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193章 二女来倒贴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193章 二女来倒贴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崔耕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丽美达一阵冷笑道:“这范景河有什么真本事?之所以无人为了奴家和他决斗,无非是怕伤了先王唯一的后裔罢了。岭南王您又不是林邑人,又有何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崔耕挠了挠脑袋,真想说,其实本王的本事也稀松平常,未必就是人家范景河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是,美女当前,这话他还真有些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还有最关键的,他忽然想到,林邑人处心积虑的搞这么一出,总不至于是为了要自己的命吧?

    无论有着什么看似无懈可击的理由,自己若真有了什么三长两短的,封常清能饶了林邑国主?

    至于说,这事儿是某个心怀叵测的大臣策划的,林邑王毫无知情?拉倒吧,刚才还可能,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,林邑王要是还不知道,他的王位早就坐不稳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,即便自己和范景河决斗,也绝不会有生命的危险。

    至于林邑王本来的目的,就不好猜了。

    说他为了羞辱自己?这么做很有点儿事倍功半的意思。说他为了杀自己?完全没必要,真有那心思,直接派大军袭杀不就行了?

    至于……要用丽美达使美人计?找个机会,把丽美达送给自己不就成了?这么干似乎有画蛇添足之感。

    看来,这里面是很有些自己不知内情的小算计,现在多思无益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耕慨然道:“本王相信丽美达小娘子,这就答应和范景河决斗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,又看向范景河道:“但不知,是怎么个决斗法呢?可是你我各执兵刃,对打一番?”

    丽达珠道:“料他也不敢!”

    范景河撇着嘴道:“不是不敢,而是刀剑互砍没什么意思。这样吧,按规矩,本公子可以选决斗的形式。我也不难为你,咱们走西天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西天路?”

    “就是赤足行于火炭之上,谁敢走这条路,谁就赢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都敢走呢?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本公子发起的赌斗,当然算是我输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依范公子所言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崔耕越发肯定,包括范景河在内,今日这些人都是在故意在演戏。

    什么走“西天路”?分明是吐蕃的“赤足蹈火”术。

    有很多林邑人到大唐乃至吐蕃经商,听说过自己会“赤足蹈火术”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崔耕心中暗暗琢磨,看来……这范景河,啊,不,应该是林邑国主,是铁了心让我赢啊。既然如此,俺崔二郎就却之不恭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打点精神,在众目睽睽之下,进行了“赤足蹈火”术的表演。

    范景河也非常配合的,表现的如同拙劣的小丑一般,自认不敌。

    崔耕知道这是人家故意让自己赢的,尽管面露微笑,心中却是意兴阑珊。

    但是,他明白怎么回事儿,林邑的百姓们不明白啊。

    光着脚走在烧着的木炭上却毫发无伤,这也太神奇了!再联想到崔耕可以成功防治痘疮,一时间他的形象在林邑人心目中无比高大上起来。

    百姓们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有说崔耕乃当世大德,夜梦佛陀传法,所以有无边伟力的。有说是佛陀感念林邑百姓虔诚,特降下使者,解除大家灾厄的。甚至有人说,崔耕自己就是某某佛陀转世的……等等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崔耕身份不凡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林邑百姓全民信佛,宗教气氛比大唐或者新罗深得多。顿时,百姓们纷纷跪倒在地,口宣佛号。

    待人们的声音渐低,丽美达更是微微一福,道:“多谢岭南王仗义施以援手。妾身无以为报,也只有以身相许了。”

    言毕,微微一昂首,道:“来人,把那几个箱子,都送到岭南王的马车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崔耕皱眉道:“本王只是帮个小忙而已,这以身相许就不必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成?”丽美达着急道:“女子悔婚的规矩,就是二男相斗,胜者娶妻。你这都赢了,难道还能不算?”

    崔耕道:“不是算不算的问题,而是小娘子大可以找一个心上人,再和本王比试一番。到时候本王主动认输,你不就得偿所愿了么?”

    丽美达摇头道:“可是,遍观天下男子,又有何人可与岭南王相提并论呢?再者,初次见面,您就愿意全心全意地相信小女子,甚至甘冒奇险为小女子决斗。如此有情有义,小女子不选你又选谁呢?”

    旁边的乔西多莫更是劝道:“岭南王还请三思啊。虽说照我林邑的规矩,是女子提亲下聘礼,男子答应。但说到底,现在是男子的地位要略高于女子,一般是商量好了才会提亲。您众目睽睽之下坚决拒绝美达小娘子,她恐怕只有一死以保全颜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崔耕暗暗寻思,莫非林邑国主今日的目的,确实是把典冲城第一美女丽美达送给我?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绕这么大圈子呢?

    而且,现在是我有求于林邑,他却以美色贿赂我,最终……他到底是想从我这得到些什么?恐怕所谋者大啊!

    我到底该不该答应?

    答应了,恐怕接下来林邑人恐怕就要催着我和丽美达成亲。先不说这样对不住我和太平公主的约定,真的生米煮成了熟饭,林邑国主后招连连,威逼利诱,恐怕我会泥足深陷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不答应呢?拒绝了林邑国主的一片好意,岭南道的粮食危机,到底如何解决?

    “嘻嘻,丽达妹妹,这好男人谁都想要。你如此吃独食,可是不大好呢。”

    正在崔耕为难之际,人群中忽又有一个好听的女声响起。

    紧跟着,人影闪动,有一浑身黑衣的女子,在几个伴当的护卫下,来到了崔耕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福,道:“林邑国相释迦雄之女释迦菲,参见岭南王。”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崔耕有些奇怪道:“怎么你也青纱遮面?莫非这是林邑的特殊风俗?但别人……”

    释迦菲“嗤嗤”笑道:“别人?整个典冲城里面,婆罗门的女子可不多哦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婆罗门女子才会青纱遮面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当然了,岭南王想看奴的真面目也不难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看?”

    释迦菲眼波流转,用充满诱~惑地嗓音道:“只要你答应奴家的求婚就成。”

    丽美达听了这话可着急了,怒道:“抢别人的男人,释迦菲,你还要不要脸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