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28章 大恩却成仇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28章 大恩却成仇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被朝廷的兵马包围了?不用问,这是针对我的啊!事到如今,也唯有死马当活马医了。

    崔耕心思电转,低声吩咐道:“本王暂与杜宾客虚与委蛇,你赶紧想办法混出去,通知剑南道的兵马来救驾。对了,顺路将黄有为、杨玄琰找来。”

    “得令!”

    剧士开尽管明知道混出去的希望不大,还是赶紧钻出了帐~篷,依命行事。

    郭子仪则看了个莫名其妙,道:“你们在搞什么鬼?快点吧,朝廷的钦使在外面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崔耕叹了口气,道:“你我相识即是有缘,只是今日这缘分恐怕尽了啊!记住,待会出去之后,千万莫和某表现的太亲近,免得惹祸身。”

    张守珪疑惑道:“难不成崔兄真犯下过什么通天大罪不成?即便如此……也牵连不到我们俩吧?”

    郭子仪也疑惑道:“怎么听崔兄这话里话外的意思,是不想和我们有瓜葛似的?告诉你,某这条命是你救的,是你真犯了什么通天大罪,某也会拼了性命为你求情!”

    张守珪也道:“对,也算我一个!俺不信了,有咱们仨的救驾之功,什么罪过不能抹了去?”

    “二位的好意某心领了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咚咚咚~~

    话刚说到这,随着一阵脚步声响,杨玄琰和黄有为,从帐外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使,外面杜宾客的声音响起,道;“磨磨蹭蹭的干什么?崔炎速速出来接旨!”

    “咱们快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崔耕刚才说那番话,主要目的还是拖延时间。本来么,他出去接旨,是非常严肃的场合,郭子仪和张守珪两个大男人,能和他表现的多么亲近啊?

    当即,他带着杨玄琰、黄有为以及郭子仪、张守珪一起,去见杜宾客。

    “你是崔炎?”

    “正是下官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跪倒接旨吧。”

    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崔耕等人皆跪。

    但是,与此同时,杜宾客带来的那些甲士,却依旧站得笔直,而且手握到了腰间的刀柄。

    危险!

    崔耕一一凛,额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。杨玄琰和黄有为也暗暗做好了准备,做最后的反抗。

    可那杜宾客一开口,大家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李隆基这次的圣旨,没有用什么骈四俪六的字,而是通篇大白话,即便目不识丁之人,也能一听懂。

    这道圣旨的大意是,这两次五千破十万的大功,主要是崔炎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其人智深如海,不让古之诸葛孔明;其人勇冠三军,是关羽张飞再世也得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所以,特加封崔炎为宋国公、左羽林将军,赐彩帛三千锻,吐蕃奴隶五百人,以示荣宠。

    崔耕听完了,是彻底懵圈儿了。

    他暗暗琢磨,李隆基不知道崔炎的真实身份也罢了,怎么这赏赐如此出格?

    好么,一下子到了公爵,算把崔炎的功劳都摆到桌面,也是升迁太速了吧?

    然而,这还没完。

    杜宾客念完了圣旨之后,一使眼色,顿时,有名甲士将三支响箭射向了半空。

    顿时,御营内骑兵四出,将这份圣旨在唐军各营地内高声重复。普通士兵懂什么,顿时齐声呼喝崔炎的名号,把他当成了力挽狂澜的大英雄。

    崔耕见此状况,越发糊涂了。

    待那阵阵呼啸声渐低,他轻咳一声,道:“杜将军,这其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某虽薄有微功,却绝没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杜宾客的脸马沉下来了,道:“宋国公,莫非你要恃功而骄,质疑陛下?”

    “下官不敢!”

    “哼,最好是不敢。记住,圣天子金口玉言,出口成宪。陛下说这功劳是你的,那是你的。你敢不要,是抗旨不遵!”

    崔耕听着这话话里有话,心一动,道:“杜将军刚才还说,陛下有给郭子仪和张守珪二人的旨意,现在总该拿出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有这么回事儿。嗯,张守珪、郭子仪接旨!对了,只要他们二人跪下,其他人不用跪了。”

    “吾皇万岁万万岁!”张守珪和郭子仪再次跪倒。

    杜宾客道:“查,张守珪和郭子仪贪生怕死,投降吐蕃。待我军大胜之后,他们又反戈一击,再次归唐。朕烛照万里,焉能受此二贼蒙蔽?着杜宾客将其二人地正法,不必审讯。钦此!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?”

    郭子仪和张守珪万没想到,自己五千破十万之后,非但没获得任何封赏,相反要人头落地!

    郭子仪高呼道:“冤枉啊!我们二人从未投降吐蕃,全先锋营所有将士,皆可作证!”

    “哼,全先锋营的将士?”杜宾客眼的不忍之色一闪即逝,恶狠狠地道:“那陛下以及全军将士,都见你们出现在吐蕃大军,又作何解释?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是吐蕃派人冒充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陛下明鉴万里,又岂能认错?实话告诉你们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,杜宾客一指张守珪道:“你的全家老小,已经俱被陛下下旨斩首!”

    然后,又一指郭子仪道:“陛下飞鸽传书到华州,你的全家老小,恐怕现在也早做了刀下之鬼!”

    “原来……如此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不仅郭子仪和张守珪,是崔耕也大概能猜到此事的前因后果了。

    当初,先锋军反向突围,王海宾战死沙场。

    吐蕃人将计计,不但对唐人宣布王海宾已然战死,而且说郭子仪和张守珪这对大唐双耀贪生怕死,已经投降了吐蕃。

    甚至于,韦乞力徐尚完全可以派两个身形类似之人,假扮郭子仪和张守珪出现在大军之,反正唐军也没法子凑近了细看。

    结果,李隆基真的信了这番鬼话,杀了张守珪和郭子仪的全家。

    此事的性质,大概跟汉武帝杀李陵的全家类似。汉时,李陵因为后援不至,被迫在浚稽山以五千士卒迎战匈奴兵八万人,连战九日,最后力竭被俘。李陵没有投降匈奴,汉武帝却误信谣言,杀了李陵的全家。纵观汉武帝一生,此事是个极大的黑点儿。

    现在李隆基的错误,明显汉武帝更大。

    毕竟到了最后,李陵是真的投降了匈奴,大节有亏。而郭子仪和张守珪呢?他们却再立了功一件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讲,郭子仪和张守珪不仅救了五十万唐军的性命,而且救了李隆基的性命。

    把自己救命恩人的全家给杀了……骂李隆基一声无道昏君,不算过分吧?

    大恩成仇。

    最后,李隆基决定把所有的功劳,都安在“崔炎”的身。而张守珪和郭子仪呢?只能请他们见阎王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郭子仪喊冤有什么用?很明显,李隆基明知他们是冤枉的,必欲除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“天日昭昭!天日昭昭啊!”张守珪仰天长叹,道:“想不到张某人纵横一生,竟落得如此下场?!”

    郭子仪更是将牙关咬的咯咯响,道:“陛下此举,欺得了军心,欺得了天下人。可欺天乎?可欺地乎?可欺神明乎?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没什么,但暗含的意思,却是诅咒李隆基必遭报应。

    杜宾客不敢任其说下去,恶狠狠地道:“废话少说,哪个庙没冤死的鬼啊!来人,给本将军把他们砍了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那五十名甲士早有准备,齐往前闯,要将郭子仪和张守珪砍成肉酱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忽然有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,道:“且慢!我有话说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