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07章 结束祭鳄典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07章 结束祭鳄典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我看谁敢动手?!”剧士开大吼一声,冲着远方一指,道:“你们看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梅七如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但见远方烟尘滚滚,似乎有无数战马在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而且,有阵阵威武雄壮的声音响起,道:“捉拿黑水教乱党!”

    “只诛首恶,胁从不问!”

    “负隅顽抗定斩不饶,反戈一击戴罪立功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显然,是岭南王的大军到了!

    同样一件事,不同的人做出来,效果就可能完全不同。比如诸葛亮用空城计,能把司马懿吓得不敢进攻。但若城楼上是的刘禅呢?恐怕他得提前几年做安乐公了。

    今日之事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大名鼎鼎的岭南王到了,曾经俘过倭皇,平过契丹、发动过神龙政变的崔耕崔二郎到了。

    说这种人会打无准备之仗,谁信啊?

    没有人能想到,崔耕是遇到了暴风,稀里糊涂地在一个不是港口的地方上岸,然后遇到黑水教开的黑店,得知此地在举行祭鳄大典,最后再马不停蹄的赶到这里。

    任何人的正常逻辑都会是:岭南王听说此地有黑水教作乱,布置下大军,要把黑水教的人一网成擒。凭着黑水教的几百核心人手,断无翻盘之理!

    梅七如也是这么想的,他马上改口道:“不好,咱们上当了。撤!大家快撤啊!莫管本护法了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!”

    然后,抽出腰间的佩剑,向崔耕袭来。

    台上其余黑水教众自知无幸,也抽出兵刃,发了一声喊,随着他向崔耕等人猛攻。

    然而,崔耕身边的护卫岂是了得?

    独行大盗出身的黄有为也就罢了,剧士开可不得了,乃中原大侠剧孟之子,其武功虽然及不上天下第一高手崔秀芳,但比起一般高手来那是强多了。

    嗖!嗖!嗖!嗖!

    剧士开在电光火石之间,连发四镖,正中那四名黑水教众的哽嗓咽喉。

    然后,飞起一脚,将正在与黄有为缠斗的梅七如踹翻在地,道:“别动,再动一动,老子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梅七如也不动作,只是一阵冷笑,道:“成!老子不动!但我不是贪生怕死,而是看名满天下的岭南王,到底如何对潮州百姓交代?哼,用一个梅七如,换岭南王名誉扫地,我黑水教算是赚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好悬没逗乐了,道:“怎么?你以为,本王一纸祭文,不能让鳄鱼退散?”

    梅七如“呸”了一声,道:“废话!你崔耕再厉害,难道还真有鬼神之能不成?瞧着吧,待你不能实现诺言之际,就是我黑水教大兴于岭南道之时!”别对他说谎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

    崔耕没再跟他争论,而是往祭鳄台下扫视了一圈儿。

    梅七如都主动要大家逃命了,众黑水教的核心人物自然早做了鸟兽散。

    众百姓不知崔耕会如何处置自己这些“黑水教徒”,还跪在那里,不敢起身。当然了,这里面保不齐还有几个黑水教的铁杆,在伺机作乱、

    宋海海和杨玄琰已经带着众侍卫赶到了,他们虽然穿的是平民服饰,但身形挺拔,双目炯炯,一看就不是易与之辈。

    总地来说,虽然己方已经基本控制住了局势,但因为人数过少,还不算完全胜利。

    崔耕双手虚扶,道:“诸位潮州父老起来吧。实话实说,眼见着这么多人成为了黑水教众,本王甚是痛心啊!但是,这痛心不是因为大家受骗,入了黑水教,而是……本王来迟了!在这,本王给大家陪个不是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崔耕竟然深深一揖。

    “岭南王严重了,我等有罪啊!”

    “我等对不住岭南王!”

    “小人不该信那邪教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本已站起来的百姓们,纷纷重新跪倒,口称有罪。

    开玩笑,在岭南道,崔耕就相当于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下个“罪己诏”,百姓们都要高呼“圣明之君”了,更何况是当众认错?

