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200章 此会有隐情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200章 此会有隐情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帕拉黛维先是眼前一亮,然后目中的神彩迅速黯淡下来,道:“你刚才不是说除了夏梦草,就没有别的办法能解玉红花之毒了吗?”

    杨玄琰道:“没错,的确是只有夏梦草,才能解玉红花之毒。不过夏梦草已经被我找着了。”

    帕拉黛维往四下里望去,焦急道:“在哪?到底在哪?”

    杨玄琰伸手一指,道:“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!”

    “啊!”帕拉黛维惊呼出声,道:“你是说这酒里有夏梦草?”

    崔耕也是心头剧震,沉声道:“你刚才说夏梦草有毒,那岂不是说”

    杨玄琰道:“没错,这槟榔酒已经成了毒酒。只是这夏梦草毒性不强,短时间内只是让人浑身无力。若能及时救治,很容易就能恢复过来。”

    后世的槟榔酒就是用槟榔泡米酒,但大唐年间的槟榔酒,却是以槟榔汁酿酒,再加上各种土产的植物香料。

    所以,槟榔酒风味儿有差,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。与此同时,加了“夏梦草”,有些许怪味儿,也很难令人察觉。

    也只有杨玄琰一心想找夏梦草,才敏锐的察觉到了,这槟榔酒的异常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崔耕已经顾不着关心给“小翠”解毒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他低声道:“酒里有毒?看来这灵鸟会没那么简单啊,就是不知这毒到底是国主建多达摩下的,还是国相释迦雄下的?”

    帕拉黛维也意识道了问题的严重性,道:“不管是谁下的毒,林邑国今日得有一场大变。咱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杨玄琰叹了口气,道:“还能怎么办?看热闹呗。人家既然敢下毒,就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。就算咱们现在大吵大嚷,恐怕也于事无补了。”

    崔耕却是微微摇头,道:“那却不然。现在林邑国的情况是:国主和国相的势力互相平衡,有一方想打破这个平衡,就在灵鸟会上设了一个局。所以,下毒一方只是在灵鸟会这里占了优势。咱们只要能和外面通气儿就有机会四两拨千斤,左右林邑的大局。”

    帕拉黛维迟疑道:“话虽如此。但那下毒一方,肯定做好了完全准备,咱们的人出的去吗?”

    崔耕冲着杨玄琰挤了挤眼,道:“琰儿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杨玄琰先是一愣,然后迅速醒悟过来,道:“义父您就请好吧,孩儿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然后,起身往场地外走去。

    帕拉黛维望着他远去的背景,问道:“他到底有什么法子脱身?”

    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崔耕顾左右而言他,道:“对了,掺有夏梦草的酒汁,应该可以救小翠,公主还不赶紧试试?”

    “对,是要试试。”

    帕拉黛维赶紧取了酒汁,往“小翠”的嘴里抹去。药很对症,功夫不大,小翠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帕拉黛维赶紧教它金刚经。

    人都没办法一会儿功夫就把金刚经背会,更何况是一只鸟?简短截说,直到一个多时辰后,建多达摩宣布三国比试正式开始之时,那只叫“小翠”的结辽鸟,才能背上五句而已。88亿缠绵:重生男神baby妻

    首先登场的,是陆真腊杜勒王子的结辽鸟,这只鸟儿的智力跟“小翠”差相仿佛,也仅仅是背了五句。

    稍后,小翠出场,双方势均力敌。

    建多达摩哈哈笑道:“水陆真腊不愧是同出一源,连鸟儿都这么类似。现在就看山帝王国的了,不知摩佐特使的五彩鹦鹉如何?”

    摩佐得意道“他们两家都是平时不烧香,临时抱佛脚。但我们山帝国的五彩元帅却是早已学过金刚经,虽不能全诵,却比这两只鸟儿强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建多达摩意味深长地道:“看来国师出的这个题目,甚对山帝王国的胃口呢。”

    摩佐眉毛一挑,道:“怎么?国主要反悔不成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本王之前说过,此事就由佛祖来定。山帝王国的五彩元帅能诵读金刚经,那是佛祖的安排,孤王焉能干涉?”

    这么好说话?

