肠子都烂了。这要是人,都不知死了多少回了。也是老虎,还能坚持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人们见那白色老虎甚是乖巧,都涌来看个究竟。但见果然,那老虎绝对没救了,不光是腹部这一道伤口,身还有几道伤口甚为致命。

    崔耕其实对救不救这只老虎无可无不可。道理很简单,这年头又不讲环境保护,老虎活了,袭击这周围山寨的人怎么办?自己把它一直关在笼子里,似乎也不大合适。

    所以,他刚才只是一片仁心,随手而为罢了。如今见救不活老虎,也不再强求,道;“那算了,你们身谁有肉干,给它留一些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等人都拿了一些肉干,摆到了老虎的面前。

    崔耕摸着白老虎的脑袋,道:“虎兄啊,虎兄,不好意思,我们救不了你。吃了这些东西,你找个没人的地方,呃……享受余生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忽然,有个蛮人开口阻拦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蛮人指着老虎道:“咱们这么走了?”

    “不走还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可是白虎啊!”那蛮人着急道:“虽然这皮毛已经破了一点,那也是白虎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见那蛮人敢反驳崔耕的话,许天正大感没面子,怪眼圆翻,道:“白虎咋的了?我家……那个……公子不在乎!怎么?你小子不服?”

    崔耕落在谁手里都是货可居,绝不能暴露身份。与此同时,他得解释清楚和许天正等人之间的关系。所以,崔耕和许天正之前已经商量好了,现在他的身份,是漳州刺史陈元光之子陈响。今日是受了陈元光之命,特来帮助石柱峒的。

    所以,许天正才对他以公子称呼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那蛮人还要争辩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寒光一闪,许天正的钢刀横在了那蛮人的脖颈,道:“再啰嗦,俺的刀可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敢!”那蛮人是脖子一缩,不敢吭声了。

    崔耕这才挥了挥手,带领众人离去。

    可是,刚走出数十步——

    嗷呜~~

    那白色老虎又发出了一声呼啸。

    嗯?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崔耕回头望去,但见那老虎小步快跑,向自己方向跑来。

    离近了之后,它有意放慢了速度,以示意绝无恶意。终于,那老虎来到崔耕的近前,昂起头,张开嘴轻轻扯了扯崔耕的袍子。

    它这是想干啥?让我跟它?

    崔耕心好,随着那老虎往前走去,身后众人紧紧跟。

    郭子仪恍然大悟,道:“敢情这老虎刚才没想着让咱们给它治伤,只是想看看,咱们是不是好人。现在带咱们去某个地方,才是它的真正目的。这畜生,还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。”

    宋根海笑道:“那它到底是想干啥呢?莫非是这老虎攒下了些金银,临死前要把这些财物送给咱们?”

    黄有为摇头道:“老虎要金银干啥?依我看啊,这是大……公子德行深厚,天有意借着白虎,赠公子什么宝物。”

    吴知道:“还可能刚才是老虎有意相试,一会儿变成一个绝色美人,要以身相许哩。我听说过一个叫《虎妻》的典故,说得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家虽然是越说越不靠谱,但心还真是好。

    山林茂密,没有路径,老虎也身受重伤,走了一个时辰左右,才在一片乱石堆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老虎冲着那堆乱石低啸了一声,虎目紧闭,委顿余地了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经全黑,人们举起了火把。

    郭子仪走前去,一探老虎的鼻息,摇了摇头,道:“死了,没气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宋根海讶然道:“刚才看来,还没那么严重啊!”

    郭子仪叹了口气,道:“此虎受了那么重的伤,只是放心不下这里面的物事,才坚持到现在。这口气一泄,彻底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宋根海伸手要扒那堆乱石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吴知忽然高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宋根海的动作顿时一滞。

    吴知道:“你看见乱石堆里的那些木棍没有?此物叫做毒箭木,若是不小心刺破了,马有性命之忧!”

    当初吴知和崔耕一起去参加蛮王会,在路遇到母鸡部以毒箭木制成的弓箭伤人,所以认得此物。宋根海当时在魏州,完全不识了。

    崔耕仔细端详,点头道:“不错,是毒箭木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的!”宋根海破口大骂,道:“咱们好心好意地给它看病,还给它送吃的,这老虎却是想害人。真是人无伤虎意,虎有害人心,禽~兽之性!”

    说着话,抽出腰刀,要砍那白色老虎的尸身。

    崔耕赶紧阻拦道:“且慢,那老虎在这埋了毒箭木,未必是想害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它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想啊,这老虎离开那么久,保不齐有什么野兽经过这里,万一把那物事给毁了可咋办?所以,它是在用毒箭木保护这里哩。只是死的匆忙,来不及提醒咱们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诶,不愧是白虎,还挺聪明的啊。”

    宋根海不敢继续动手,抽出腰刀,慢慢地将那些毒箭木扒拉开。然后小心翼翼地挪动石块。

    大约半刻钟后,一个小小的山洞,出现在了大伙的面前。

    宋根海举起火把往洞里一照,喃喃道:“原来如此,我明白老虎为何对这样物事如此重视了…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