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15章 智分二名将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15章 智分二名将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情况紧急,崔耕带着杨玄琰、宋根海等人,和王昌胜一起,急步往中军帐走去。

    本来崔耕以为,会听到阵阵的起哄叫好声。然而,出乎他的预料之外,到了现场,但见先锋军诸将几十人围城了一个大圈儿,人人面色严肃,除了一阵阵拳掌交接之声外,竟是一片寂然。

    王海宾更是一改以往的混不吝之色,面色发白,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。

    崔耕凑上前去,道:“王节度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诶,你来得正好。”王海宾一伸手就把崔耕的袖子给拽住了,道:“快帮俺想想法子,奶奶的,一没留神,玩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王海宾往中间一指,道:“看见没有,这俩人已经打出了真火,必欲杀了对方而后快啊!”

    崔耕眉头微皱,道:“下官听人说,您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王海宾苦涩道:“没错,我刚才是想看他们俩打架,拱了两句火,但没想到他们打到这种程度啊!真的折了一个,俺老王可就罪莫大焉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海宾又道:“你小子连番出战,一人未死,很有点道行,赶紧想法子把他们分开。”

    其实崔耕这一人未死的战绩,不是他的功劳,而是杨玄琰的。

    当初杨玄琰求为崔耕的贴身护卫,自称第六感超强,能预知即将到来的危险,这话并非虚言。

    当初他在安乐公主府时,之所以被钱顺来轻易制住,不过是为了表明自己对崔耕等人毫无恶意罢了。

    这种能力除了做侍卫有前途之外,用到小规模的斥候战中也颇见神奇,再加上点小小的运气,造成了崔耕这支小队一人未死的奇迹。

    反正是隐姓埋名,崔耕当然毫不客气地将杨玄琰的功劳据为己有,以至于他在先锋军中颇有名望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面对郭子仪和张守这俩狠人之间的殊死搏斗,他就束手无策了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王节度您发话,让他们俩分开不成吗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?”王海宾叹了口气,道:“这俩人做生死之搏,全神贯注,不是特殊的声音,根本就是听而不闻。再说了,现在任何一人稍一分心,就是丧命之局,我现在一喊,说不定就是我不杀伯仁而伯仁因我而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派人把他们同时分开如何?”

    王海宾道:“听起来倒是不错,但以这二位的本领,分开他们的人选可不好找。本节度算一个,另一个在哪?”

    崔耕回头看向黄有为、剧士开等人,这些人也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剧士开道:“我等擅长的是小巧的擒拿之能,这二位都是神力惊人,硬架硬打,实在拦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也是一阵为难。

    王海宾催促道:“崔炎你快点想办法,谁不定下一刻,就要决出胜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脑海中急促回想关于张守和郭子仪的记载,情急智生,道:“待会儿下官一开口,王节度您就去拦住郭子仪。”

    “那张守呢?”

    “他应该会愣一下,呃……其实下官也没什么把握,这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现在咱们就开始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王海宾不是墨迹的人,慢慢站到郭子仪身旁不远处,冲着崔耕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崔耕高声道:“咦?梁万顷!”

    “啊?梁县尉?”

    如崔耕所料,张守的身形顿时一滞!与此同时,王海滨身形电射而出,架住了郭子仪的攻击,道“住手!”

    非常完美!

    郭子仪和张守都没受伤,按说此事就此了结。

    然而,正在这时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张守往前急跃,面色狰狞,向着崔耕抓来,怒吼道:“你到底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贼子敢尔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匹练的刀光一闪,杨玄琰护在了崔耕的身前。紧接着,剧士开和黄有为也各抽兵刃,冲着张守袭来。

    张守再厉害也不是超人,再说了,他现在是空手没带兵刃啊。猛将只有在拥有宝马和铠甲的情况下,才能纵横于千军万马中。刚才王海宾和崔耕感到此事棘手,只是怕伤了张守和郭子仪中的任何一个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剧士开、黄有为和杨玄琰可无此顾忌,只在顷刻间,张守就挂了彩,鲜血顺着胳膊汩汩而下。

    崔耕这才来得及道: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哼,算你小子走运!”剧士开等人这才往后一退。

    张守知道事不可为,恨恨地看了郭子仪和崔耕一眼,道:“你们等着,这事儿没完!”

    莫看史书之上郭子仪多么沉稳老练,那都是记载的他四十岁之后的事迹。

    现在的郭子仪才十六岁,正是血气方刚受不得气的时候,胸脯一道:“哼,谁怕谁啊?某等着你!”

    崔耕却是心中一动,道:“等等,张将军,我们俩没得罪你啊,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郭子仪在一旁恨恨地道:“崔兄莫给他脸,这厮就是一个疯狗。刚才我还好言好语的问他呢,可这厮啥正经话都不说,就知道骂人,非要和我打上一架。打就打吧,他还招招往要害上招呼,一看就是想杀人。”

    崔耕听到这里,越发感觉奇怪。

    郭子仪也就罢了,十六七岁正是中二的年纪,很容易就热血上头,干出些傻事来。

    但张守不同,他不仅和郭子仪一样是智勇双全,而且今年都快三十了,怎么会如此无脑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轻咳一声,道:“张将军,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

    张守眉头微皱,道:“是不是难言之隐,你小子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?你是说……梁万顷?”

    “哼!”张守冷哼一声,没有答言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某也仅是略知一二罢了,要不……咱们找个地方谈谈?若是果真郭子仪做了什么作奸犯科之事,不用你说,某就替你结果了他!”

    郭子仪附和道:“若郭某果真做错了事,用不着崔兄动手,我自己了结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守经过这么一番折腾,已经从初闻噩耗的激动中冷静下来。再加上现在察言观色,发现郭子仪的样子不似作伪,道:“行,谈谈就谈谈,但只限咱们三个人谈。而且,你们俩发个誓,所谈的内容概不得外泄,但凡泄露一个字儿,就死于战阵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

    崔耕和郭子仪都对张守的事儿非常好奇,无可无不可的发了誓。

    然后,三人找了一间大帐,围着一张几案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守眉毛一挑,看向崔耕道:“关于梁万顷这个人,崔兄你到底知道多少?你又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梁万顷的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