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197章 二郎度夜钱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197章 二郎度夜钱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杨玄琰侃侃而谈,讲出了一件秘辛。

    武则天在位之时,最喜欢的宠物就是鹦鹉。

    比如有一只鹦鹉浑身雪白,能背诵金刚经一卷,武则天特别喜欢,取名雪衣。雪衣活着的时候,武则天以金笼藏之。雪衣死后,武则天以紫檀棺为它安葬。

    再比如,武则天为了表明自己泽被苍生,曾经训练两只鹦鹉和白猫共处,并且在朝会上,将鹦鹉与猫和睦相处的景象遍示群臣。当然了,最后这只猫在朝会上凶性大发,将两只鹦鹉扑杀了,令女皇陛下很没面子。

    最著名的,是武则天夜有所梦,梦见自己变成一只鹦鹉,双翼被折。武则天让狄仁杰为她解梦,狄仁杰称,这是她有两个儿子却没有重用的警兆。武则天重新立李显为太子,和这次劝谏不无相关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轰传天下的事情,别说崔耕了,就是百姓们都耳熟能详。

    然而,天下人不知道的是,这些事都非偶然。

    杨玄琰的老爹杨志谦,就是计划中的一环。

    他养了几百只鹦鹉,观察其习性,并用鹦鹉做各种试验。雪衣鹦鹉忽然暴毙,武则天夜有所梦却梦见鹦鹉折翼,都和杨志谦的谋划有关。

    白猫突然凶性大发扑杀鹦鹉,虽然与杨志谦无关,却也是受了某人的指令。

    崔耕听完了,心中一凛,道:“照这么说,杨志谦早就投到李旦的麾下了?怪不得当初李旦好像对他很熟悉似的。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又被李隆基拉拢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杨玄琰摇头,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老头儿那天也是喝了酒发牢骚,才无意中提起这事儿的,他也没说自己究竟为谁效力。但不管怎么说,养了这么多年鹦鹉,都养出感情来了,就算神龙政变后,我家还是有很多鹦鹉。今儿您带我去,准没错。”

    崔耕手中又没啥灵鸟,今日去参加灵鸟会,不过是为了见见山帝王朝的特使罢了。

    但尽管如此,有个懂鸟性的人在场总比没有好。

    当即,崔耕让杨玄琰骑了小白,和黄有为、剧士开一起,在乔西多莫的引领下,到了灵鸟会场。

    这是一大片青草地,几百贵人有的空着手,有的手提鸟笼,或者席地而坐,或者互相寒暄。

    其中有三人特别引人注目,那就是水真腊、陆真腊以及山帝王国的使者。

    无它,他们的服装不一样。

    在林邑,只有一般人才会仅仅遮住要害部位,贵人们都是朝霞布裹身。

    但是这三位,尽皆都是仅仅用锦缎花纹的绸布遮住要害部位,其余部位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两个男子也就罢了,一个皮肤白皙、身材高挑儿的俊俏女子也做此装扮,简直就是一个古典版的比基尼女郎,真是令人口水大动。

    乔西多莫介绍道:“岭南王,看见没有?这位就是水真腊的帕拉黛维公主了。她虽然长得白了一点儿,但身材还是很不错的,模样也够精致,不比丽美达差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虽然长得白了点儿啊?”崔耕忍不住为帕拉黛维叫屈,道:“一白遮百丑有没有?你们林邑以黑为美,就莫以为天下人都跟你们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在下明白。”乔西莫多也懒得争辩,直接认错。

    他们在这边指指点点,就惊动了远处的帕拉黛维。

    佳人美目闪动,提着一个精致的鸟笼来到崔耕的面前,轻启朱唇、道:“如果奴家没猜错的话,您就是岭南王吧?”

    此女说得竟是汉语,字正腔圆。

    这年头的汉语,就如同十八世纪的法语,二十世纪的英语一样,是流传最广的语言。各国上层,都会说几句汉语。但是,说得如此标准,还是少见。

    崔耕高兴道:“不错,正是本王。敢问小娘子可是水真腊的帕拉黛维公主?”

    “岭南王好眼光。”帕拉黛维忽闪着大眼睛那道:“听闻岭南王得佛祖传法,可以驱逐恶鬼,不知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“如果公主说得是种痘之法的话,那本王确实知晓一二。但是,要说什么驱逐恶鬼之法的话……那确实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嗯?难道种痘之法,不是驱逐恶鬼之法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本质上来讲,这痘疮是一种病毒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崔耕简要地将天花的原理,以及自己的种痘之法,用尽量浅显的语言,介绍了一遍。

    帕拉黛维虽然不能尽懂,却脸上毫无不耐烦之色,认真听讲。

    帕拉黛维本就是全场的焦点,这一和大名鼎鼎的岭南王答话,顿时不少人往这边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待崔耕讲完之后,帕拉黛维微微一躬身,道:“多谢岭南王为妾身解惑,如此说来,您之前公布的种痘之法,是全无藏私喽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听人说,您得佛祖传法,最后还留了一手,那些人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可以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岭南王如此德行,妾身真是钦佩不已。不知……您一夜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我一夜……啊?啥?你问什么?”崔耕都怀疑自己禁欲太久,耳朵出现幻听了。

    帕拉黛维却轻拢了拢额边的秀发,正色道:“奴家是问……若让您陪妾身春风一度,妾身得付给您多少钱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崔耕这回可听懂了,但与此同时,他只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在林邑,女方给男方聘礼就够奇怪的了。没想到,水真腊得加个“更”字儿,竟是女的给男的度夜之资!

    就算他们有这风俗……也不至于非找自己不可吧?难道……这又是有什么阴谋?

    崔耕咽了口吐沫,道:“本王没听错吧?你陪我睡觉,还得倒给我钱?”

    “这当然是有条件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崔耕这才长松了一口气,有附加条件嘛,事情又发展到自己熟悉的轨道上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,帕拉黛维的下一句话,却再次把他的三观击毁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条件就是,您一年之内,不能再接近其他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臭不要脸的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勾搭汉子勾搭到咱们林邑来了!”

    “虽然这是真腊的风俗,但难免居心叵测之嫌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帕拉黛维此言一出,丽美达马上和释迦菲结成了统一战线,开始咒骂起来。

    她们二人当初在大街上争崔耕,虽然没安着什么好心。但毕竟是众目睽睽之下,正儿八经的求亲啊。现在可好,帕拉黛维横插一杠子,若崔耕真答应下来,自己的脸上多没光彩?

    崔耕心思灵动,听出了这话重点,道:“帕拉黛维公主,你的这些要求,确实是源于真腊的风俗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