    摩佐本来觉得,建多达摩支持与水、陆真腊结盟,释迦雄支持与山帝王国结盟。

    在这场比试中,建多达摩肯定会耍些手段,力求让水陆真腊获胜。

    若五彩鹦鹉念完了金刚经之后,建多达摩指责自己存心舞弊,那可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了。

    所以,自己应该事先就把五彩鹦鹉之前就会金刚经的事实说出来,让自己赢了之后,建多达摩没办法抵赖。

    至于建多达摩现在就要换题目?那也正常。但自己完全可以指责他输不起,有国相释迦雄在此,他想换题目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然而,没想到的是,建多达摩非常光棍的直接宣布,就是五彩鹦鹉事先背过金刚经也完全没问题。

    难道这场灵鸟会的关键不在这里?

    一股不祥地预感,涌上了摩佐的心头,道:“国主行事光明正大,在下佩服。那咱们现在就开始?”

    “理应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听好了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摩佐对五彩鹦鹉,道:“来,五彩元帅,现在诵读一遍金刚经”。

    那五彩鹦鹉嘹亮的声音响起,道:“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非常遗憾,那鹦鹉刚说了一个字,就口吐白沫,迅速地委顿余地。

    “五彩元帅,五彩元帅!”

    摩佐将五彩鹦鹉再次抱起,连升呼喝,但那鹦鹉只是不应。

    连叫数声之后,他的眼珠子都红了,看向杨玄琰道:“小子,说,这是不是你在捣鬼?”

    杨玄琰当然知道怎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这只五彩鹦鹉同样中的是玉青花之毒,只是此鸟的体形太大,毒性发作得要“比小翠”慢。

    如果说“小翠”中毒,自己还不明白是谁下的毒的话,那么现在,自己可以肯定,此事就是建多达摩干的。重生神雕之武家兄弟

    他让“小翠”中毒只是掩人耳目,真正目的,是让陆真腊获胜,林邑与水、陆真腊二国结盟,对付山帝王国。

    然而,有了自己一声呼啸令五彩鹦鹉折翼的前科在前,就算现在没有“小翠”掩人耳目,摩佐怀疑的也不是建多达摩,而是自己!

    这可真是冤枉透了!

    当然了,话说回来,尽管杨玄琰明白怎么回事儿,但现在可不是把话挑明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只得道:“你乱说什么?你家小太爷我,刚才可是一动都没动。要是我这样都能把那扁毛畜生怎么样了,那不成神仙了么?”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摩佐仔细一想,杨玄琰这话有理。

    杨玄琰刚才让五彩元帅落地,还呼啸了一声呢。这次怎么可能连声音都不发出,就直接把五彩元帅弄晕了。

    不过刚才通过声音让五彩元帅落地,就已经够匪夷所思了好不好?就是再有更匪夷所思的事儿,似乎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事儿若不是杨玄琰捣鬼,那岂不是意味着,自己来林邑的任务,失败了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冷哼一声道:“谁不知道岭南王法力高深,连恶鬼都不能近身?他就是传了你什么妖术,可以暗害五彩元帅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扯淡吗?我要是真有那本事,直接把你宰了不就行了,何必动一只扁毛畜生?”

    “那可能是你法力低微,还动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信口雌黄!你看你是输不起,才故意虚言狡辩!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才是输不起,暗使阴招。”

    二人唇枪舌剑,争论不休。

    功夫不大,推推搡搡,竟然要动手。

    建多达摩见火候差不多了,轻咳一声,道:“二位且慢动手,还请听本国主一言。”

    杨玄琰当然无所谓,但摩佐却道:“若不是这小子捣鬼,我们山帝王国怎么会输?如果国主承认这场比试的结果,也太不公平,本特使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摩佐特使你的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建多达摩微微摇头道:“刚才你说自己的五彩鹦鹉提前背过金刚经,本王认为此乃佛祖的旨意,并不影响比试的结果。现在就算此事确实是有人捣鬼,想必也是佛祖的安排,本王岂能不认?”

    “可可是”摩佐着急道:“这明显就是作弊,本特使就是不服!”

    宰相释迦雄也道:“与之前背过金刚经不同,五彩元帅病的太过蹊跷,国主此言,恐怕难以服众。”

    建多达摩依旧笑的不慌不忙,道:“无妨,本王的话还没说完呢。摩佐特使之所以反对这个结果,不过是反对我林邑与水陆真腊结盟,共抗山帝王国。但是若我们四国结盟呢?不知山帝王国可否接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四国结盟?那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包括水陆真腊的使者在内,几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!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