    此时此刻,百姓们的心中对岭南王充满了崇敬之情。若是黑水教的人再挑事儿,恐怕会被百姓们当场打死。

    崔耕趁热打铁,继续道:“大家之所以受了黑水教的蛊惑,无非有三点。其一,是黑水教的“圣水”甚有灵验。在这本王要告诉大伙儿,他那圣水乃是毒物制成,虽然短时间内有效,但久服之下,必然伤身。大家仔细想想就明白了,黑水教再厉害,能有佛道两家厉害?为什么佛道两家都不能办到的事儿,黑水教却能办到?”

    “岭南道英明。”

    百姓们齐声答应,但声音就不那么洪亮了。无它,那玩意儿是真有效果啊。

    梅七如更是扯着脖子道:“你崔耕上嘴皮一碰下嘴皮,我们黑水教活人无数的圣水就成了毒物了?真是让人可发一笑!有本事,你提供点确实的证据!”

    崔耕确实提供不了确实证据,没办法,这圣水的原理若是流传出去,产生一批大烟鬼怎么办?

    他转移话题,道:“梅护法的意思是,空口无凭?好,本王就给大伙来点实在的。诸位加入黑水教的第二个原因,无非是岭南道大旱,粮食减产。本王刚从林邑回来,买来了大量的米粮,我敢承诺,今年岭南道的粮价绝不会超过去年!”超级人兵

    “多谢岭南王!”

    “岭南王真是爱民如子啊!”

    “我给您供奉长生牌位,早晚叩拜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玩笑,“圣水”怎么能跟粮食比重要性?百姓们马上就被转移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梅七如着急道:“我说的是圣水的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崔耕的下一句话,让百姓更无暇关注圣水了,道:“另外,本王在林邑偶然间得到了一种稻谷种子,这些种子耐旱耐涝,不择肥瘠,从种到收只要五十余日,可以一年两熟。只要大家种植这种稻谷,我岭南道就再无饥馑之忧矣!”

    “啥?一年两熟?不择肥瘠?耐旱耐涝?世上竟有此等稻种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岭南王得了仙稻?”

    “说不准啊,故老相传,一颗稻子是有十个稻穗的。只是后来上苍见百姓浪费粮食,才一怒之下,十去其九。现在岭南王德行高深,上苍赐下新种,有什么奇怪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姓们兴高采烈议论纷纷,崔耕笑而不语莫测高深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既不能承认,也不能否认。

    这些稻种就是普通的林邑稻种,若他承认这是仙稻,早晚会被人揭穿,反而不美。

    但若是不承认呢?还是不成。民以食为天,就算官府再怎么说新稻种的好处,百姓们岂会种来历不明的种子?若想快速推广占城稻,就得给此物加点神秘色彩。

    百姓们见他这副样子,都以为是“天机不可泄露”,越发兴奋的讨论起来。至于什么圣水,谁在乎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梅七如直气的肝儿颤,直想百姓们怎么就这么容易受人愚弄呢?

    他眼珠乱转,高声道:“大家莫忘了,岭南外王还说一篇祭文可阻鳄鱼作乱呢?大家赶紧让他写一篇啊!”

    崔耕冷哼一声,道:“写祭文必须诚心正意、沐浴更衣、斋戒数日,你以为这祭文是随便写的?”

    梅七如得理不饶人,道:“就算再诚心正意沐浴更衣,也得有个时间限制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崔耕伸出三根手指,道:“三日,三日之后,本官重临这鳄神庙,焚祭文驱除鳄鱼!众潮州父老,皆可观看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笑吟吟地道:“包括你,梅七如。本王要让你死个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梅七如见他胸有成竹,不由得心中一凛,暗暗寻思,莫非……这崔二郎真能祭文除鳄?那他岂不是有鬼神莫测之能?我黑水教危矣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