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ag8亚游会手机版 > 历史穿越 > 奋斗在盛唐 > 第1188章 恶鬼拦路途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1188章 恶鬼拦路途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封常清着急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常清你听我说。”崔耕语重心长地道:“李隆基亡我崔二郎之心不死,本王既去了林邑,必须有一智勇双全的大将坐镇岭南道。观我岭南道,舍你其谁?”

    事实,郭元振的才能也不在封常清之下。

    但是,还是那句话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算郭元振一心报仇,没有造反的心思。他那些手下呢?真给他来个黄袍加身,他能怎么办?

    论功仁能力够了,对崔耕也够忠心,但他一个吐蕃降将,威望着实不足。

    封常清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恨恨地道:“可惜高仙芝那个瘪犊子忘恩负义,不肯来岭南道,要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各有志,不可强求。”崔耕摇头道:“这总他来了岭南道,还和朝廷不清不楚地强多了吧?常清勿复多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过一番讨论,崔耕做好了自己走后的人事安排:封常清代自己主持岭南道的军事,周兴主持政事,其余人等各司其职进行辅佐。若有大事发生不能决断,请太平公主定夺。

    然后,崔耕带着杨玄琰、宋根海、黄有为、剧士开等人,以及两百侍卫,坐船往林邑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登岸,在林邑官员乔西多莫的引领下,往林邑都城典冲行去。所谓典冲,是后世的越南茶荞。

    一路行来,乔西多莫恭恭敬敬,安排的也甚是周到,连宋根海这个大喷子都对林邑印象甚好。

    哒哒哒

    官道,宋根海一边骑着小白慢慢前行,一边道:“这林邑除了气候湿热一点,也没什么不好嘛。呃……我觉得昨晚的椰子酒很好喝。还有那香茅,不仅是一款不错的调味料,还有一股淡淡的花香。吃过几次之后,每次的菜里没有这玩意儿,我都感觉少了点儿什么。”

    杨玄琰也颇为兴奋地接话道:“我最喜欢的还是这里的名菜蔗虾。把去了壳的虾肉剁碎,再裹在甘蔗枝,放在锅里油炸。皮黄且脆,肉嫩且甜。尝一口啊,甜、香,鲜、嫩齐至,真是令人回味无穷。”

    黄有为道:“我也感觉林邑不错。诶,也是邪了门了,外面传言,林邑乃是瘴疫之地,不宜人居,看起来真不是那么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小小茶肆

    “所以说,传言不可尽信。”宋根海道:“外面都说“裸林邑”,我还以为,这里的小娘子们都是赤身裸~体呢。等到了地儿才知道,人家是因为天气湿热,穿的少了点儿,露胳膊露腿。但是,该遮掩的地方,那遮掩得严实着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说说笑笑,眼瞅着到了傍晚时分。

    宋根海道:“我说老乔,现在又快到饭点儿了,前面都安排好了吗?我都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乔西多莫其实根本不姓乔,当时的林邑人根本没姓,这是他的名字。但宋根海一直改不过来,他也懒得纠正了。

    乔西多莫赔笑道:“已经安排好了,前面是我们林邑的一个大镇,叫司算镇,这里盛产一种叫福寿鱼的大鱼,肉质极为鲜美,现在正是最适合捕捞福寿鱼的季节。待会儿让他们几条品,定能让大家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快走吧,我都等不及了!”

    “也不用多快。”乔西多莫往前一指,道:“快看,那不是到了吗?”

    众人举目望去,果然见远方影影绰绰,好像有一个大镇子矗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乔西多莫挥了挥手,有一个林邑的军士打马扬鞭,往司算镇方向急驰而去。

    来得快,去的更快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钟,那人飞奔而回,面色惶急,用力摇手。

    宋根海怪道:“怎么?你们林邑的风俗,让人前进是摇手?真是怪。”

    乔西多莫神色一凛,道:“不是,跟你们大唐一样,他的意思是让咱们别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军士已经飞奔而至,跪倒在地,道:“启禀大人,此镇已为恶鬼盘踞,为了大唐天使的安危着想,还请绕路清运镇!”

    “绕路清运镇?”

    乔西多莫为难地看向崔耕,道:“不好意思,看来咱们今晚只能露宿荒郊了。不过您也莫太担心,绕路清运镇,也不过是多三天的路途而已,只是今晚……实在对不住了。”一品君侯

    “等等!”崔耕怪道:“露宿一晚当然没问题,前往清运镇,当然也没问题。但是……以恶鬼拦路为理由让本王露宿于外,传出去之后,本王的面子可往哪搁?”

    宋根海也道:“是,我家岭南王名扬四海,通天庭下审黄泉。一听说恶鬼拦路掉头走,他丢不起那个人!”

    乔西多莫为难道:“不是下官要坏岭南王的一世英名。实在是……这恶鬼的确非人力所能对抗啊。”

    崔耕见他的样子不似作伪,略微缓和了一下语气,“到底什么算恶鬼?总得有点外在表现吧?总不至于你说有恶鬼拦路,真的有恶鬼拦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表现?有!恶鬼初身之时,人的身体会发热。再过几天,会出红色的疹子进而形成脓疱。如果不死,这脓包消去,会结痂脱痂,遗留疤痕,形如鬼面。不死之人十无二三,这不是恶鬼作祟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崔耕稍微一思量明白了,此地不是什么恶鬼拦路,而是爆发了天花疫情。

    天花在大唐被称为“鬼面创痘疮”,经常被人们认为与鬼神有关。在林邑这个未开化之地,被人们认为是“恶鬼作祟”并不怪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你们林邑人遇到这种情况,一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要看这恶鬼厉害不厉害了。如果被恶鬼缠的人少,大家会把那些人赶出去,任其自生自灭。若是人多到一定程度,如两成,那大家往山跑,名曰“躲鬼”。因为,这么多人被恶鬼缠,即便表现并无异常之人,也可能已经已经遭了毒手,村镇已经不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天花病毒有十来天的潜伏期,在潜伏期内仍然可能传染。林邑人的理论虽然是错的,但根据古老经验形成的应对措施,却并不算错。

    崔耕道:“所以,现在这司算镇被恶鬼缠的人太多,百姓们纷纷躲鬼,你们称之为恶鬼拦路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乔西多莫焦急道:“这里已经不安全了,岭南王,咱们快走吧。稍晚一点,被那恶鬼缠,恐怕……悔之不及!”

    唐人们虽然不知“天花病毒”的原理,但也明白,这乔西多莫所谓的“恶鬼拦路”,是痘疮之证的大规模爆发。

    当即,人人色变。

    宋根海咽了口吐沫,道:“俗话说得好,光棍不吃眼前亏。王爷,要不……咱们暂且避一避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