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17章 红娘名秋月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17章 红娘名秋月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渭源县的县城,现在还掌握在唐军的手里。但乡村就是双方游骑大展拳脚的地方了,局势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听说此地有几支唐军小队失踪,郭子仪等人的首要目的又是查案,就专挑小路走。

    好在张守就是在渭源县长大的,对当地的地理非常熟悉,一路上没遇到什么吐蕃兵,非常顺利的来到目的地。

    “喏,就是这里了。”张守伸手一指。

    崔耕举目望去,但见此地就是一个普通的乡村模样,只是不见炊烟袅袅,不闻儿童哭闹,只有几只野狗的吠声相闻。

    大家翻身下马,进了村内。

    这里最好的宅子,就是梁万顷的老宅了,足有三进院子。在张守的引领下,大家进了梁宅,仔细搜索。

    不过,可惜了,没什么明显的线索。

    张守、郭子仪和崔耕继续往里走,最终到了一间布颇为素雅的卧房内。

    当然,此时这间卧房已经被弄了个宽七八糟,一张胡床上还有道道血迹。

    张守盯着郭子仪的眼睛,沉声道:“据说,翠如就是在这儿被杀的。想必……她在天有灵的话,冤魂就还没走远。姓郭的,你怎么想?”

    郭子仪冷哼一声,道“张将军的老相好死了,按礼节,某当然要志哀。但是,你指望某做贼心虚,还是死了那条心吧!”

    “哼,最好如此。”

    张守也没指望能从郭子仪口中诈出点什么来,无非是有枣没枣打三杆子罢了。

    见郭子仪死不承认,他一摆袍袖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

    吱……吱扭扭……

    一阵轻微的响声从胡床下响起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郭子仪心头一震,飞起一脚,将胡床踹翻,抽出随身的宝剑,沉声道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崔耕和张守也循声望去,但见胡床底下裂开了一条缝儿。那缝隙越来越大,渐渐地一个女子的头颅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其人看年纪在三十左右,徐娘半老风韵犹存。

    “秋月!”张守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郭子仪这才还剑归鞘,揶揄道:“张将军的相好可真多啊,怎么这里还有个秋月?”

    张守面色微红,道:“胡说八道!这秋月当时是翠如的丫鬟,我和翠如的事儿,还多亏了她帮忙。”

    崔耕笑道:“敢情这是位红娘啊!”

    随着《莺莺传》的流传,“红娘”这个典故,已经众人皆知了。

    张守道:“算是吧。诶……秋月,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秋月眼圈儿一红,哭了起来,抽泣道:“当时乱军杀到,奴家整好下地窖中拿点东西,才想免于难。翠如娘子她却……张兄弟,你可得给翠如娘子报仇啊!”

    “某正是要给翠如报仇,但是,到底是谁杀得她?”

    秋月伸手一指,道:“就是他,奴亲眼看见的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崔耕忍不住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却原来,秋月所指之人,正是郭子仪。

    张守睚眦欲裂,道:“姓郭的,果然是你!我宰了你!”

    说着话,抽出宝剑,冲着郭子仪分心就刺。

    郭子仪赶紧举剑相迎,焦急道:“张将军你冷静一下!郭某人可以以郭家列祖列宗发誓,我绝没做过这个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吧!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张守哪里肯信?状若疯虎,继续猛攻!

    崔耕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里来了,要知道,当初在先锋军中军帐内,二人拳脚相交,有王海宾出手,才将这二位分开。

    现在时间一长,郭子仪也动了真火可怎么办?

    他心思电转,忽地大吼一声,道:“张守,你到底还想不想见翠如最后一面?”

    “啊!”张守的动作顿时一滞,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要说郭兄弟杀了翠如娘子,我是不信的,此事恐怕另有隐情。刚才你也说了,若翠如娘子的魂魄在天有灵的话,恐怕魂魄就在附近,我能把她的魂魄招来,和你见上最后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某也算略通道法,要不然,怎能几场战斗,本队一人不死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崔耕又补充道:“史有所载,汉武帝思念李夫人,经常让方士将佳人的魂魄招来相会。我召唤翠如娘子一次两次的?有什么奇怪的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守其实不信这些鬼神之事,但还是那句话,关心则乱。他与翠如的孽缘甚深,有了和佳人再见最后一面的机会,即便明知是假的,也愿意试上一试。

    当即,张守用宝剑点指着郭子仪道:“姓郭的,你有种别跑!待我亲口问问翠如,你到底是不是凶手?”

    秋月焦急道:“就是他,奴绝对没看错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秋月娘子还请稍安勿躁,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,有什么事儿,等今晚翠如娘子的魂魄显灵之后再说。我们这么多人看着,还能让郭子仪跑了不成?”

    郭子仪哼了一声,道:“我不跑!打死也不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秋月虽然不服气,但崔耕现在在张守面前颇有面子。张守不出头,她也徒呼奈何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红日西坠,玉兔东升,点点繁星现于天空。

    崔耕在这庄子里找了几匹白布,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布幔,又点起了数堆篝火,将现场照亮。

    香案摆下,崔耕手持宝剑,轻踏禹步,装模作样地做起法来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那白幔后面,竟然真的出现了一个身材曼妙的影子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张将军,翠如娘子的魂魄到了,你有什么话,就问她吧。只是,她现在是鬼,只能写字,无法用声音回答你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崔兄了。”

    张守激动道:“翠如,是你吗?”

    那鬼影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不是郭子仪杀的?”

    那鬼影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杀的?”

    那鬼影在白布上写了两个字,却是:秋月!

    秋月当时就急了,道:“胡说!你……你不是小姐,你是那个姓崔的在捣鬼!”

    那鬼影却微微摇头,在白布上写了一个“殷”字。

    秋月当真如见鬼魅,倒退两步,道:“什…什么殷?我不懂!”

    那女鬼却不再争辩了,猛然间一张嘴,喷了一口水到那白布幔上,上面现出了四个红字:还我命来!

    “啊?”秋月惊叫一声,好悬没晕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这还没完呢,那女鬼陡然间撕开白布,向着她冲来!

    秋月吓了个魂飞魄散,跪倒在地道:“娘子饶命!娘子饶命啊!是婢子一时糊涂,才害了你,你就饶了我这一回吧……嗯?你不是娘子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