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04章 再会黑水教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04章 再会黑水教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却原来,远方黑云滚滚,波浪滔天,眼看着一阵飓风向着崔耕的坐船的方向刮来。

    “降帆!赶紧降帆!”

    “转垛啊,还傻站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保护王爷!”

    “大家往船舱里面躲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一阵吆喝声,那风暴迅速来袭。崔耕的坐船不算小,但在偌大的风暴,一块树叶也强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船只载沉载浮,好几次有倾覆之忧,甚至几个船舱都进了水。多亏了之前崔耕发明的水密隔舱术,才没有彻底完蛋。

    三个多时辰后,风暴终于结束。但崔耕等人的船只已经彻底偏离了航线,不知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桅杆在暴风折断,无法升帆,大家也只能听天由命了。

    简短截说,大船连续飘行二十余日,终于搁浅在岸边。举目望去,四下里荒芜人烟,也不知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有陆地可以落脚,总在海漂泊强的多。

    崔耕等人放下小船登岸,略微休整了一下后,派出人去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因为不知此地是否大唐地界,这些人都没穿大唐官服,只是做普通客商打扮,更没带任何表露身份的物品。

    可说来也怪,这些打听消息的人,五人一队,连走了两批人,都杳无音信。

    第二天,崔耕又派出了四批人,每队八人,还是没有得到回报。

    崔耕这次去林邑国,总共带了两百人。在平定林邑之乱,死了十余人。现在可好,又是四十多人消失了个无影无踪。若再加在暴风折了的二十多人的话,崔耕这次出行的实力将近折损了一半。

    第三日早,黄有为、剧士开、杨玄琰都主动请缨,要带人去打探虚实。

    崔耕往四下里看了一圈儿,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黄有为原来是个独行大盗,后来经山民求恳,做了山贼头领,结果手下的山贼们连饭都吃不饱。

    剧士开看起来不错,但是一辈子走得太顺,心高气傲,也不是什么大将之才。

    宋根海更别提了,除了擅长拍马屁简直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杨玄琰倒是有些智勇双全的意思,但奈何他年纪太小,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让这四人任何一个独当一面,自己都有些不放心。更何况现在人手紧张,实在是折损不得。

    崔耕思量再三,最后决定和大家一起去探个究竟。

    整个计划是:留下二十人守着大船,崔耕带着杨玄琰、宋根海以及十余侍卫在前。剧士开和黄有为带着剩下的八十多人,落后三四里在后面跟随。每一刻钟派人联络一回,紧急时刻,发射响箭,进行接应。

    临近海边,没什么人烟,更没什么道路,原来派出之人开辟道路的痕迹尚在。

    崔耕等人顺着这些痕迹,连行了十余里后,终于走到了大道。

    这十多里地很不好走,此时他们已是又累又渴。

    赶巧了,举目望去,“酒”字旗迎风招展,有一个鸡毛小店矗立在路边儿。

    宋根海道:“写着“酒”字,那很可能是汉地了。要不……咱你去这小店打打尖儿,顺便打听打听情况?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往小店的方向走去,还没进店,一个五十多岁,头发花白的老头儿已经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似乎见到这么多人有些惊讶,那老者面色微变,退后一步道:“几……几位老客里面……里边请啊。”

    尽管强调有些怪异,说得却是汉语。

    崔耕等人迈步进店,将近二十人,把整个小店挤了个满满当当,有个五十来岁的老妇人忙不迭地茶,看来这是个夫妻店。

    那老者点头哈腰地道:“几位老客儿想来点儿什么?我们店里有炒鸡子儿、煮黄豆,烧猪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却不忙。”崔耕摆了摆手,道:“老人家,我向你打听点儿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们乘船出海,遭了风浪,在附近靠岸,如今已是不辨路径。敢问老人家,这里是哪座州府啊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潮州府的潮阳县。”

    潮州?

    潮州归属岭南道管辖,换言之这里正是崔耕的治下。

    崔耕更是怪了,自己的人在此地能遇到什么危险,怎么会折了四十多人?

