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06章 祭文可逐鳄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06章 祭文可逐鳄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崔耕也不能不喝圣水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他也感到一阵欣欣然,顿时,心中一紧,低声:“奶奶的,这黑水教真不是玩意儿。我知道他们用什么捣鬼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圣水其实就是用罂粟熬的汤,喝的少了,不仅会全身愉悦,还能包治百病。但喝的多了,定然形销骨立,撒手人寰。当初有胡商用此法在长安骗钱,没想到啊,这黑水教竟用此法愚弄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害人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,梅玄成时刻想着造反,又是什么好人了?只要能推广他的黑水教,他哪管那些教众的死活?”

    杨玄琰担忧道:“那咱们怎么办?这些百姓都被他鼓动起来了。若他果真要杀人,咱们拦还是不拦?”

    崔耕咬了咬牙,道:“本王势必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,看无辜女子葬身鳄口,拦肯定是要拦的。这么着……你偷偷溜出去,看咱们的人到了没有。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杨玄琰刚出去不久,分发圣水的步骤就结束了。百姓们心情激荡,对黑水教越发忠诚。、

    梅九如趁热打铁,命人把九名妙龄少女,压上了高台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教主大人法力无边,镇压这些鳄鱼当然没问题。但是,他现在远在安南都护府,不能亲自前来,只能隔空传法,让本护法代为镇压。可惜啊,咱们潮州有些人不敬黑水教,害得教主的法力不能顺畅传达。这些女子,就是那是那些不敬黑水教之人的亲人。用她们祭鳄神,一是减轻本护法镇压的鳄鱼的难度,二是给她们的亲人一个小小的警告。如此一举两得之事,大家说,本使者做的妥当不妥当?”

    “护法做的非常妥当!”

    “那些不敬黑水教之人,当受惩罚!”

    “蹈浪护法威武,还请快快施法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黑水教的恩威并施之下,百姓们的思想早已被其控制。就算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妥,那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!

    顿时,百姓们群情激奋,要求黑水教顺天应人,用那九名少女祭了鳄神。

    眼看着,梅七如一声令下,这九名无辜少女,就要被推入江中,为鳄鱼所食!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崔耕知道不能再等,高喝一声,快步登台。黄有为、剧士开等人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只要登上高台就好办了,台下的黑水教众虽多,但台上仅有包括梅七如在内的五名黑水教众,以及九命被五花大绑的妙龄少女。

    不用崔耕示意,他带的四名侍卫就各持兵刃,将那祭鳄台的入口堵住。

    短时间内,黑水教的人要攻上来,完全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们这番动作也明显是不怀好意,梅七都心中一凛,后退数步,道:“你们是哪个坛口的?这祭鳄台,岂是你们想登就登?还不退下!”

    崔耕微微一笑,道:“先莫管我是什么人,天下万事都抬不过一个理字。蹈浪护法,某有一事不明,想向您请教一二。”

    嗖!嗖!嗖!

    与此用时,剧士开连发飞镖,在梅七如身前一尺之处落地,排成了个“一”字形,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梅七如眼珠乱转,道:“你……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崔耕高声道:“敢问这九名少女祭了鳄神之后,您再借了什么教主的大~法力镇压鳄鱼……那是不是意味着,从今以后,鳄鱼就不再为害潮州了?”

    “哼,那就看整个潮州还有多少人不敬黑水教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那我能不能这么理解。若是不敬黑水教的人多,鳄鱼就依旧作乱。不敬黑水教的人少,才能根除鳄鱼之害。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是这个意思。、”

    “害了九名少女的性命,却不能你保证清除鳄鱼之害,事倍功半,你这个法子不好。”

    梅七如哼了一声,道:“鳄鱼已经为害潮州百姓千年之久,岂是那么容易清除的?本护法还觉得,用九名少女的性命赌这一把,是占了大便宜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却不然!”崔耕微微摇头道:“所谓会者不难,难者不会。某有一法,不用献祭这九名少女,就可治这鳄鱼之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“我只要写祭文一份,烧给这鳄神,就能让这些鳄鱼全部退走。”

    宗教这玩意儿,是越到高层,越明白本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。梅七如对鬼神可无半分敬意,哈哈笑道:“什么?一道祭文就能令鳄鱼退散?你以为自己是谁?神仙还是佛陀?”

    崔耕往四下里看了一圈儿,朗声道:“某既非神仙,也非佛陀,而是岭南王崔耕!本王曾为岭南道肃政使,查明冤案无数,人称崔青天。在扬州,本王曾经为冤鬼申冤,天将甘霖。在定州,本王曾经大祭蝗神,平定前所未有的大蝗灾。在朝堂上,本王曾经断言契丹可汗李进忠之死!桩桩件件加起来,我说自己可凭一纸祭文,令鳄鱼退散,尔等信是不信?”

    他此言一出,高台下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啊?岭南王崔耕到了?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当初他为岭南道肃政使时,我远远见过一次,这么一看,还真是差相仿佛!”

    “岭南王偌大的名头,总不会骗咱们吧?”

    “我潮州百姓有救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耕是岭南道本地人,不仅是第一个岭南道出身的御史,而且位极人臣娶了公主,简直是岭南道的骄傲。他当初在岭南道的经历,以讹传讹之下,更是早就被传的神乎其神,在百姓中名望甚高。

    就是黑水教想造反,也不敢说他的不是,以免百姓们的反感,只是说他“德行不够”。

    当即,不知谁喊了一声“参见岭南王!”,呼啦啦,百姓们跪了一地。

    只有几百名黑水教的骨干分子立而不跪,等着梅七如的指令。

    梅七如明白今日之事不能善了,扯着脖子喊道:“此人冒充岭南王,搅乱我教的祭鳄大典,罪不容诛!来人啊,把他抓起来,祭了鳄神啊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