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27章 陛下有旨召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27章 陛下有旨召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有了次的经验教训,唐军这次可没坐失良机。 ()在吐蕃军大乱的时候,李隆基派出秦州三度府果毅郭知运,带三千精锐出击,配合郭子仪等人的行动。

    不是李隆基吝啬,实在是夜战的不确定性太多,人多也用处不大,非得派出绝对的精兵强将不可。

    此时大唐国运昌隆,名将辈出。郭知运的本事,绝不在张守珪、王海宾等人之下,麾下这三千人更是精锐之极。在历史,突厥第一高手同俄特勤,是被张知运所部射杀的、

    这次的夜战,郭知运同样表现了卓绝的指挥能力。他带着部属一进战场,如同心有灵犀一般,和崔耕等人密切配合起来,将吐蕃人杀得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待天光放亮,李隆基又派出主力,一举夺回了长春谷。

    此战共俘吐蕃军六万,斩首两万,缴获牛羊一百六十万匹,其他辎重无数。若再算逃入深山,不成建制的吐蕃人的话,完全可以说,这次吐蕃北侵的大军已经损失一半,唐军对吐蕃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大胜。

    至于这场胜利的大功臣么,当然是郭子仪、张守珪了。

    尽管崔耕、郭子仪、张守珪这三人是隐隐以崔耕为首,但无论从名望还是官位来讲,“崔炎”都不能与这二人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用脚指头都能想到,此战过后,大唐双耀定能飞黄腾达,是直接封侯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。至于“崔炎”?他能从无品无级的“队正”升为七品官儿,都得祖坟冒青烟儿了。

    先锋营,大帐内。

    一桌好酒好菜已经摆好。

    张守珪和郭子仪都感到非常不好意思,频频给崔耕递酒。言谈话语间,对崔耕尽是满满的亏欠之意。郭子仪甚至赌咒发誓,在面圣的时候,一定为崔耕美言几句,是自己不当官儿,都得让崔耕封妻荫子。

    崔耕简直哭笑不得,连忙表示,郭子仪不但不必在李隆基面前提自己的名字,而且完全不能提自己的名字。自己的身份尴尬,根本不能见光。

    对于他这个说法,张守珪和郭子仪当然不信。

    这年头君王出口成宪,“崔炎”身是背着几十条人命,立下如此大功之后,皇帝一句话也免了。非但如此,此事还会被传为美谈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都觉得,崔耕这个说法,不过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罢了。

    崔耕不经意间露出的郁闷之色,更坚定了他们的猜测。

    然而,崔耕哪是因为不能面见李隆基而郁闷啊,他是因为自己这些日子的白忙活而郁闷。

    很显然,此事过后,张守珪和郭子仪定然在朝廷这边身居高位,自己的挖墙脚大计,已经完全失败。

    当然,不管郭子仪和张守珪怎么误会崔耕吧,他们总不会直接把话挑破,令崔耕难堪。

    于是乎,二人将一顶顶“高风亮节”“不慕富贵”“国士无双”……的高帽子,如同不要钱一般,冲着崔耕的丢了过来。

    崔耕尴尬之极,功夫不大,以“不胜酒力”为借口告辞,准备回自己的帐~篷内休息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一名军士急急忙忙地跑进来帐内,气不接下气儿地道:“钦……钦使,朝廷派的钦使到了,两位将军快快迎接吧。”

    大家战场拼杀,还不是求个封妻荫子吗?郭子仪和张守珪同时想到:很好,这是朝廷要论功行赏了。

    当即,给了崔耕一个歉意的眼神,随着那军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一名等身材,国字脸,四五十岁的官员,带着五十名甲士来到了帐外。

    张守珪还真认识此人,微微一抱拳,道:“这不是杜将军么?想不到今日竟是您来传旨!”

    然后,又扭头对郭子仪道:“某来引荐一下,这位是左监门兼杜宾客。杜将军,这位是刚刚立下大功的郭子仪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听说过杜宾客。

    当初薛讷进击契丹,不光是崔日用提出了反对意见,这位杜宾客杜将军也向朝廷表,提出了反对意见。

    尤其难能可贵的是,崔日用不归薛讷管,可以畅所欲言,而杜宾客却整好是薛讷的直属部下。敢打自己顶头司的小报告,这位的胆子真是相当不小。、

    后来薛讷丧师十万,没法儿对朝廷交代,很是没节操地向朝廷弹劾了几个麾下大将,说是他们贻误战机,才致使自己有今日此败。李隆基一怒之下,将这几位都砍了脑袋。

    唯有杜宾客因为提前书不看好此战,薛讷没法子弹劾他,才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所以,时人都认为杜宾客智勇双全,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    当然了,杜宾客虽然在世人眼评价颇高,虽然官职远在郭子仪和张守珪之,但这二位并不怕他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有本事你也五千破十万啊,而且是连破两次!有本事,你也有救驾之功啊?!别看你官职我们高,再过一会儿,说不定谁的官职高呢。

    所以,张守珪见了他只是微微一拱手而已,那暗含的意思,是平礼相待。

    郭子仪也是这么想的,同样是微微拱手,道:“杜将军的大名,郭某人真是如雷贯耳啊。今日一见,真是幸何如之?”

    按道理说,杜宾客此时该与这两位新贵称兄道弟,结下一份儿善缘。可杜宾客却根本没接这二位的话茬,眉毛一挑,道:“崔炎何在?”

    “啥?崔……崔炎?”二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难道朝廷认为此战功劳最大的不是自己二人,而是崔炎?这也太英明神武了吧?那自己刚才在大帐内安慰崔炎,岂不如同一个跳梁小丑一般?

    杜宾客道:“正是。本将军要向崔炎传旨,尔等还不快将他叫出来?”

    张守珪咽了口吐沫道:“难道……您这回只是来给崔炎传旨的?没我俩啥事儿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。”杜宾客意味深长地道:“给崔炎的旨意较重要,必须先对他传旨。至于陛下给二位的旨意么……咱们待会儿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他们赶紧进账,通知崔耕。

    事实,崔耕已经在帐内听了杜宾客的话了,当真是吓了个魂飞天外。他暗暗寻思,怎么回事儿?难道李隆基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了?特派杜宾客来捉拿我?这可怎么办?有张守珪和郭子仪两位绝世猛将在这,我是想跑也跑不了啊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正在崔耕为难之际,忽然身后的帐~篷被人利刃割开,有一道白影钻入了帐内。

    正是剧士开!

    他不顾郭子仪和张守珪的满面疑惑之色,趴在崔耕的耳边道:“王爷,不好了,咱们的营盘,已经隐隐被朝廷的兵马保围了。您可得早作决断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