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21章 阵斩万军主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21章 阵斩万军主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然而,盆达延真的发现了崔耕等人来偷营吗?其实没有。

    时间回到半个时辰前,长春谷,吐蕃军帐内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盆达延愤怒地将一只酒杯摔落在地,恶狠狠地道:“郁理敢也太不晓事,发现了唐军的踪迹,偷偷报知本帅不得了,怎能逢人说?如此乱我军心,恐怕唐人没攻过来,咱们的人都崩溃了。他若到了,本帅定斩不饶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吐蕃诸将面面相觑,都没接茬。

    这话可不好接,盆多延这话得反着听——他根本不想杀郁理敢,现在是希望大家给郁理敢求情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盆达延要斩郁理敢斩呗,反正他是大帅,要斩谁是一句话的事儿,现在咋咋呼呼的干啥?这是提前和大家通气儿呢。

    不过,话又说回来,郁理敢犯了如此大错,大伙真恨不得宰了他。这时候赶着求情干啥?

    于是乎,造成了现在这种尴尬的场面。

    但是,别人可以不说话,有一个人却不能不说,他是刚刚归顺吐蕃的殷利德。要不然,盆达延一股子邪火没处发,还不得发在他这个新降之人的身?

    而且,与此同时,他也不能太偏袒着郁理敢了,要不然盆达延是高兴了,但其他人对他有意见可咋办?

    殷利德轻咳一声道:“启禀大帅,依在下看,虽然郁理敢的所为颇为不妥,但不把他斩了,对我军殊无好处,不如……让他戴罪立功吧?”

    “哦?怎么个戴罪立功法呢?”

    “按郁理敢将军所言,他遭遇了大股的唐军。但是,这些人到底是有备而来,还是大股的斥候,并不确定。咱们为了稳定军心,完全可以把这伙人当成唐军的斥候。”

    盆达延模模糊糊地好像抓住点什么,道:“当成唐军的斥候?怎么当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咱们完全可以说,是一伙唐军的斥候,劫持了郁理敢将军,故意散布谣言,乱我军心。您给郁理敢将军使个眼色,让他暂时认了这个罪过,不把影响降到最低了?”

    盆达延先是一喜,随即皱眉道:“这说不通啊,那帮斥候乱我军心乱我军心吧?又岂能赶着前来送死?”

    殷利德道:“大帅心思缜密,当然会发现此事不妥之处。但这个说法儿又不是要您相信,只要咱们的士卒相信行了。军心定了,万事可为,军心一乱,后果不堪设想。对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猛地一拍脑袋,道:“在下刚得到消息,大唐双耀郭子仪和张守珪已经来到渭源县查案,只是不知为何,没和咱们的人遭遇。您说擒拿郁理敢将军的是他们,郁理敢将军败在大唐双耀的手,也不算太过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盆达延心暗想,即便唐军两面夹击,只要我这十万吐蕃军军心不乱,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。怕只怕还未开战,大军士气为之夺,只想着逃命。所以,我这十万大军最危险的时候是今晚。如果我把这个消息压下去,待到天亮之后,士卒们的情绪会稳定许多。若能再拖延一个白天……那胜负之数,还未可知啊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站起身来,冲着殷利德微微一躬身,道:“多谢殷兄指教,此计若成,本帅当奏国主,为你请功。嗯,连立下了献长春谷、稳军心两大战功,来日殷将军的地位,未必在本帅之下啊!”

    殷利德赶紧跪倒在地,道:“多谢大帅栽培!我们殷家的家眷,已经全部全部迁入吐蕃,末将日后定对吐蕃竭尽忠诚,鞠躬尽瘁死而后已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然后,盆达延又对吐蕃诸将道:“你们以为此计如何?”

    吐蕃诸将齐声道:“殷将军此计甚妙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军议已定,这才有了盆达延率众出营之事。

    他面色一肃,冲着郁理敢使了个眼色,高声道:“大胆的郁理敢,你被大唐双耀郭子仪和张守珪生擒,不能死节也罢了。竟然为了活命,散布谣言,乱我军心,实在是罪不容诛!来人,给本帅被他们拿下1”

    在盆达延和殷利德的想法里,现场亮如白昼,郁理敢肯定能看见盆达延使的眼色。他是个聪明人,肯定会借坡下驴,束手擒。己方再派人把这六百士卒押下去,算一切齐活。

    然而,但是,现在盆达延说出的这话太要命了,简直是一语道破了真相!

    郁理敢心事被说,吓了个面无人色,哪还有心思顾及盆达延的眼神,忍不住惊呼出声,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崔耕也被吓了个魂飞天外,他心暗想,如果人家吐蕃人有准备的话,唐军这六百人,给人塞牙缝也不够啊!事到如今,已经不是十死九生的问题了,而是万死无生!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他心思电转,一咬牙一狠心道:“狭路相逢勇者胜,冲,杀盆达延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这看出跟名将做搭档的好处了,崔耕话音刚落,郭子仪和张守珪已经双腿一夹马腹,如同离弦之箭一般,向着郁离敢袭来!

    “啊?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郁达延和他身边的诸将,都以为眼前之人是自己人,根本没想和他们真的发生冲突。当即,是微微一恍神儿。

    这可要了命了,要知道,郭子仪和张守珪都是万马军取将的主儿。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,二人竟然距离盆达延如此之近,盆达延身边的防御又是如此松懈!

    扑!扑!

    在电光火石之间,郭子仪的马槊刺了盆达延的哽嗓咽喉,张守珪的长矛刺入了盆达延的前胸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盆达延的死尸跌落马下,虎目圆睁,死不瞑目!

    没办法,他死的憋屈啊!说到底,无论盆达延和殷利德乃至吐蕃诸将,都不认为唐军六百人,敢攻打吐蕃的十万大军。然而,崔耕等人偏偏这么做了,再加郁理敢做幌子,殷利德又出了个看似好主意的馊主意。种种阴差阳错之下,造成了盆达延这堂堂十万大军之主,被一个照面刺于马下。

    郭子仪和张守珪不知道这其的内情,也甚是纳闷,怎么回事儿?盆达延不是发现了自己等人的阴谋吗?怎么竟对自己毫无防备?自己本来抱着同归于尽之心来袭杀他的,怎么这么容易一击建功?难道说……这个盆达延是假的?

    杨玄琰也想到了这点儿,随手一匕首刺入了郁理敢的后心,道:“你敢骗我们!”

    “我没!”郁理敢直感觉全身的力气迅速流逝,焦急地解释道:“莫……莫杀我!他……他真是我叔叔盆达延!”

    然而,现在杨玄琰是信他也没什么用了,随着匕首的抽出,一股鲜血从郁离敢的后心喷出。他只觉眼前一黑,魂归天外去也!

    直到现在,那帮子吐蕃诸将才晃过神来,道:“唐……唐人真的来啦!快,快,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崔耕见机得快,高叫道:“大唐双耀郭子仪和张守珪在此,已经阵斩了盆达延和郁理感!我军大队人马随后到,尔等还不归降,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“我军大队人马随后到,还不归降,更待何时?”众唐军将士齐声呼喝,声震云霄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