    他又问道:“这附近可有什么山贼草寇?剪径的强人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那老者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,道:“这里太平着呢,若非如此,我们老两口哪敢在这开店?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再往前行几十里,是恶溪了。那里有鳄鱼出没,甚至爬到陆地来吃人。老客要是坐船回去还好,但若是到了恶溪附近,可得警醒着些。”

    难道自己那些手下,是听说了鳄溪之事后不信邪,去恶溪除害,结果被鳄鱼吃了?

    崔耕怎么想都觉得不靠谱,道:“多谢老丈指点了。呃……你们店里的小菜每桌都几样,酒不用了,我们打打尖儿走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那老者劝道:“咱这小店卖的是自家酿的米酒,喝十来碗都不醉人,误不了您的事儿。您喝一碗半碗的,活活气血,也好解乏不是?”

    崔耕无可无不可地道:“也好,那每人再一碗米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老者去后厨忙活去了,功夫不大,酒菜已摆好。

    崔耕心有事,微微一点头,众人开始吃喝。他自己也漫不经心地端起一碗米酒,往嘴边送去。

    可正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杨玄琰重重的将酒碗摔在地,怒吼道:“大家别喝!这酒里有毒!”

    然后,一个箭步冲去,把老头儿的脖领子给薅住了,道:“好啊,老畜生,你敢在这开黑店?小太爷我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“冤枉啊!”那老者道:“小老儿一辈子老老实实,怎么会开黑店?这位小哥你莫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崔耕也觉得这老者不似匪人,道:“琰儿,你说这老人家开黑店,可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证据!您还记不记得林邑的玉红花之毒?这些米酒里面也有那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?果真如此?”

    崔耕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玉红花最大的特点,是毒之后不会马有感觉,而且到了最后也不过是手软腿软,瘫倒在地而已。

    这既是优点,也是缺点。缺点是毒性不强,毒不死人。优点是,隐蔽性好。

    试想有人了玉红花之毒而不自觉,一直走出十几二十里之后,才瘫倒在地,为贼人所乘。那即便官府全力追查,也不会怀疑问题出在这间小店。

    怪不得这老头刚才拼命换劝自己喝酒呢。不知这黑店坏了多少无辜客商的性命,说不定,自己派出去的人手,也是喝了这小店的酒,才音信全无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怒火冲天,把随身的佩剑抽出来了,恶狠狠地道:“老家伙,莫再虚言狡辩了!快说,你到底害过多少人?他们的尸首在哪?你到底有多少同伙?他们藏身何地?说了实话,我给你痛快的。否则……我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儿!”

    “那岂不是无论说于不说,小老儿都没命了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你害了那么多人,还想活不成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那老者委屈道:“小老儿之前并未害过任何人命啊,不瞒您说,今儿个是我头一回干这缺德事儿。”

    宋根海好悬没气乐了,道:“哪个贼被捉住了,都会说这是自己第一次干,还得说自己有八十老母,下有待哺的婴儿。但问题是……瞅瞅你这把年纪,瞅瞅这小店的模样……你撒谎也用点心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们真的是头一回干啊!”那个老妇人也跪了下来,哭泣道:“这黑店根本不是我们开的,是黑水教的。他们逼着我们入伙,我们若不干的话,黑水教拿我们的独生女儿祭鳄神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?黑水教?”

    崔耕不由得心一动,黑水教不是梅玄成建的教派吗?现在都传到岭南道来了?

    嗯,很有可能。要不然,这穷乡僻壤的,贼人怎能搞到玉红花?要知道,当初灵鸟会的玉红花,是梅九真提供给的。

    他沉声道:“琰儿,你把这老头儿放开。”

    又对那老者道:“黑水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祭鳄神又是怎么回事儿?你详细给本王说说。若是确有冤情,本王也不是不可以法外施恩。但若是虚言狡辩……二罪归一,定斩不饶!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